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敦煌壁畫:從具裝鎧到火藥武器 古人打仗裝備有點嗨

2017年01月22日 10:43:14 來源: 華西都市報

  春節返程前夕,敦煌研究院專職講解員田鵬再次接受本報的專訪,繼續為讀者擺一擺關于敦煌壁畫的龍門陣。

  敦煌4.5萬平方米的壁畫,被學者譽為是“墻壁上的圖書館”,因為壁畫中有不少人物、故事、器物都能在真實的歷史中找到印證。

  你可知道古人打仗還有“重型坦克”,能在刀光劍影中突出重圍,殺出一條血路?

  你能想到傳説中莊嚴威武的護法天王,居然頭戴虎頭帽,感覺自己萌萌噠?

  還有這樣的傳説,即將遭受大辟刑(即斬首)的死囚,默念幾句“觀音菩薩”,就能讓劊子手的刀斷成7截?

  一千多年前,古人掌握了不少黑科技,琉璃盞、火藥槍、冶鐵技術會不會讓你産生穿越的感覺?

  “有天我在成都博物館裏閒逛,無意間發現有些敦煌壁畫的一隅,展示了關于古代軍事、科技、經濟、民俗、衛生相關的細節,非常生動,耐人尋味。”跟隨著田鵬的講解,觀眾可以走進一個你不知道的敦煌世界。

  胡人馴馬俑

  看武器

  具裝鎧:古代“重型坦克”

  在這次敦煌藝術大展上,8個原比例復制的石窟從敦煌運來成都,讓蓉城市民身臨其境地感受敦煌文化的魅力。這些洞窟裏貼有國內一流大師臨摹的壁畫,其中不僅有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還有一些“神還原”古代軍事實力的細節圖,讓軍事迷們興奮不已。

  例如在莫高窟西魏第285窟內,有一幅《五百強盜成佛》的壁畫,講述了一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滿滿的都是正能量。

  敦煌研究院資深講解員田鵬介紹,這幅畫講述了古印度一個王國,有五百個強盜佔山為王,他們與官府分庭抗禮。國王選派精兵強將去鎮壓,強盜戰敗被俘,最後跟隨佛陀進山修行,終于修成五百羅漢。

  在官兵與五百強盜激戰的畫面中,觀眾可以看到官軍是裝備精良的騎兵,而強盜則是很簡陋的步兵。

  解説中,田鵬打開隨身攜帶的手電,照射在壁畫上,只見這些騎兵的戰馬都身著鎧甲,從圖形上來看是重鎧,叫做“具裝鎧”。自東漢末年開始,具裝鎧就是重型騎兵的標配,它將戰馬從頭到腿的位置全部用重型鎧甲包裹起來,以保護戰馬不受傷害,戰鬥力大大提升。

  史書記載,具裝鎧非常昂貴,甚至成了當時戰力、軍力的一個衡量標準。

  譬如在曹操和袁紹的官渡之戰,大戰一觸即發,曹操曾經在《軍策令》中對比了自己和袁紹的戰鬥力:“本初(袁紹)馬鎧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這句話是説,袁紹豪氣十足,他自己窮得叮當響。

  在田鵬看來,身著具裝鎧的騎兵,就相當于現代戰爭中的坦克裝甲部隊,騎手和戰馬都被鎧甲包裹,可以橫衝直撞,非常厲害。

  盡管如此,但是具裝鎧在隋代開始逐步退出歷史的舞臺,原因有二:一是因為這種裝備價格非常昂貴,二是隨著戰爭的發展,軍事家的戰術也發生了改變,這種重裝騎兵已經無法適應大規模的戰爭,改為輕騎兵為主。

  還有一個小細節耐人尋味:壁畫中一名騎手的腳上有根細繩,這個不起眼的小物件發揮了馬鐙的作用。中國古代早有騎兵作戰的歷史,可是馬鐙這個騎馬必備的“神器”卻出現得很晚。有趣的是,在與敦煌大展同時開展的絲路文物特展上,一件胡人馴馬俑上也有馬鐙。

  漢代的時候,漢族人和匈奴人持續作戰,騎術強大的匈奴人將漢人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割地賠款。但是到了漢武帝,他勵精圖治,組建了一支強大的騎兵部隊,最終打敗了匈奴人,因素之一就是使用了馬鐙。

  此前,漢人騎馬只有馬鞍,騎兵坐于馬鞍上重心不穩,瞻前顧後,很容易摔下馬。但有了馬鐙就大不一樣,騎兵的雙手得以解放,和戰馬的配合更為默契,戰力就大大提升了。

  頭戴虎頭帽的護法天王。

  看頭飾

  虎頭帽:護法天王萌萌噠

  如今一提及虎頭帽,首先想到嬰幼兒佩戴,虎頭虎腦,特別可愛。可是,你能想象一個威武雄壯的天王頭戴虎頭帽的“反差萌”嗎?

  走進榆林25窟,在這幅《彌勒經變》圖中,佛教中的護法天王頭戴虎頭帽,身穿鎧甲,莫名地增添了一種喜感。

  虎頭帽最早在中國出現,源自佛教的天王畫像或塑像,它們沿著絲綢之路,隨著佛教自西向東地傳播而來到我國。那麼為何要用虎頭呢?

