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16年中國互聯網輿情研究報告

2017年01月11日 22:19:32 來源: 中國網

  編者按:“輿情”一詞,在網絡上有多種解釋。但在筆者的眼裏,輿情的定義應該是:只有對社會産生不良影響,並被廣大人民群眾關心和傳播的事件,包括純粹在網絡上形成、發酵、擴散並造成影響的事件,才能叫做輿情。一般來説,輿情帶有負面意義。

20160226034659_6.jpg

  互聯網發展戰略已經被擺上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召開了一係列治理網絡空間的高規格會議,推出了一係列清朗網絡空間的新政法規,“微信十條”“賬號十條”“約談十條”等舉措擲地有聲,輿論正向引導作用積極明顯。中國在互聯網治理與發展事業上的戰略部署,以及G20杭州峰會、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成功舉辦,引發全球高度關注。2016年,中國互聯網發展事業迎來新的高峰,習近平總書記在年內連續發表“2·19”“4·19”“5·17”等一係列重要深刻的講話,提出的“網信事業要發展,必須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要適應分眾化、差異化傳播趨勢,加快構建輿論引導新格局”等新論斷,成為了加強互聯網工作的重要指引。習總書記的重要講話一脈相承、一以貫之、傳承發展,充分體現出中央高層對互聯網發展戰略部署的精準把握。

  輿情是考驗國家互聯網治理成績的關鍵因素。如果説2015年是中國互聯網輿情風起雲涌的一年,那2016年則是中國互聯網表面歸于平靜,實則暗流涌動的一年。研究2016全年網絡輿情事件,可以發現,2016年6月,成為了上下半年輿情驟熱驟冷顯著不同的分水嶺;而2016年本身,則有望成為中國互聯網自微博元年以來的前五年,到未來五年形勢變化的分水嶺。

  一、總的形勢

  2016年,中國互聯網出現從空間開墾擴張轉向秩序重建的鮮明特點。研究中國互聯網輿情大盤,總體上既有樂觀可喜之處,也有艱巨挑戰並存之處。筆者梳理全年輿情事件特點,綜述如下:

  1.國際角度,對外議題設置能力顯著提升。隨著國力提升,利用互聯網對舊的規則加以修改與完善,並提出新議題、增加新規則,是我國必須加快完成的一項重要任務。中國互聯網發展戰略在配合“一帶一路”國家建設、G20杭州峰會、亞投行建設等重大事件中,正發揮著積極的輿論引導作用。更可喜的是,在“南海爭端”、“黃岩島問題”、“香港佔中”、“釣魚島問題”等國際議題中,中國通過主動設置話題、引導主流輿論、新聞發言人“嗆聲”等行動,掀起了濃厚的愛國情緒,在國際輿論場上佔據更加主動有利的位置。

  2.青年角度,90後有望擔起輿論場主力軍角色。當下,新一代青年網民越來越習慣扮演駁斥輿論戾氣和謠言主力軍的角色,主動策劃的一係列正能量網絡議題和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網上輿論引導作用積極明顯。隨著“80後”普遍進入而立之年,工作和家庭的壓力愈發沉重,參與輿論爭辯的意願有所降低,“90後”成為接手輿論引導主力軍的不二群體。2016年,“90後”團隊策劃的“帝吧出徵”、“馬克斯是個90後”等係列作品,展示出極富創造力、競爭力的優勢,引領輿論潮流的能力已經顯現。

  3.資本角度,資本輿情陷入“輿論漩渦”。2016年,被網民深揪不放的最出名資本輿情,當屬“趙薇戴立忍”風波,當網民對趙薇所作所為産生廣泛質疑時,微博等輿論平臺突然“風平浪靜”,甚至一些帖文被瞬間“和諧”,讓網民不得不對互聯網資本間的關聯産生遐想。在“六小齡童上春晚”輿情風波中,微博搜索與“六小齡童”有關的詞匯,全部被導向百事可樂,被網民指責百事可樂存在借勢營銷之嫌。還有在“如家酒店女子遇襲”事件中,網絡小説平臺以及網絡寫手被指稱是輿情發酵背後的主要推手。“支付鴇”事件雖來去匆匆,影響卻巨大,更重要的是,“芝麻信用”確實在事後“紅了”,該輿情也被部分網民説是資本反向營銷。2016年自媒體營銷事件也不少,例如“羅一笑帶血營銷”、“上海女孩逃離江西”,等等。

