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揭穿山甲交易鏈:喂水泥增重 可快遞活體
2017-02-20 07:19:2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只獲利近萬元 滇桂穿山甲黑市交易泛濫

    環保志願者和新京報記者歷時十天暗訪南寧、桂林、昆明,均能買到穿山甲,鱗片更是輕松購;網絡成穿山甲及制品銷售重要渠道

廣西南寧賣家向志願者展示一只活體穿山甲。志願者供圖

  因被賣家喂水泥增重,這只穿山甲于被解救次日死亡。志願者供圖

  交涉中,身在廣東汕頭的賣家林某某給記者發來活體穿山甲視頻。視頻截圖

  在昆明菊花園中藥材市場很容易買到甲片。新京報記者 趙吉翔 攝

  2月11日,南寧市森林公安局查獲活體穿山甲及凍體穿山甲各一只,活體穿山甲當即被送往救助站,但于次日死亡,警方發現這只穿山甲被賣家喂了水泥以增重。

  因穿山甲是稀有野生動物,許多人迷信其可大補,在廣東、廣西、雲南等地,穿山甲消費需求旺盛,黑市交易猖獗,一只動輒上萬元。

  環保志願者和新京報記者歷時十天,以購“甲”者身份輾轉南寧、桂林、昆明三地,發現在這些地方想要買到活體或者凍體的穿山甲並不難,穿山甲鱗片也通過QQ群等網絡公然銷售。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部分動保人士透露,受利益驅使,一些不法分子鋌而走險,穿山甲等野生動物非法交易逐漸形成了一條地下産業鏈。雲南警方亦證實,由于我國土生土長的中華穿山甲已極度瀕危,擺上餐桌的穿山甲多由東南亞走私偷渡入境。

  被喂水泥增重,穿山甲死在解救後

  春節還沒過完,看到網上鋪天蓋地穿山甲被吃掉的消息,中國生物多樣性與綠色發展基金會志願者寧志傑(化名)坐不住了。

  2月8日,他從河南出發,前往廣西調查暗訪,第一站選定南寧。

  剛下飛機,寧志傑就開始尋找線人,“剛開始,我和旅遊大巴司機聊,他説有認識的地方可以帶我去吃穿山甲。第二天又説風聲太緊,店家對陌生人不放心,不敢賣。我又和停車場管理員聊,他説在廣西很容易買到穿山甲,但是必須經熟人介紹才行。”寧志傑説。

  2月10日,一名黑摩的司機給了寧志傑線索。黑摩的司機首先帶他來到中藥材店鋪集中的中繞路,一共問了十多家藥材店,發現均可買到穿山甲鱗片,只有兩三家表示店裏沒有現貨。

  隨後,黑摩的司機帶他來到濟南路北一街的巷子內,這個地方寧志傑之前獨自來摸過,但一無所獲。

  黑摩的司機很快打聽到,進巷子第三家店鋪有穿山甲出售。中年女老板詢問黑摩的司機,是誰要買穿山甲。黑摩的司機指了指站在對面的寧志傑,女老板立馬擺手説:“他,不賣的。昨天他來過,不敢賣。”經黑摩的司機一番交涉,女老板最終答應賣:凍體每斤500元,活體每斤650元。女老板隨後離開取貨。

  等了20多分鐘,女老板和一名中年男子抱著飲料箱從隔壁巷子走出來。進屋後,寧志傑表示要先看貨,這時女老板的手機鈴聲響起,接通電話後,寧志傑聽到對方説“沒有情況,安全”。女老板仍不放心,要求查看寧志傑的身份證和車票,沒有發現異樣,她才將飲料箱打開,裏面由一層藍色網兜和黑色塑料袋包裹,一一去除後,一只活體穿山甲出現在眼前。只見這只穿山甲蜷縮成一團,一動不動。

  隨後,寧志傑離開,前往南寧市森林公安局報案。經過警方部署,2月11日,寧志傑再次通過黑摩的司機聯係女老板,約定地點拿貨。交易過程中,民警將女老板和上述中年男子抓獲,目前兩人已被刑事拘留。在此案中,警方查獲活體穿山甲及凍體穿山甲各一只,活體穿山甲當即被送往救助站,但于次日死亡,這只穿山甲被賣家喂了水泥以增重。

  2月12日,寧志傑得到消息,柳州、桂林也存在穿山甲黑市交易。

  寧志傑通過另外一名黑摩的司機聯係上了在他老家桂林荔浦的一個賣家,“這個摩的司機説,賣家是他一個關係挺好的朋友,經營野生動物已有二十年。”在交了800元定金後,寧志傑和賣家商定,次日下午前往荔浦拿貨。