  當時在古印度有很多希臘人建構的殖民國家,希臘人的造像技藝舉世聞名,建構殖民國家以後,為了統治當地人,他們幫助當時已經在印度流行的佛教信徒建造了這些佛像,塑立了佛教的形象。

  如果我們對佛教追根溯源,就會發現最初釋迦牟尼在世和涅槃的時候,佛教不主張立像。推及原因,一是釋迦牟尼不主張偶像崇拜,二則可能是當時的造像技術不過關,造出的佛像不能傳神,有損佛的形象。

  當時,為了展現佛的形象會用一些其他的形象代替,比如刻一棵菩提樹象徵釋迦牟尼成佛。後來當希臘人的殖民國家建立以後,他們利用自己成熟的造像技藝,幫助佛教徒塑立了佛的形象。從一開始對希臘神像的照搬照抄,到後來形成了獨特的印度式造像風格,印度本土工匠技藝日漸熟稔,吸收融合了外來藝術。

  這幅壁畫裏護法天王的形象,與古希臘神話中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很相似。神話故事中,赫拉克勒斯殺死過九頭怪物,捕捉過狂暴的公牛,拯救過受難的普羅米修斯,完成了號稱不可能完成的十二件大功。由于獅子在佛教中是一種瑞獸,釋迦牟尼出生時就坐的是獅子吼,當這種藝術傳入中國以後就要進行改造。這時,在中國和印度流傳的對老虎的崇拜暴露無遺,在軍隊中尤甚,老虎是勇士的象徵,很多軍事形象都有“虎”的意象,比如“虎將”、“虎符”等等,虎頭帽也就應運而生。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清末民初,戰亂頻繁,小孩子的成長十分不易,家長害怕孩子過早夭折,將這種本是軍人佩戴的虎頭帽戴在孩子頭上,代表了祈求孩子順利長大、驅邪避災的寓意。于是,虎頭帽在民間流行起來。

  這個洞窟開鑿于唐朝中期,在敦煌歷史特殊,史稱“吐蕃時期”。吐蕃軍中有一種獎勵軍功的形式,叫“大蟲皮”,驍勇善戰的武士可以身披老虎皮,是勇士的榮譽象徵。

  綜上所述,這樣可愛的虎頭帽出現在護法天王身上,也就不足為奇。

  供養菩薩手中的琉璃盞,是古代的黑科技之一。

  看法器

  觀音咒:死到臨頭菩薩救

  走進莫高窟盛唐第45窟,墻壁上的《觀音經變圖》,展示了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的故事。畫面正中跪著一個死囚,馬上就要被砍頭了,他後面身穿白色衣服的獄卒,用繩子綁著死囚的雙手,用力地向後拉,前面穿紅色衣服的獄卒用繩子綁著死囚的頭發,使勁兒往前拉,這樣死囚的脖子就伸出來了。千鈞一刻之際,劊子手手舉大刀,手起刀落就要砍下死囚的腦袋。

  這樣的斬首圖有一個專有的名字,叫做大辟圖。“大辟”是中國古代社會刑法當中的“五刑”之一,語出《書·呂刑》:“大辟疑赦,其罰千鍰。”古代刑法設立了五種肉體上的刑罰,叫做“五刑”:第一是墨刑,即在罪犯臉上刺字,作為標記流放;第二是劓刑,割掉鼻子,電視劇《羋月傳》中楚懷王寵妃鄭袖設計陷害魏美人,使其遭受此刑;第三是臏刑,去掉膝蓋骨,戰國兵法家孫臏因此得名;第四是宮刑,最後一個是危及生命的大辟,即斬首。

  為什麼會在敦煌壁畫裏出現大辟圖呢?田鵬解釋,因為佛經中講了,死囚只要心生悔改,口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如同神奇的咒語一般,觀世音菩薩就會趕來解救。從畫面中我們可以看到,菩薩把刀變成了七截,齊柄而斷,斷刀當然就不能殺死人。

  這是《觀音經變圖》中宣傳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的一個事例,不過史書中確實出現了這樣的記錄。在明代惠康野叟的《識余》一書中,“説異”一節就記載了一個離奇的案子。話説明朝有個陸暉的蘇州人犯罪當斬,受刑時,劊子手揮刀在他的脖子上連砍三刀,他的脖頸連一點兒血也不見,只有3個刀印。于是監斬官上前詢問,陸暉説自己坐牢之後心生悔改,讓家人送來一尊觀世音菩薩像,自己每天早晚朝拜,于是受菩薩保佑。監斬官將信將疑,逐層向上匯報,皇帝認為這是神跡,宣揚觀世音菩薩在勸人向善,于是將其釋放。這件明朝時候發生的異事,和壁畫出奇地吻合。

  壁畫中不僅有唐代的刑罰,還有西域的監獄,和中原內地的監獄特點迥異。中原監獄以磚石結構為主,而壁畫中的監獄墻上卻是條條道道。這是當時敦煌地區特有的一種夯土墻,修建時先鋪上一層土,夯實,層層打夯建構而成。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曾潔實習生陳虹伊攝影報道

  具裝鎧,就是重型騎兵的標配,它將戰馬從頭到腿的位置全部用重型鎧甲包裹起來。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11294572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