129000755_14637089549961n.png

  4.網民角度,整體心態趨向理性平和。幽默、嘲諷、調侃、戲虐型的段子,一直是最具傳播力的網絡素材。2016年,在G20杭州峰會、華北大霧霾等多起重大事件中,網絡紅黑段子層出不窮,甚至一度出現段子博弈對抗的競爭形態。觀察微博、微信、論壇和新聞評論四大網上輿論主陣地,可以發現,網民在對待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等大是大非問題上,觀念漸趨成熟理性,愛國熱情高漲,在“帝吧出徵FB”、“南海仲裁案”、“烈士余旭感動百萬網友”等熱點事件中,理性、自信、健康的群體心態特徵尤為鮮明。

  5.智庫角度,網絡實踐派專家數量匱乏。建設具有深度的輿情智庫,正在成為各地政府、媒體、研究機構和網絡平臺越來越重視的方向。但目前,中國輿情智庫行業缺乏門檻標準,“專家”結構、水平參差不齊,智庫整體水準普遍偏低,能出高質量研究報告的智庫屈指可數。輿情行業的快速興起,對人才的需求愈發緊迫。與專職輿情研究員相比,網絡實踐派有著自身優勢,他們來自網絡一線,通過其接網氣的微視角審視,能夠得出更接近實際的意見和觀點。如網絡名人“懸壺問茶”發布的《網絡輿情處置中的十大錯誤思維》,通俗易懂、見地深刻,在業界産生“刷屏”效應,就是典型案例。

  6.技術角度,技術還是個“不靠譜”的東西。微軟智慧賬號“小冰”通過網絡化的形態、人性化的問答,在微博、微信等平臺上吸引了一大批粉絲,進而獲取大量網絡數據。目前來看,國內企業想要做出“小冰”水準的數據收集機器人,精準分析出網民的群體分類、情緒特徵、集體注意力等復雜信息,依舊任重而道遠。輿情市場已經風生水起,但由于網絡輿情的數據過于分散,關聯結構過于復雜,輿情軟件只能作為輔助工具,依靠軟件預判或應對輿情都是不靠譜的行為。

  7.“大V”角度,網絡輿論場亟需專家型意見領袖。按照“大V”比例來計算,目前中國輿論場上的專家型意見領域數量明顯過少。分析緣由,行業專家難以保證充足上網時間,對互聯網生態及語言形態陌生,不能第一時間介入熱點事件討論,是其中的最重要原因。在互聯網上,像“知識分子”、“開水族館的生物男”等能夠實時專業解答網民“刁鑽”問題,並具有較強網絡影響力的賬號非常稀缺。

14112848kv7e.jpg

  8.明星角度,輿情是折損明星光環的殺手锏。很少有明星願意卷入輿情事件,因為一旦卷入,能夠全身而退的少之又少。尤其是明星自己“作”出來的輿情,更是“挖坑埋自己,作了必死”。2016年,最火的涉星輿情當屬“王寶強離婚”事件,作為事件中的“弱者”,王寶強博取了大多數網民的同情,但隨著輿情發酵,該事件也被少數人説是王寶強過度營銷私生活。而“趙薇戴立忍風波”、“林丹出軌門”、“郭德綱和曹雲金互撕”、“劉愷威被爆出軌”、“張靚穎結婚風波”等涉星輿情,更是當事人一方的全盤皆輸。

