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最牛讀書班”如何逆襲舔屏時代 “讀霸”一年借閱543冊

2017年02月15日 20:46:14 來源: 半月談網

  移動互聯網浪潮下,不少人成了玩手機的低頭族,讀屏時間遠遠多于讀書時間。昔日書香濃鬱的象牙塔也難逃時代洪流,引起社會各界對大學生閱讀狀況的憂慮與關注。但最近,華中師范大學圖書館發布了一份該校2016年度大學生閱讀報告,其中,有20人的馬克思主義學院2014級3班,人均年閱讀量過百本,被稱為“最牛讀書班”。

圖為讀霸班在集體閱讀。(資料圖)

  “讀霸”一年借閱543冊

  一年借閱數百冊圖書,是種什麼樣的體驗?“最牛讀書班”學生朱潔儀,以543冊的年借閱量被同學們稱為“讀書達人”。

  朱潔儀來自廣東清遠,偏愛文史哲和政治學書籍。“我特別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所以文化類書籍借閱最多,尤其是許紀霖、李澤厚等學者的著作,館藏圖書大部分都看了。”她説。

  朱潔儀坦言,自己並不是每一本都細讀,借書多數是粗讀,選取自己最感興趣的部分讀,還有一些書是重復借閱的。“如果遇到特別好的書,我會看得很慢,一天只讀幾頁,摘抄很多內容。”朱潔儀説,讀書時還會寫讀書筆記,目前讀書筆記已有幾大本了。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武漢一些高校不乏朱潔儀這樣的“讀霸”,如武漢大學“借閱之星”王悅年借閱量達653冊、華中農業大學的王彬儼197冊、武昌理工學院“讀書之星”李萍萍102冊,但總體來看,愛讀書的學生佔比不是很大。

  記者梳理相關閱讀報告發現,近年來湖北不少高校生均借閱量一直不到兩位數,且呈現下降趨勢。武漢大學2015年生均借閱7.6冊,華中師大2015年生均借閱7.5冊、2016年生均借閱7.1冊,華中農業大學2016年生均借閱約為5.5冊。

  誰激發了他們的閱讀熱情

  現如今,電子閱讀越來越便捷,功能越來越強大,“最牛讀書班”為何仍然熱衷紙質閱讀?在朱潔儀看來,閱讀紙質書籍能夠讓心神更寧靜。“在手機、pad上的閱讀是一種淺閱讀,很多碎片化的信息雜亂無效甚至有害,會影響思維的深度,也會讓人形成被動接受的惰性。紙質閱讀會讓自己的知識儲備和思考認識更全面、深入、係統化。”

  在一個人人手不離機、眼不離屏的年代,如果沒有老師的引導和督促,年輕人是很難坐下來讀書的。“最牛讀書班”班主任邵彥濤在激發學生閱讀熱情上功不可沒。大一剛進校時,邵彥濤就要求班上學生每周讀3本文史哲類書籍,並且要求做讀書筆記。

  “大學期間思維能力和知識體係的建構,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深度閱讀。”為引導班裏學生多讀書,邵彥濤曾給他們算過一筆賬:一周讀3本書,一個月能讀12本,4年下來就是500多本書。“每讀完一本書,就相當于在自己的知識之樹上多挂了一個蘋果,那麼等大學畢業,你就真是碩果累累了!”此外,邵彥濤還認真批閱學生的讀書筆記,根據每個人的情況推薦書籍。

  去年一名學生在讀完村上春樹的《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一書後,反過來推薦給他。“我讀完之後,感覺的確寫得不錯。師生互相推薦好書、共享思想盛宴,這無疑是一種教學相長。”邵彥濤説。

  營造氛圍,培養閱讀習慣

  “最牛讀書班”學生高學超談到,3班同學不僅經常在宿舍裏交流讀過的書籍,還在班級微信群、QQ群裏分享讀書心得,有一種爭先恐後、你追我趕的學習氛圍。

  班上國際政治專業的孫中一喜歡閱讀馬列原著,他説,這些經典著作思想深刻,論證嚴密,令人嘆服。

  一些“95後”大學生內心迷茫,很大程度上源于大量課外時間沒有利用好。“他們耽于娛樂,沒有良好的閱讀習慣,很難靜下心來讀書。”邵彥濤説,移動互聯網帶來的碎片化閱讀趨勢,使一些大學生養成了不獨立思考、不深度研究的習慣,不利于大學生形成完整的思想體係和知識體係。

  天津大學圖書館館長張琪昌建言,高校應將“經典閱讀”納入學生培養方案,引導大學生正確選擇閱讀內容、增加閱讀深度。他建議,高校設立每周一天的讀書日,每周分享一本經典書籍。(半月談記者 俞儉 梁建強 實習記者王小佔參與採寫)

【糾錯】 [責任編輯: 谷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47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