  隨後,寧志傑北上來到桂林,並向桂林森林公安局報案。2月13日中午,寧志傑到達荔浦,賣家開車前來接頭,兩人一起前往修仁鎮。

  “賣家説他手上沒貨,帶我去修仁鎮找一個姓梁的,在他家裏看到兩只活的穿山甲,用蛇皮袋裝著,要價860元一斤,兩只穿山甲15斤要12700元,要求現金交易。”寧志傑説。

  寧志傑稱身上現金不夠,説服賣家送他去取錢,走到半路,得到通知的森林公安民警趕到將賣家逮捕,並成功解救兩只活體穿山甲。

  銷售隱蔽,賣家兩換交易地點

  因為我國土生土長的中華穿山甲已極度瀕危,目前國內市場消費的穿山甲多數是從東南亞地區走私、偷渡入境。

  去年2月浙江永嘉警方查處的一起特大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即深入揭示了穿山甲等野生動物非法入境的地下産業鏈。

  此案中,多年從事野味銷售的商人闞某,所銷售的野生動物是從廣東、廣西等地收購,以穿甲山居多,有活體也有凍體。闞某主要是從廣西人李某和廣東人尹某處收購,然後銷售給溫州各地的餐飲場所,“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星期就要進一批貨。”

  作為闞某的上家,李某長期在中越邊境活動,他從境外低價購入穿山甲、熊掌等瀕危野生動物及制品,然後販賣到國內各地。李某等人通過客車把“貨物”托運到溫州轉交給闞某,闞某在溫州市區設了兩個倉庫,一個專門存放活的穿山甲,另一個用于存放冰凍的穿山甲和熊掌。闞某被抓獲時,警方在這兩個倉庫查獲冰凍穿山甲137只以及熊掌57只,該案案值高達上億元。

  在地處中越邊境的廣西防城港等地,近年查獲的多起穿山甲走私案件都呈現出集團作案的特點。一些不法分子通過水路從中越邊境非設關碼頭偷運穿山甲進入我國境內。貨物入境後,他們往往會通過十分隱蔽的方式運抵下一個買家,有的混雜在海鮮等産品中,有的通過大件物流進行中轉。去年6月,防城港警方曾在一輛大巴車上查獲穿山甲等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66只,該批動物被藏至一堆行李下的暗箱中,十分隱蔽。

  地處西南邊陲的雲南,與廣西一樣是穿山甲非法入境的重點地區。

  記者在雲南聯係到的一名中間人介紹,省會昆明的穿山甲交易量比較小,在雲南邊境地區則要大得多,都是從緬甸、越南等地直接偷渡或走私過來。

  他説,昆明的賣家在整個穿山甲交易鏈中屬于“下下線”,需要從上線老板那裏拿貨,一般都要交了定金才去拿貨,正式交易之前也不會讓你看到活的穿山甲。據其介紹,上線賣家一般都是在邊境那邊有認識的人,將貨偷渡、走私入境後,再通過汽車運往各地,“這種東西見不了光的,只能用汽車運輸。”

  2月14日,新京報記者飛抵昆明,與當晚趕到這裏的寧志傑會合,一同展開暗訪調查。記者通過中間人得知,在昆明和平村海鮮市場有人售賣穿山甲,但是一般不會賣給陌生人。

  15日下午,記者與寧志傑來到和平村海鮮市場,通過中間人聯係上了一位賣家。

  這名賣家説,活體和凍體穿山甲都有,但是需要先交定金,活體到貨需要等兩天,凍體需要等一天。

  據中間人介紹,這名賣家專做野味生意,平時向飯店供貨,除了穿山甲,還賣竹鼠、旱獺等。所售穿山甲大多來自東南亞。

  當晚,寧志傑向賣家提供的銀行賬號轉賬5000元作為定金,並約定17日上午9點前去拿貨。

  16日上午,寧志傑前往雲南省森林公安報案。當晚,雲南省森林公安讓寧志傑到局裏商量抓捕方案。民警稱出于安全考慮,要求寧志傑不要出面交易,由其將賣家約到指定地點,再由警方採取行動。如果賣家不同意便作罷。當晚10時許,民警帶領寧志傑和記者到和平村海鮮市場踩點。

  就在寧志傑和民警商量抓捕過程中,賣家打來電話,讓寧志傑帶足現金,當晚提前拿貨。但這一行動方案未獲警方同意。

  17日上午8點左右,賣家再次給寧志傑打來電話,稱貨不在他店裏,看到現金後才能帶領寧志傑去拿貨。寧志傑將這一情況告知警方,民警也不同意以此方式交易。

  過了約定的交易時間,賣方再也沒有打來電話。

  雲南省森林公安一民警告訴記者,這個賣家他們此前已經注意到,在之前查處的穿山甲非法交易中也曾出現過他的身影,“他只是一個小角色。”

