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百度外賣外包公司涉勞資糾紛 外賣員訴用工不規范

2017年01月05日 11:57:58 來源: 央廣網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吃飯用外賣軟件叫餐,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互聯網+時代,外賣平臺經營得如火如荼,也催熱了外賣送餐員行業。毫不誇張地説,“送餐小哥”和人們的生活聯係日益緊密,隨之而來也衍生出一些問題。近期,多家外賣平臺曝出外賣員用工不規范問題,不久前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就受理了一起百度外賣外包公司的勞資糾紛案,涉及200多名外賣員,薪資近200萬元。糾紛緣何而起?又折射出哪些問題?

  每到年底,清欠工資就成了勞動監察部門的一項重要工作。從往年情況看,建築工地和制造業企業,往往是拖欠工資的重災區。相比之下,互聯網企業作為一種新興業態,給人一副“不差錢”的樣子。然而,在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近日受理的勞資糾紛案件裏,首次遇到一起因互聯網興起的外賣平臺欠薪投訴。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監察一科科長胡錚奇介紹,在上個月,有200多名外賣員投訴百度外賣的一個外包企業-上海雲商物流有限公司拖欠工資,“總共涉及236人,工資將近200多萬。一個半月的工資,主要是公司沒有按照承諾發4200保底工資,所以産生糾紛。”

  記者了解到,百度外賣的送餐服務採用外包形式,即第三方托管。上海雲商物流有限公司負責百度外賣在寧波地區的送餐服務,盡管送餐員送的是客戶在百度外賣平臺上下的單子,但他們並不直接和百度外賣發生關係,而是歸雲商物流有限公司管理。寧波地區區域經理汪成表示:“本來有底薪,因為那時候沒有訂單。10月份跟他們説沒有底薪,沒幹幾天,又通知説有底薪,讓他們留下來。到11月份,馬上發10月份工資了,開會跟我們説沒底薪。騎士們肯定不幹。”

  原來,外賣員就是汪成口中的騎士,在9月份之前,有保底底薪4200元。但從10月份開始,盡管雲商物流口頭上承諾繼續保持底薪,但卻實際沒有發放到位。如果沒有底薪,外賣員一個月能掙多少錢?汪成告訴記者,外賣員每送一單,賺7塊錢,“最少1000多塊錢,沒有底薪人家都走了。”

  網絡搜索外賣員問題,記者發現:工作辛苦、存在安全隱患、勞動權益得不到保障,是外賣員普遍面臨的問題。外賣員張立冬反映説,外賣平臺用工不規范問題尤其突出。以勞動合同為例,盡管他在合同上簽字,但直到他辭職不幹了也沒見到過合同,更別説五險一金,“我們簽勞動合同,應該我們一份他們一份,但是只有它那裏有,我們沒有。而且我們要勞動合同它也不給。它有一聯寫自動放棄五險一金。我們不懂就簽了。工資也不穩定,今天給你一個感覺很滿意的工資,過兩個月就給你降下來。”

  上個月初,在和上海雲商物流有限公司協商無果後,張立冬等200多名外賣員一起投訴到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由于涉案企業注冊地在上海,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通過上海勞動監察部門多次協調,最終在12月23號前,幫大部分外賣員要到了工資。雖然此次欠薪事件只是互聯網企業中的個案,但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負責人卻敏銳地意識到,面對互聯網新興業態的迅猛發展,監管嚴重滯後,“互聯網送餐到底歸哪個行業部門監管不是很明確。從食品安全講應該有部門管,流通領域誰監管,不清楚。”

  食藥監、商務委、市場監管局、郵政局等,看似都對這個新業態負有監管責任,但真正的行業主管部門應該是誰,這個問題連百度物流寧波地區負責人也搞不清楚,“行業主管部門,我也不清楚。我們屬于物流,單郵政局好像也不能管我們。”

  這起勞資糾紛案雖是個案,但卻折射出互聯網外賣平臺在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在寧波市勞動監察支隊負責人看來,如果能明確行政主管部門,對企業進行事前預防和事中監管,事後的勞資糾紛問題,就可能被避免。網絡外賣平臺主管部門究竟是誰?餐飲界資深人士、寧波市食品藥品市民監督員朱海峰認為,外賣平臺責無旁貸,“外賣肯定外面有公司,肯定有監管責任。對于消費者或者商家而言,百度也好美團也好,他只認這個平臺,最終肯定是他們來承擔責任。”

  針對互聯網行業流動性大的特點,再出現類似的勞資糾紛,該如何處理?有無勞動合同,是否會影響最終的處理結果?北京廣衡律師事務所趙三平律師分析:“本質上講,他們之間不管有沒有簽勞動合同,如果出現勞動關係問題,可以去所工作公司的注冊地,勞動部門、監察部門投訴,和普通勞動糾紛處理方式一樣。”(記者曹美麗)

【糾錯】 [責任編輯: 袁晗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41120250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