  9.社會角度,“吃瓜群眾”成為輿情發酵的重要推手。中國有著基數龐大的網民群體,“愛看熱鬧”、“愛挖內幕”、“愛摳細節”、“愛爆猛料”是一部分網民的愛好。在一些偶發但具有非典型意義的輿情事件中,網民因為無意或有意的推波助瀾,導致輿情不斷升溫“加火”,故而引發次生輿情。誠然,在歷年的涉腐輿情中,“吃瓜群眾”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但隨著中央不斷加大反腐力度,網上涉腐輿情的數量已大大減少,“吃瓜群眾”缺少一致“圍觀”方向後,更多地轉向對零散、特殊、偶發輿情進行辯駁“挖墳”,推動輿情向不確定的方向發展。

  10.環保角度,霧霾危機變成不定時輿情炸彈。環保輿情,是唯一一個需要單列的民生類輿情。環保問題尤其是霧霾污染,已經成為“一觸即熱”的輿論焦點。2016年底,以華北為核心的區域大范圍遭受強霧霾,網絡上消極情緒廣泛蔓延,“逃離北京”、“精英移民”成了廣大網民的共同話題,調侃霧霾的段子爆炸式出現,成都等個別城市差點發生線下群體性事件,環保輿情危機壓力巨大。霧霾污染,已經成為影響政治、社會、民生等多領域的輿情,是一顆不定時的“輿情炸彈”。

u=105306151,2199306150&fm=214&gp=0.jpg

  二、2016年中國15大輿情

  輿情的前提是輿論傳播,一旦輿論傳播的“關節”被破壞,就能讓輿情向壞的方向發展。輿論的“關節”,一般包括話語權、傳播權、定義權、釋義權、解讀權等。梳理2016年全年網絡輿情,筆者認為最典型的15個輿情案例,無不在輿論的某一個或多個“關節”上出現過問題。綜述如下(根據對中國社會的影響程度排序):

  一號輿情:“帝吧出徵FB‘打臺獨’”。標簽:輿情搭車。為反擊蔡英文、臺灣藝人周子瑜等人的臺獨行為,以“帝吧”為代表的大陸愛國群體“組團”赴國際互聯網,通過刷詩歌、表情包的方式在蔡英文、愛國藝人羅志祥等人的facebook主頁上“霸屏”。本次“帝吧出徵FB”無疑是值得點讚的網絡事件,但在輿情的後續發展過程中,小部分青少年的網絡情緒被蓄意挑逗,一度誘導向“愛國極端主義”的方向發展。在重大網絡事件中後期,輿情搭車,炒作新的輿論焦點,誘導輿論聚焦轉向特定目標,是不良網絡意識形態“‘投機性’介入”的一種表現。

  二號輿情:“任志強”微博被銷號。標簽:標志性事件。任志強在網上的影響力極大。在“任志強”微博被銷號的前一周,“羅亞蒙”、“演員孫海英”、“王亞軍上海”、“榮劍2001”、“文山娃”、“紀昀”、“大鵬看天下”等一批賬號被陸續關閉。一係列的動作,就像“大雨傾盆前的雷鳴陣雨”般,為“任志強銷號”事件做足了鋪墊。在任志強微博被銷號初始階段,部分“大V”策略性極強地推動“違反黨內批評自由”等輿論偽命題,妄圖形成輿論震懾。該事件將成為中國輿論場的標志性事件。

  三號輿情:魏則西事件。標簽:百度競價。在“魏則西事件”被口伐筆誅後,百度搜索前幾頁結果顯示結果居然是“百度回應魏則西事件”、“百度不是一切惡的淵蔽”等自我辯解的文章為主,甚至還有“看看這家上新三板的百度廣告代理商”這樣的軟文來試圖化解輿情危機。因為市場壟斷,競價排名成為百度的重要收入來源,也是因為競價排名,百度的行為一直飽受詬病。在發生魏則西事件後,百度利用自身優勢,不斷挑戰著公眾認知底線。

