新華網 正文
治安拘留年齡從16歲降到14歲,能管住"熊孩子"嗎?
2017-02-27 07:58:2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治安拘留年齡降低,到底是耶非耶?

  編者按:2月15日,《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公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結束, 徵求意見稿將行政拘留的執行年齡從16周歲降低至14周歲。如果這一條款最終寫進修改後的《治安管理處罰法》,公安機關將可以對14周歲至16周歲的未成年人實施行政拘留這種行政處罰。行政拘留執行年齡的降低到底能否對低齡未成年人違法起到震懾作用?對違法未成年人的後期矯治會産生什麼樣的影響?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專門約請業內專家,就這一社會各界普遍關注的話題做深入探討,本報特集錄如下,以饗讀者。

--------------------------------------------------

治安處罰的方式太簡單

李玫瑾(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

  徵求意見稿關于未成年人拘留的條款規定意味著14周歲開始的少年若有第二次違反治安管理的行為就可以予以行政拘留。我的疑問是,拘留所有無專門的少年拘留所?另外,拘留處罰對于少年有無改變其行為可能的意義?

  治安處罰的方式太簡單,如果有條件的話應該交給專門處理未成年人違法行為的機構進行處理。我在2000年去英國考察,發現英國由多部門共同組成專門的工作機構(YOT)處理少年問題。如果警察發現有違法少年,包括流浪乞討、虐待、逃學、吸毒等,都是先送到這個機構進行分流處理,而不是由警察直接處罰。

  流浪的孩子如果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對他們進行行政拘留解決不了問題,但是又不能把他們放回社會上去,這種困境應當如何解決?最關鍵的是,不能把未成年人和成年人關在一起。有很多孩子的家庭監護存在問題,他們基本上在9歲左右就開始逃離家庭,過不了兩年就開始有偷盜、鬥毆等違法行為,對這些孩子進行拘留解決不了問題,要放在寄宿的環境中由社會、國家來進行撫養、管教。

  我的建議是,徵求意見稿應將拘留的年齡設定在16周歲,同時規定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須與成年被拘留人員分開管理。另外,國家要盡快修訂《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增強可操作性,明確規定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要由專門機構進行處理。

關于未成年人責任條款的看法

王順安(中國政法大學犯罪與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行政拘留值得商榷

  從世界各國來看,剝奪自由的措施無論叫什麼名字都應該是最嚴厲的懲罰,理應由憲法和刑法規定並由司法機關決定相關刑事執行部門收押執行,以充分體現懲罰犯罪和保障人權的憲政目的、公權力尤其刑罰的權力分工及相互制約的基本刑事政策及其要求。我國的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和法典盡管依1979年刑法典所規定的犯罪概念中的“但書”及其認定犯罪的二元層級而産生,具有特殊的歷史原因及治罪理念需求,但行政法規中規定剝奪自由的行政拘留並未通過司法程序決定,則肯定不符合世界潮流及中國正在開展的以審判為核心司法體制改革精神。

  短期剝奪自由的監禁措施效果不佳

  從人類監禁歷史演變來看,短期監禁己被證明懲罰無功、威懾無效、矯正不能、學壞正好,于是20世紀末全世界都在探索短期監禁刑和監禁措施的替代措施,廣泛適用非犯罪化非刑罰化非監禁化的轉處措施、緩刑制度和社區矯正等替代方案及其政策。在我國社區矯正如火如荼,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拘役刑適用的緩刑社區矯正所佔的比例越來越大,而非犯罪和刑罰處罰的違反治安管理行為及行政拘留與此相悖,不僅適用范圍越來越廣泛,而且沒有緩刑等替代監禁措施的社區矯正,顯然不符合公平原則、比例原則及社區矯正發展趨勢。

  對未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適用治安拘留應慎重

  若根據中國國情及未成年人犯罪低齡化暴力化適用行政拘留,也應該與已滿十六周歲至十八周歲的未成年人相區別,比照刑法典第十七條的規定僅負特別嚴重的侵犯人身權利和公共安全的違反治安管理行為作出規定,同時針對刑法典規定的不足,補進慣竊慣騙、哄搶、搶奪、敲詐勒索或者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等侵犯財産權利的行為處罰。

  必須與上位法刑法刑事訴訟法和同位法行政處罰法行政強制法相協調

  刑法修正案八已確定諸多對未成年人的特殊刑事政策的規定,如未成年人不成立累犯、犯罪記錄封存保密制度、前科消失制度等,刑事訴訟法中規定的未成年特別程序尤其是附條件暫緩起訴考察制度等。

  對未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嚴重違反治安管理行為應突破底線作出規定

  責任年齡應根據實證研究予以調整,在充分調研和論證的基礎上,可下降到十四周歲,或者在已滿十一周歲和未滿十四周歲作出特殊治安管理處罰和教育矯正的規定,尤其可以考慮在少年司法法典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還未制定及修改前的配套設計,以體現治安管理處罰法的前瞻性、預防性和協調性。

借鑒醉駕入刑 防止情緒化立法

周朝陽(廣東省中山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

  將行政拘留的執行年齡降至十四周歲,與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係過程中“輕刑化”“去刑化”的指導思想迥異,但受關注程度之低出人意料。

  筆者認為,這一修訂方案與近年來的輿論導向有很大關係。中小學生欺淩同學的視頻不斷流出,層出不窮,而同樣行為在美國被重判的報道在各級媒體都得到讚同,“未成年人保護法已淪為未成年人犯罪免責法”的説法屢見不鮮。本次條文的修改,很可能與順應上述“民意”有關。

  筆者作為基層執法者認為,欺淩同學視頻的巨大影響實際上來自傳播手段的升級,海量觀眾受到畫面的感官刺激,並在網絡評論中形成要求嚴懲的共鳴群體。事實上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當前的未成年人欺淩等違法行為比過去增加。

  無獨有偶,當年醉駕肇事屢屢曝光,輿論普遍認為不入刑不足以遏制。筆者就醉駕入刑成效做過局部統計,發現73%的罪犯為駕駛摩托車的打工人員,絕大多數因在事故中受傷而不適用關押,如取保候審後判決緩刑,事實上一天也沒有被監禁,懲戒力度比以往的行政拘留還小。一些數據顯示醉駕下降,真實的主因是一些城市實行了禁摩政策,入刑在未禁摩城市收效甚微。

未成年人拘留措施應慎用

楊薇(西安市公安局未成年人犯罪預防科民警)

  針對徵求意見稿涉未成年人條款的規定,我所在西安市公安局未成年人犯罪預防科的民警進行了討論並選擇了基本接受修改意見稿中關于未成年人的條款的意見。

  我個人有三點建議:一是要慎用“拘留”處罰。如果取消未滿十六周歲不予以行政拘留的規定,那麼需要有所限制,必須在未成年人的觸法行為達到一定危害程度才能使用,相關限制的規定應寫入法典。二是“拘留”場所應與成年人分開。眾所周知,院舍的限制自由如果不給予嚴格專業的管理,它將成為未成年人自尊降格且被感染壞行為的“染缸”。三是法典應對工讀學校進行規定,明確觸法未成年人必須進入工讀學校接受教育矯治的年齡、行為范圍、危害程度。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北京站派出所全年抓在逃嫌犯379人 一鐵警抓252人
    北京站派出所全年抓在逃嫌犯379人 一鐵警抓252人
    老人20年制上萬根“愛心拐棍” 免費供路人取用
    老人20年制上萬根“愛心拐棍” 免費供路人取用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摩蘇爾西部城區首個街區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摩蘇爾西部城區首個街區
    巴西累西腓狂歡節
    巴西累西腓狂歡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532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