  該民警表示,穿山甲地下交易在西雙版納等邊境地區非常泛濫。在以往查處的案件中,有的穿山甲地下交易和毒品、槍支走私混雜在一起,情況復雜,因此志願者出面交易的風險係數很大。

  在昆明,除了活體或者凍體穿山甲,還可輕松買到穿山甲鱗片,賣家明知違法,依然公開售賣。

  在昆明官渡區菊花園中藥材交易市場三樓,聚集著數百家中藥材經營商,門前擺滿各種雲南特色中藥材。

  在市場18區4街一家名為“炟仁堂”的中藥材店內,看到記者前來打聽,老板觀察了一下四周情況,然後從一個罐裝的盒子內,拿出一片穿山甲鱗片給記者看。

  這名老板表示,大鱗片3000元一公斤,小鱗片2800元一公斤,“大的是穿山甲背上的,小的是它的腳趾甲。”據他介紹,這些鱗片是從東南亞那邊過來的,“在東南亞有人專門收購,我們直接找那邊的老板拿貨,再帶過來。”

  這名老板表示,穿山甲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賣鱗片也違法,“你要買的話,必須在我這裏磨成粉才能帶走,不然過不了安檢。”

  記者隨機走訪了市場的13家店鋪,確認其中6家賣穿山甲鱗片,並且均可通過快遞物流全國發貨。

  銷售網絡化,可生鮮快遞發活體

  除了廣西、雲南等地的線下黑市交易,網絡也是穿山甲非法銷售的一個重要渠道。

  新京報記者網上搜索發現,在“穿山甲公子”事件發生後,有關穿山甲買賣的消息已被刪除很多,但在百度貼吧·穿山甲吧中,仍能看到一些穿山甲養殖的信息。根據貼吧中提供的穿山甲養殖QQ群的群號,記者申請加入這一名為“甲群”的QQ群。同時,記者通過QQ添加群進行查找,輸入“穿山甲”關鍵詞,可以搜到很多QQ群,如“穿山甲養殖供銷”、“柳州穿山甲野味”、“文玩穿山甲殼”等。記者注意到,上述QQ群少的有三四十人,多的達近千人。

  在這些群中,有人要求收購穿山甲種苗,也有人出售穿山甲鱗片,而在私聊中更有人出售活體及凍體穿山甲。

  一位網名為“楊生”的網友號稱出售穿山甲種苗,稱自己手上有種苗,一萬五一只,大概三斤重,他告誡記者:“穿山甲要馴化後變成家畜才可養活,外面那些灌沙入甲肚的野貨,養不活的。”

  另一名“購銷甲片”的網友,自稱“張哥”,廣州人,給記者發來定位顯示人在越南,等回國後可以給記者安排發貨。他向記者展示了多種貨品及價格,其中穿山甲2500元一斤,眼鏡蛇王泡制的蛇酒一萬元一壇、象牙一萬元一公斤。

  記者表現出對這些東西感興趣,詢問如何交易,對方表示不走淘寶,要款到發貨,發貨前可以通過視頻確定(穿山甲)是活體冷凍,然後通過生鮮快遞的方式發貨,如果想要活體,要加2000元,可以通過物流發貨。記者表示價格太貴,先款後貨不放心,想要線下見面交易,遭到對方拒絕。

  13日上午,記者通過了“肖記野味批發行”的QQ好友認證,此人是QQ群“柳州穿山甲野味”的群主。記者以買野味送禮為借口向對方詢問是否有穿山甲可以買,對方回復記者稱,自己在廣州做生意,手上確實有穿山甲,並且發來幾張宰殺好的穿山甲照片。“如果你有朋友在廣州,可以自己過來提貨。”

  2月15日,記者聯係一個名叫“蘇坡慢”的網友,對方自稱貴州人,平時賣白腹錦雞,他的上家手裏有穿山甲,“我們這都是越南貨,貨源穩定,你可以放心,有時候走廣西過來,有時候走文山過來。”

  記者向對方詢問如何交易,“蘇坡慢”稱要先款後貨,1500塊一斤,而且需要記者先提供一半的押金,他才會去上家那裏取貨,如果對他不放心,也可以到貴州當面交易。記者表示價格太貴,能不能直接從他上家手裏拿貨,對方説:“我自己拿貨就要1300元一斤,至于我上家那邊不方便告訴你。”

