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雲南被強行結扎男子:有人悄悄要兩萬元保證金

2017年02月15日 07:29:30 來源: 新京報

    省衛計委責令昭通市衛計委展開調查 目前尚無調查結果 鎮雄縣紀委已介入

  2月8日晚7點多,42歲的胡正高正在鎮上朋友家聊天,被突然闖入的十幾個人帶走,來人説是“鎮政府的”。他被告知,因其違反計生政策,要去做結扎手術。目前,省市兩級衛計委已介入調查。

  雲南省鎮雄縣羅坎鎮,是胡正高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成長的地方。這次春節,他帶著妻兒回老家探親,卻被強制帶上了手術臺,做了結扎手術。

  2月14日,針對胡正高被羅坎鎮政府強制結扎事件,雲南省衛計委在其官方網站通報,責令昭通市衛計委展開調查。“早上已經派人去了鎮雄縣,目前還沒有調查結果。”昨日昭通市衛計委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調查結果出來後會第一時間通報。

  “省市兩級衛計委已經介入調查,我想我就更不能接受採訪了。”面對外界的關注,鎮雄縣委宣傳部一熊姓負責人表示,省裏已經在調查,自己也只能等待結果。

  胡正高20多歲離開家鄉之後,很少回去。如今,他的戶籍已經轉入四川省。

  他2000年前跟前妻育有3個孩子,離婚後,他帶其中一個孩子生活。因為跟前妻違反了計生政策,胡正高在2000年接受了計生罰款,前妻被結扎。

  2015年,他跟現任妻子在四川再育一子。彼時,他在四川專門咨詢了居委會和戶籍科,均表示沒有問題,小兒子的戶口也順利辦理。

  2月11日,胡正高在微博曝光了自己的遭遇。他説,做手術前,他因為反抗,在鎮政府被打傷。

  胡正高對新京報記者説,這次回雲南,原本打算為家鄉援建200所“愛心書屋”,但經過此事,身心受到重創,他這一生再也不會回去了。

  據悉,鎮雄縣委縣政府也已成立由紀委參加的調查組開展調查。

  ■ 對話

  “一輩子不想再回那個地方”

  “有人悄悄要兩萬元保證金”

  新京報:事情發生時你正在做什麼?

  胡正高:2月8日晚7點,那天是陰天,我春節回老家探親訪友,當時我正在羅坎鎮一個朋友家裏聊天,突然來了十幾個人,來了直接跟我説,“跟我們走一趟”。我離開家鄉20多年了,很多人都不認識,我説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他們問我,你是不是胡正高。

  新京報:十幾個人都沒有説明來意嗎?

  胡正高:他們沒有表明身份,但是我覺得二十多年不回來,一回來就十幾個人一起找我,肯定就是鎮政府的人。後來我問,他們果然説是。

  其中有兩個人跟我説,讓我走一趟,是計劃生育的事。我不太明白,因為我現在的戶籍在四川,另外我跟我前妻2000年前生育了3個孩子,但是當時已經接受了應有的罰款,我跟現任妻子2015年生育一個孩子,孩子是四川籍,當時在四川上戶口,也沒有人説我違法。

  我跟他們解釋了,但是有兩個人很兇,一個戴眼鏡的年輕小夥子衝我吼:“少廢話,跟我們走!”

  他們自始至終也沒有亮明身份。

  新京報:你被帶到了哪裏?他們最初是怎麼跟你溝通的?

  胡正高:帶到了鄉政府一個辦公室,辦公室很大,當時我坐在一個角落,剛開始我不願意在這裏結扎,我跟他們説要講法律,不能隨意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他們根本不聽。

  後來過來兩個人悄悄跟我説,如果你不願意結扎,交兩萬塊錢也行。這兩萬塊錢是保證金,交完我寫個保證書。隔幾天如果來做手術,錢就退給我,不來的話錢就不退了。

  新京報:你有沒有追問違反了計劃生育哪條法規?