002E994Qgy71trUxLwa5e.jpg

  四號輿情:雷洋事件。標簽:全民偵探。相比“魏則西事件”中較為明確的責任歸屬,“雷洋事件”中的涉事主體則各執一詞,為誰該為雷洋意外身亡負責而爭執不休。該事件引起的“輿論漣漪”效應使得輿情不斷發酵,而警方的輿情應對策略存在爭議,客觀上進一步撩撥了本來就敏感而脆弱的警民關係。雷洋事件的輿論熱點一旦出現,就如一粒投入平靜湖面的石子,本身可能並不甚大,卻能蕩起層層漣漪,其中每層漣漪都在激活新的補充信息點、喚醒沉睡的生僻知識點,最終形成新的輿論內容,這一過程不斷周而復始,直至最終完成整個輿論話題的消費過程。

  五號輿情:楊改蘭事件。標簽:盛世螻蟻。個別媒體以《3年未獲低保》、《低保被取消》等鮮明標題為引導,主觀上推動輿情外溢蔓延。此類標題極具誘導性,且起到了先入為主的作用,對輿情發酵産生明顯影響。在輿情發展後期,又有媒體指向農婦楊改蘭丈夫的入贅角色問題,報道側重其家庭情況之復雜,不少網友腦洞大開,設想其家庭情況成為悲劇産生的誘因。兩種具有代表性的媒體輿論未借助官方調查,卻影響了輿情走勢和網民情感態度,媒體輿論導向性值得商榷。

1480568808507.jpg

  六號輿情:羅一笑事件。標簽:消費憐憫。從上午的滿屏感動轉向下午的滿屏質疑,再到晚上的各方表態,羅一笑事件的輿情反轉也就僅花了一天時間。嚴格來説,羅一笑父親算不上是騙捐,也不是借病營銷,他本應該客觀闡述,卻使用了營銷元素,讓自己從輿論獲益轉向被輿論暴力。用力過猛的網絡募捐,用力過猛的網絡感動,再變成用力過猛的網絡憤怒,不明不白的感動變成義憤填膺的聲討。在網絡上,一旦産生用力過猛的警惕,即使面對真實的苦難時也將失去同情。

  七號輿情:和頤酒店女子遇襲。標簽:高端營銷。根據觀察,該輿情在初始2個小時內産生了20多萬次的轉發,信息助推力量遠大于一般網絡事件的自然發酵速度。在“平安北京”發出第一條微博後,評論區被大量辱罵聲音所覆蓋。追溯聲音來源,可以發現最早的轉發均來自一些網站簽約寫手。該類賬號一旦發出聲音,即被大量點讚置頂,這已經大大超出新浪的一般信息導流和基本規則。

  八號輿情:王寶強離婚風波。標簽:自我消費。比起財産,“吃瓜群眾”的不離不棄,才是王寶強在這場危機公關大戰中最需要贏得的東西。公共輿論場的可怕之處在于,真相永遠沒有絕對,公眾眼中的真相,永遠取決于公眾願意相信什麼。爆料、手撕,好戲連臺的背後,是雙方在輿論場上的廝殺角鬥,如何得到有利于自己的結果,才是擺在所有當事人面前一道難題。在該輿情中,因為王寶強“傻根的人設”,以及“馬蓉宋喆”一方低級的輿情反擊手段,成為了王寶強能夠取信于公眾,最終成為相對勝利方的兩個關鍵因素。

82608266_1.jpg

  九號輿情:快播案。標簽:“技術?”。很多網民輕易接受了“快播只是個播放器”的判斷,以此為認知出發點,網絡上為快播抱不平的評論和段子一直哄鬧不停。誠然,技術的工具性,使其天生就擁有在法律上的“中立”。但技術中立也存在法律、道德上的界限。從法律角度來説,快播利用P2P技術播放平臺,按照點擊量把“熱門視頻”的緩存,存儲于自己2000個服務器之中,再通過直接或間接的推薦和搜索向用戶加以展示,這讓快播從中立的播放器變為了實際的傳播者。一旦相關資源涉嫌違法,快播很難規避法律責任。