  流向餐桌,一只穿山甲獲利近萬元

  闖過重重關卡,多數來自東南亞的穿山甲流向廣東、廣西,這裏素來是珍稀野生動物的重點消費地區。

  2月10日晚,新京報記者聯係到汕頭一名售“甲”者。該人自稱林某某,他給記者發來的名片顯示,擔任汕頭某飯店廚師長一職。

  林某某表示,因為自己擔任廚師長,手裏有些資源,平時也在網上賣穿山甲,但是活體不敢發貨,只能殺好再發,整只帶鱗片的為900元一斤,不帶鱗片的680元一斤。有些冷凍時間長一些,則會便宜一點,400多元一斤。只接受款到發貨,不走淘寶,但是可以見面交易。

  林某某稱,吃穿山甲在當地並不罕見,近幾年情況好一些,前幾年特別瘋狂。“我自己在朋友圈賣,每個月少的三四只,多的時候能賣七八只。”

  林某某稱,他以前在汕頭另一酒樓工作,“潮汕三市他家做得最大,做了十幾二十年,殺了最少有十萬只穿山甲。”他説,以前“環境好”的時候,酒樓倉庫裏會有幾十只存貨,每天都要殺十幾只,現在“環境不好”,存的穿山甲就少一些。

  “我每天都要照顧它們(穿山甲),這些穿山甲肚子裏都是被打過東西的,什麼石灰水啊之類的,都養不活,但是我們為了它們不掉秤,就每天拿牛奶和山藥粉拌在一起,用針頭和管子直接打到它們胃裏去。”林某某説,還有一些賣家,賣活體穿山甲為了增重或保持賣相,會向穿山甲體內注射泥沙、涂料、石膏,甚至注射鎮靜劑、興奮劑和防腐劑等,這樣的穿山甲,就算不殺,也活不了多久。

  “我之前工作的酒樓做得大,可以直接從國外拿貨。現在的做得小,只能找他們拿貨,他就相當于我們當地的龍頭老大。”林某某説,他之前供職的酒樓只做高端生意,除了穿山甲還賣熊掌,“聽説前幾天一個星期做了13只熊掌。”

  一位熟悉行情的餐飲業人士告訴記者,在地下野生動物貿易中,以穿山甲、巨蜥、熊掌最受歡迎。這些野味在産地捕殺後的價格並不算太高,在境外更是便宜,但是經過各道販運環節,呈上餐桌時已經變成天價了。比如穿山甲,在中越邊境收購價格僅為幾百元一只,可到了餐桌上,價格就高達近2000元一公斤,以一只穿山甲6-7公斤計算,僅一只穿山甲就能給産業鏈帶來近萬元的收益。而巨蜥、熊掌的價格更為昂貴,賣家的獲利空間也更大。

  有動保人士介紹,在解救穿山甲行動中,他們曾親眼看到過被剝去鱗片的穿山甲,這些穿山甲本該在大自然裏自由奔走,卻化作一盤盤“野味”。動保人士呼吁,野生動物是地理環境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與人類自身的生存發展息息相關,一個舉報電話就可能阻斷野生動物違法産業鏈:保護野生動物,每個人都不是旁觀者。

  (新京報記者 趙吉翔 實習生 劉經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相關新聞
  • 同仁堂被曝採購1500公斤穿山甲片 媒體:請勿一刀切
    安徽省林業廳批準北京同仁堂(亳州)飲片有限公司從四川省華堂藥業有限公司購入已封存的穿山甲片1500公斤,再次引發輿論關注。
    2017-02-18 12:02:10
  • 浙江某餐廳收購77只活體穿山甲制作菜肴 老板獲刑
    17日,記者從浙江省諸暨市人民檢察院獲悉,當地某餐廳把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做成菜肴出售,日前涉案餐廳老板張艷(化名)、陳剛(化名)一審獲刑,判處張艷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5萬元;陳剛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兩年並處罰金。
    2017-02-17 21:18:01
  • 吃穿山甲吃出來的何止炫耀?
    繼“穿山甲公子”之後,最近又冒出一個“穿山甲公主”,接踵而來的新聞看得人五味雜陳。面對此情此景,有人分析説,現在人們吃穿山甲就圖吃個稀奇,“像‘穿山甲公子公主’這些人,就是炫耀”。
    2017-02-16 07:21:26
新聞評論
    哥哥被捕 三星“長公主”要接盤?
    哥哥被捕 三星“長公主”要接盤?
    美國公園現“火瀑布”奇景
    美國公園現“火瀑布”奇景
    西班牙駙馬挪用公款獲刑6年 公主被控從犯脫罪
    西班牙駙馬挪用公款獲刑6年 公主被控從犯脫罪
    NBA:多名NBA球星助陣新秀賽
    NBA:多名NBA球星助陣新秀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49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