  胡正高:他們説我合並計算,總共生了4個小孩,違反了計劃生育法。還説我是按流動人口計劃生育政策,一定要我結扎。

  鎮上老百姓忌諱談計生政策

  新京報:你在微博裏寫還發生了衝突?

  胡正高:對,我拒絕他們之後,一直強調他們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強烈表示我要走出辦公室,回家。這時十幾個人上來就把我摁住了,一個戴眼鏡的在我臉上打了一拳,混亂中我脖子上也受了傷。

  這種混亂的狀況一直持續了十幾分鐘。

  新京報:當時你老婆在場嗎?你們報警了沒?

  胡正高:當時我老婆剛來,看到我挨打,她很著急,很憤怒,就大喊“無法無天了”,然後上來幾個人就把我老婆也摁住了。

  後來我老婆報警了,但是來了幾個民警,根本不理我們,我把傷口給他們看,他們也不看,還很嚴肅把手一推,説:“請你配合他們的工作。”

  然後警察還把我老婆帶走了。

  新京報:警察把你老婆帶走時説了什麼?接下來你怎麼跟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溝通的?

  胡正高:警察説帶走我老婆是為了解情況。我老婆被帶走後,十幾個人輪番跟我説,你這個事情,鎮黨委書記已經知道,説:“你必須要做這個手術,你不做,你老婆就是擾亂公共秩序罪,要拘留15天,你做了,我就跟派出所説説情。”我只能配合。

  新京報:手術在哪裏進行?手術順利嗎?

  胡正高:手術在鎮政府計劃生育辦公室裏進行,裏面有一個手術臺。手術就半個小時,完了之後,傷口有點疼,但能下地走。

  新京報:做完手術幾點?你老婆放出來了嗎?

  胡正高:做完手術是2月9日淩晨1點多,我給我老婆打電話,她還在派出所,我就找到鎮黨委書記,説我做完手術了,能把我老婆放了嗎?書記説,你回去吧,我給派出所打電話。

  新京報:發生這件事時,你在鎮上的朋友有沒有幫助你?

  胡正高:他們給我打電話,讓我帶著老婆孩子趕快離開鎮上,能走連夜走。

  新京報:你在鎮上的朋友們還有類似的經歷嗎?

  胡正高:我朋友們説,鎮上的計劃生育一直抓得很嚴,當地的老百姓都很忌諱談計生政策,以前也有鎮上的人因為不配合家裏被砸的案例,朋友們都怕我再有麻煩。

  原本回鄉要建200所愛心書屋

  新京報:你經常回故鄉嗎?

  胡正高:不常回來,就清明節會回來。我在這裏生長了20多年,生活所迫,才去外面謀生。家鄉很窮,家鄉人很艱辛。

  新京報:你這個春節怎麼想到回來了?

  胡正高:我是做公益的,去年幫助雲南麗江、貴州六盤水、四川涼山等地方建造了十幾所愛心書屋。鎮雄縣也是貧困縣,我對這個地方有感情,今年回來,是想聯係我們本地政府,想幫助這裏建造200所愛心書屋。

  新京報:你聯係當地政府了嗎?

  胡正高:還沒有,因為我們當地都是過完元宵節才算過完年,我是打算過完元宵節再去找政府。我在四川還有別的工作,要不是因為這件事,我早就走了。

  新京報:你原本打算怎麼在當地建200所愛心書屋?

  胡正高:我有一個公益圈,可以募集很多舊圖書,有些愛心人士還自己掏錢買了新書。

  新京報:現在你對家鄉是什麼感受?

  胡正高:很無奈、很絕望。不去基層政府,你就不能感覺到他們的無禮和傲慢。

  新京報:你以後還會再回家鄉嗎?

  胡正高:發生這種事,一輩子不想再回到那個地方。(記者 孫瑞麗 實習生 李瑾)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467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