  十號輿情:上海女孩逃離江西。標簽:戲弄輿論。假新聞的共同的特徵是,炮制者為圖一時之快,最終卻割裂了社會、分化了輿論族群。“上海女孩逃離江西”這則刷爆網絡的假新聞背後,其實是某些人規則意識的缺失。某些人視網絡為不受管束的傳話筒,想怎麼説就怎麼説,而殊不知這樣會造成的嚴重後果。營銷事件背後,都是有計劃有預謀的輿情策劃。媒體對網絡營銷群體和事件套路的不熟悉,以及搶新聞刷流量的動機,造就了這場可笑的輿情事件。

  十一號輿情:高考減招風波。標簽:國民利益。新聞媒體,是該輿情能夠被有效處置的最大功臣。輿情爆發後,新聞媒體及時跟進,積極報道事件相關進展,突出強調官方處理及回應相關內容。起初,試圖通過政策解讀來平息眾怒,如中國網以《江蘇高考減招不減反增其實錄取幾率增大》為題作報道,等等。在緩解效果不甚理想時,媒體加大輿論引導力度,如常州網新聞《江蘇高考今年減招?專家:客觀增加六千人機會》等。該輿情是媒體的統一行動,作為輿論主陣地,媒體的抱團發力對緩解輿論風波,起到了直觀有效的作用,輿情後期平穩過渡。

  十二號輿情:聶樹斌案。標簽:時代悲劇。最高法罕見主動談聶樹斌案,對聶樹斌案輿情的二次傳播推動效果明顯。 6月8日,網民對聶樹斌事件的主動搜索次數逐漸達到高峰,隨後迅速走低並趨于平緩,可見網民對此次聶樹斌事件並未形成持續性關注。在聶樹斌案重審事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官網與官方微博、新華社、人民日報與頭條新聞等媒體,將政府動態及時準確傳遞給公眾,並開展交流互動,做到了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在推動網友熱議方面的影響力較為突出。此次事件應對中,政府、媒體與網民三者互動良好,未見極端次生輿情出現。

242414851.jpg

  十三號輿情:哈爾濱天價魚事件。標簽:反轉肥皂劇。新年後的第一天,“哈爾濱天價魚”事件刷爆網絡,與媒體廣泛追求真相不同,網民則以“看連續劇”的心態圍觀輿情跌宕起伏。在該事件中,“裸搶”、“開水族館的生物男”等網絡名人以辯論形式推動著輿情後續發展,也推動輿情向“探究真實魚價”等問題不斷深入。該事件是對當地政府的輿情應對能力的一次考驗,通過輿情觀察,涉事地的輿情應對能力和借勢營銷能力還有待加強。

  十四號輿情:校園霸淩事件。標簽:官方姿態。在網上,“名校光環”意味著被監督和約束。可惜中關村二小並沒有意識到這點,在輿情回應上官腔十足,例如“針對近期網絡上出現的關于我校以及相關事件的不實言論,將保留通過法律途徑追究相關主體責任的權利”這句話,無異于向網民發起赤裸裸的威脅,觸犯了網絡眾怒。官方聲明通篇只有結論和態度,既沒有對該事件核心事實的説明,也沒有關于學校如何“客觀、公正處理”的論證。在互聯網時代,面臨信任危機,涉事方聲明“讓教育問題回歸校園進行處理”,難以取信于公眾。

  十五號輿情:官員“抹香香”事件。標簽:“黑五類”。長久以來,公務員、警察、城管、醫生和教師,一直被稱為“黑五類”。但凡涉及“黑五類”的輿情,總有大批網絡噴子嘲諷、咒罵、造謠,甚至展開人身攻擊。“官員抹香香”輿情遭遇連續反轉,正是議題設置“黑五類”的緣故導致。因為媒體前期報道內容不全面,報道角度存在爭議,官員“抹香香”輿情在發酵過程中不斷地被反轉。反轉輿情既傷害媒體公信力,更傷害權力的公信力。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網浪潮新聞>>2016年中國互聯網輿情研究報告

微信二維碼,掃一掃關注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11120292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