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吃穿山甲吃出來的何止炫耀?

2017年02月16日 07:21:26 來源: 南方日報

  繼“穿山甲公子”之後,最近又冒出一個“穿山甲公主”,接踵而來的新聞看得人五味雜陳。特別是在後者那裏,事情更甚:穿山甲不但成了“豪華套餐”,甚至還被吃出了花樣,從穿山甲血炒飯到穿山甲肉熬湯,以致有人形容“隔著時空都能聞到濃烈的血腥味”。

  穿山甲是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早在2014年,我國土生土長的中華穿山甲就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入極度瀕危物種。這意味著,僅就數量而言,野生的穿山甲已經非常稀少。然而,在現實中,“物以稀為貴”的經濟學邏輯和保存之道,不僅未能喚起人們對穿山甲的愛護,反倒讓部分人大開殺戒不誤,讓事情走向了反面。按照動物保護專家的説法,這幾年的流行趨勢是,“本土的穿山甲吃完了,就開始從東南亞走私,東南亞的也要吃光了,又開始從非洲買”。風潮涌動,説明吃穿山甲根本不限于野生動物保護意識強與弱的問題。

  面對此情此景,有人分析説,現在人們吃穿山甲就圖吃個稀奇,“像‘穿山甲公子公主’這些人,就是炫耀”。但事情顯然不止于此。一種野生保護動物一而再、再而三地成為一些人的盤中餐,本身就暴露了我們在動物保護方面的一係列漏洞。立法層面上,最直接的即如動物保護專家所説,就是穿山甲的保護級別不夠,導致對應的違法懲戒失之于寬,降低了違法者的犯罪成本。放大來看,因為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長期很少跟進調整,相關“受害者”又何止穿山甲?執行層面上,無論是宰殺本土穿山甲,還是其他國家的穿山甲通過走私溜進國門,對森林公安、海關乃至食品監督等相關部門都足以構成警醒。

  倘若把吃穿山甲者的面紗掀得更徹底,應該看到其也絕不僅是圖稀奇的炫耀。回顧那些吃國家保護動物的案例,即便事後證明的確是部分人炫富,但很多人的第一反應也不是錢的問題。一個常識性的邏輯是,吃這些動物是違法的,而能繞過執法者的,往往不是錢的力量。還記得此前四川一位落馬官員吃蘇門羚、扭角羚時那句“我一來,你們這兒的野生動物就集體跳崖啊”麼?無疑,在當下公共輿論的語境裏,吃穿山甲已經成了一個隱喻:如果上級到下級或商人到某地去考察而吃穿山甲,這顯然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問題了,還意味著門路、關係和權力。之所以人們在“穿山甲公主”被帶走後,同樣好奇那位“好客的廖總”,原因大抵也在于此。

  “公主”將受到什麼樣的懲罰,自有公安機關依法辦事。深圳城管局在通報案件進展時曾表示:“對涉野生動物的違法犯罪行為,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將嚴厲打擊,一查到底!”這樣的表態也許可以給野生動物保護者以很大的信心。但對公眾而言,以往那種“就事論事”的查處早已不能令人滿足了,大家好奇的是:那些穿山甲究竟是經過怎樣的傳遞鏈條而被端上餐桌的?到底哪些環節出現了漏洞?更重要的是,在各地嚴格落實中央八項規定、明確要求建立清清爽爽政商關係的情況下,穿山甲依然被用來招待“朋友”,既知法犯法,又頂風違紀,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所以,從吃穿山甲事件中讀到的不應該僅僅是炫耀。就被保護動物來説,穿山甲是一個典型,對其法律保護是否到位,一定程度上也標示著其他野生動物的受保護程度;就事件的處理來説,是“點到為止”還是順藤摸瓜,同樣會形成一種示范效應。(作者 張東鋒)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47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