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預訂年夜飯火爆線上線下 外賣成新選擇

2017年01月28日 08:41:27 來源: 新京報

  除夕夜,老字號全聚德前門店,年夜飯座無虛席,門口還有不少排隊等待翻臺的客人。

  ■講述

  “這頓飯就是把家人聚起來”

  家住北京市海淀區曙光街道的付錫榮老人今年已有86歲高齡,提及年夜飯的變遷,1931年出生的付老頗有感慨。

  付老回憶,30、40年代的時候,老北京人吃年夜飯必備四樣涼菜。一個是炒鹹食,將胡蘿卜切絲兒和芝麻一塊炒;二是芥末墩拌白菜;三是糖白菜,將過水白菜和胡蘿卜片放糖拌;最後一個是豆兒醬,把胡蘿卜、黃豆切成丁,放至肉皮湯裏熬成肉皮凍。葷菜則以扣肉、燉豬肉為主。“那個年代的人平時只能吃窩窩頭,還有很多人連飯都吃不上。所以,那時候的‘年’對大家來説,就是能吃點兒好的。”

  “那時候家裏人口多,到年三十兒,老、少二十多口人會聚到一塊吃飯。”付老是滿族人,滿族人的年夜飯很注重規矩,講究長幼有序。“家裏年長的人先上桌吃飯,像我這樣的小孩兒得等到長輩吃完才能上桌。”

  到60年代的時候,國家對豬肉、牛羊肉等副食品實行憑票定量供應,糕點、糖塊也開始按人口分配。“當時,我們家每個月一共能領28斤糧食,包括兩斤米、八斤面、半斤油、半斤肉,其余的多是棒子面。”付老稱,由于當時物資匱乏,家裏人口又多,挨餓是常有的事。

  “為了過年能吃頓飽飯、好飯,大家平時吃飯特別節儉。”付老回憶,當時,他們家在年前的幾個月就開始“存米、存面”,“省出的面和肉,放在除夕夜包餃子吃”。

  80、90年代的時候,人們餐桌上的食物開始豐盛起來。“臘月二十三,大家就開始置辦年貨了。”付錫榮老人稱,“那時候市場一般都在正月十五以後開始營業,于是大家大批量往家購買年貨,從三十到十五,頓頓吃肉。”

  到如今,付錫榮老人開玩笑稱,年夜飯已經失去“解饞”的功能了。“平時人們餐桌上也是魚呀肉的,到過年的時候,也不稀罕了,都想吃點素的。”由簡單到豐盛,從小到大,付錫榮的年夜飯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但對他來説,年夜飯的菜品並不重要,“這頓飯就是為把家人聚起來,過團圓年。”

  新添孫兒成年夜飯話題焦點

  楊碩的春節回家路線和許多人相反。他和妻子從湖北的一座小縣城,搭火車到重慶,再坐飛機回到北京過年。楊碩的父母早早地在機場等候兒子、兒媳婦的歸來。

  全家人圍坐一起包餃子是楊碩家年夜飯的保留節目。和面、搟皮、拌餡、包餃子,相互配合,消弭了家人之間久不見面的生疏感。

  父母總有操不完的心。楊碩在外的三年,頭一年除夕,父母詢問最多的是工作;第二年楊碩和女友結婚,父母操心小兩口的生活;第三年喜得孫兒,飯桌上的話題焦點自然在小寶寶身上。

  “寶寶的食量怎麼樣?”聽説才幾個月大的寶寶食量相當大,除了每天固定的喂奶,還能吃下一小碗米糊,兩顆草莓或者兩瓣橙子,兩位老人樂開了花。

  楊碩説,寶寶太小,恐怕適應不了長途旅行,明年滿周歲的時候,一定帶回來讓二老疼疼孫兒。

  父親老楊是家中大廚,他在廚房煎炸烹煮,四喜丸子、羊肉蘿卜絲湯、糖醋裏脊、炸蝦,一道道老北京風味的佳肴擺滿了一桌。直到老楊把壓軸大菜幹燒黃魚端上桌,一家人才一齊動了筷子。

  這道幹燒黃魚是每年除夕老楊必做的菜,做法考究,要將兩面打了花刀的魚用熱油炸透、撈出,再放入“獨門秘方”調味汁小火慢燉。“這次特意托同事帶了正宗的四川郫縣豆瓣醬。”老楊得意地説。

  “盼吃爸爸燒的魚,盼了一整年了。”楊碩在湖北利川縣的一所幼兒園上班,去年,他升任行政園長,一年至多抽空回兩趟家。

  “孩子在外地打拼,有他的道理,小地方人才缺乏,年輕人更容易獲得晉升機會,將來回北京事業的起點也更高。”楊家的飯後娛樂活動不多,卻是難得的談心時間。往年,老楊常常給楊碩談些經驗,今年老楊更多是聽兒子講,頻頻點頭,充分理解兒子規劃。(記者 陳奕凱 趙凱迪)

   上一頁 1 2 3  

【糾錯】 [責任編輯: 何凡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