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廳長和兒子受賄7000萬 兒:都是父親安排的

2017年01月18日 09:45:35 來源: 廣州日報

  原標題:廳長和兒子受賄7000萬

  省水利廳原廳長黃柏青因受賄落馬,他在受審時哭訴“自己把兒子也給害了”。原來,黃柏青的賄款絕大多數是靠兒子黃暉幫忙直接或者間接收受。前日,黃柏青的兒子黃暉被控受賄罪在廣州中院過堂受審,他涉嫌與父親黃柏青共同收受人民幣5209.99萬元,港幣1845萬元。黃暉辯稱涉案財物都是父親與請托人在商定好後才讓他去收受的,他與父親之間不存在合謀。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庭審細節

  兒子 庭上稱都是父親安排

  庭審中,黃暉對檢方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實表示有意見,他認為起訴書對他犯受賄罪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

  黃暉辯稱,事實上,案中所涉的這些財物,包括借款、股份等,都是父親與這些請托人在事前早已商定好之後,才讓他去收受的,他也從來沒有參與過他們關于這些事情的任何商議。只是在他們商定好之後,“在父親的允許和安排下接受了這些財物”,而且父親也從來沒有就如何得到這些財物與他有過任何的溝通和商議,他和父親之間根本不存在合謀。黃暉聲稱,在案發前,父親都是直接告訴自己他的決定和安排,他對父親是否利用職務便利為這些請托人謀取利益“毫不知情”。

  父親 哭訴自己把兒子害了

  對于兒子因涉受賄落網,父親黃柏青悔不當初。此前,黃柏青在廣州中院受審時,就一度哭訴自己落馬拖累了同事,拖累了老父親,以及自己60多歲的妻子,“尤其是我把自己的兒子也害了”。

  對于檢方指控其兒子參與了多筆巨額受賄事項,黃柏青一開始就強調“兒子是不知情的”,“都是我和對方敲定的”,他只是讓兒子或兒子的公司去接收了這些款項。

  據專案組反映,黃柏青與其妻子長期以來疏于與兒子交流,知悉省紀委正核查自己的問題時,兩人交流才慢慢多了起來,但談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抹平賬目,對抗調查。

  父子倆涉嫌共同受賄近7000萬元

  出生于1979年的黃暉是廣東省水利廳原廳長黃柏青的兒子,研究生學歷,因涉嫌受賄罪于2015年7月被深圳警方逮捕。

  據檢方指控,2003年至2014年期間,黃暉與其父親黃柏青利用黃柏青擔任廣東省惠州市委常委、惠州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廣東省水利廳副廳長、廳長的職務之便,為請托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6名行賄人財物共計人民幣5209.99萬元,港幣1845萬元。

  檢方認為,黃暉在明知請托人的目的及黃柏青利用職務之便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情況下,受黃柏青的安排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應以受賄罪追究刑責。

  看中一套房 集團老總補償房主500萬搞定

  據起訴書顯示,6名行賄人大多都是企業董事長。黃暉想搞投資,他們之中有的就送上企業三成股份,黃暉需要買房,有的就為他支付購房款,有的還為黃暉送上小轎車。

  據指控,2011年上半年,黃暉看上了深圳市福田區一套房産,但該房産早在2005年就被他人認購了,黃柏青便要求深圳市粵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黃某升出面幫忙處理此事。此後,經黃某升與該樓盤開發商和認購人協商,認購人同意退出該套房産,但要求500萬元人民幣作為補償。為此,黃某升便支付了該500萬元補償費用,之後黃暉以300多萬元人民幣的價格與開發商簽訂合同,購得該套房産。此外,早在幾年前,黃暉就因購置房産從黃某升處獲得過“讚助”,據指控,黃暉在其父黃柏青安排下,于2007年5月收受黃某升人民幣260萬元用于支付其購買深圳市某房産的首付款。

  黃暉在香港也有購置房産,當然也有企業董事為黃暉在港購房提供“讚助”。2003年上半年,黃柏青在擔任惠州市政府常務副市長期間,為能給黃暉在香港的工作和生活提供便利,以借款的名義要求深圳中洲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黃某苗支持黃暉在香港購買房産。黃某苗為了和黃柏青進一步拉近關係,便答應了。2003年年底,黃某苗在香港送給黃暉港幣440萬元,用于支付黃暉在香港購買一套房産。

  拿幹股收分紅 未實際出資便獲利千萬元

  除了送房送車,有的企業老總還通過“送幹股分紅”等形式行賄。據指控,2004年,廣東金寶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寶公司”)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莊某欽有意開發惠州市某地塊,但一直未能獲得該地塊的土地使用權。

  當時,黃柏青及黃暉想通過與莊某欽合作開發房地産的方式牟取利益,于是莊某欽提議,由黃柏青出面協調拿下該地塊的使用權,之後由金寶公司開發作為回報,以黃暉的深圳市駿騏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駿騏公司”)的名義虛假出資1500萬元人民幣,佔有該項目30%的股份及收益,黃柏青及黃暉當即同意。之後,黃柏青出面找惠州市相關部門協調並推動該地塊挂牌出讓。

  2010年4月,莊某欽的金寶公司通過招投標順利取得了該地塊的土地使用權並正式開發該房地産項目。黃暉及其駿騏公司沒有參與相關的經營與管理,也沒有實際出資。2013年至2014年間,莊某欽兌現了30%收益分配的承諾,黃暉及黃柏青以“分紅”的形式多次收受莊某欽人民幣950萬元、港幣1350萬元。

  有時候,黃柏青父子提要求也很直接。檢方指控,2009年9月,在上述項目運作過程中,黃柏青父子以“借款”的名義向莊某欽索取人民幣200萬元,後莊某欽將這200萬元計入黃柏青父子的“分紅”。(記者章程)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新華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33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