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陪伴,在人生的“起點”和“終點”——上海兒科重症監護和社區臨終關懷病房見聞

2017年01月20日 16:06:30 來源: 新華社

  1月17日,在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護士對患兒進行護理。記者近日走進上海醫療機構的兒科重症監護和臨終關懷病房,見證陪伴在“人生起點”和“旅途終點”人們身邊的醫護人員的努力。 新華社記者劉穎攝

  1月17日,在上海市徐匯區康健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舒緩療護病區,護士為一名昏迷的患者梳頭,家屬為她擦臉。記者近日走進上海醫療機構的兒科重症監護和臨終關懷病房,見證陪伴在“人生起點”和“旅途終點”人們身邊的醫護人員的努力。 新華社記者劉穎攝

  新華社上海1月20日電 題:陪伴,在人生的“起點”和“終點”——上海兒科重症監護和社區臨終關懷病房見聞

  新華社記者仇逸、龔雯

  記者近日走進上海醫療機構的兒科重症監護和臨終關懷病房,見證陪伴在“人生起點”和“旅途終點”人們身邊的醫護人員的努力。

  “又一個夜晚過去了,雖然身上有點疼,口服還有點辛苦,但我不怕的,護士阿姨給我弄得很好,今天稱體重,我長胖啦,哈哈,現在是節節高呢……”這是寫在一本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日記本裏的一段話,是護士“替”馮小寶(化名)寫的。

  記者在病房看到,馮小寶正在媽媽懷裏吃奶,精神還不錯,雖然日記本上的留言是“我長胖啦”,但體形還顯瘦小。

  這個病房,去年收治小于1500克的極低出生體重兒438例,他們小小的身軀上,由于需要採取體外膜肺氧合等治療往往要插10多根管子,每時每刻要醫護人員觀察護理。

  “每一個小生命,都是我們的牽挂,都有我們守護。”護士長李麗玲説:“為了把信息及時告知新生兒的媽媽,我們還特地組建了一個微信群,這可以緩解她們的焦慮,因為情緒會影響母乳分泌,而母乳對新生兒特別寶貴。”

  新生兒重症監護室主任曹雲介紹説,每年病區都要收治2000至2500名患兒,他們來自全國乃至全球各地。例如呼吸窘迫綜合症寶寶,因為出生過早,肺部功能沒發育好,呼吸急促、口周發紺,需要機械輔助通氣,幫助他們順利度過呼吸關。還有的寶寶因為媽媽是妊娠糖尿病,出生時會發生低血糖,護士會給他們建立靜脈通路,以維持正常血糖,避免大腦受損。

  曹雲説,“對危重患兒,除了挽救生命,我們也關注神經係統監護和保護。對有出生缺陷或某些疑難罕見疾病,還需要借助醫院分子診斷中心先進的檢測技術幫助診斷。”

  對即將離開人世的患者,不開展不必要、創傷性的救治,而是正確適度地對症治療,減緩其痛苦……

  記者走進徐匯區康健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舒緩療護病區,看到這裏的17張病床住滿了臨終期病患,平均年齡73歲,有許多是腫瘤晚期患者。這裏除了人們熟悉的病房、護士站、治療室,還有談心室、家屬陪伴室、關懷室、沐浴室等,空間雖然不大,但布置得溫馨舒適。

  “我待得很開心,人也舒服多了。”84歲的劉喜庭老人是一位腸癌術後患者,由于病情影響到肺部導致呼吸困難,躺著吸氧的老人雖然虛弱,但很放松。其家屬駱女士説:“過去在家照料,光吸氧一項操作就很困難,一看情況不好就往醫院急診送,家人都心力交瘁,社會真是太需要舒緩療護服務了。”

  隔壁病房內,81歲的施老太去年11月入院時,尾骶部有黑爛的壓瘡。經過護士精心修剪護理,瘡面逐步好轉。由于是癌痛病人,她還接受了鎮痛治療。記者採訪時,老人正安然入睡。

  “我們已經接待了300多位臨終關懷病人,除了約20人轉院或出院外,絕大多數病人是在這裏走完了人生旅途。”護士長陳雯從2012年起就在舒緩療護病區工作。她説:“經過培訓,病區全部醫生和一半護士獲得了專門的資格證書,除了對患者對症治療外,還開展大量的心理護理工作。除了本院醫護團隊,還有市級醫院專家、大學生志願者、社工等加入。”

  “常有病人離開人世,我們只盼望用自己的工作,讓他們離開得安詳一點,也幫助家屬平復悲痛,這個目標雖然很難,但是我們會一直努力。”護士王海迪説。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353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