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探尋養殖業循環發展的“鑰匙”——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發展綜述

2017年01月04日 16:05:30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1月4日電 題:探尋養殖業循環發展的“鑰匙”——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發展綜述

  新華社記者董峻、胡璐

  一邊是畜禽養殖中的糞水大量排放污染環境,一邊是耕地有機質不斷流失、農村缺乏清潔能源。

  這一“多”一“少”,恰恰顯示出畜禽養殖廢棄物利用的巨大空間。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找到一把開啟資源循環利用的“鑰匙”。

  中國是世界第一養殖大國。如今,人們正全力將畜牧業生産中大量“放錯地方的資源”變廢為寶,建設一個青山綠水的新農村。

  同步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

  浙江龍遊是全國生豬養殖大縣,畜牧業總産值佔農業總産值的一半。浙江開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這裏建了一個以豬糞為原料的2兆瓦沼氣發電和有機肥生産項目,在全縣的生豬規模養殖場和養殖園區建了912個集糞房,豬糞全部回收,每年生産的1500萬千瓦時電量並入國家電網,3萬噸沼渣制作固態有機肥1.6萬噸,15萬噸沼液經10%濃縮制作液態肥。

  對規模較小、自有消納地充足的規模豬場,龍遊縣以吉祥農場為樣板,每100平方米豬舍配套消納土地2.5畝,養殖主體在豬場周邊自有農作物的土地上安裝管網,根據農作物需要進行肥水灌溉。目前該模式已推廣到509家規模豬場。

  目前,全國的1億多個畜禽養殖場每年産生畜禽糞污約38億噸。對這些潛在的巨量資源,不久前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提出,以沼氣和生物天然氣為主要處理方向,以就地就近用于農村能源和農用有機肥為主要使用方向,力爭在“十三五”時期,基本解決大規模畜禽養殖場糞污處理和資源化問題。

  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表示,基于我國畜禽養殖小規模、大群體與工廠化養殖並存的特點,堅持能源化利用和肥料化利用相結合,以肥料化利用為基礎,以能源化利用為補充,同步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是解決畜禽養殖污染問題的根本途徑。

  亟待以綠色發展為導向綜合施策

  據記者了解,對畜禽糞污的處理和資源化利用,各地形成了三種模式:

  ——能源化利用。對糞污進行厭氧發酵處理,生産沼氣、生物天然氣或發電上網,並産生沼肥,為農村提供清潔可再生能源,同時生産有機肥。

  ——肥料化利用。主要包括堆漚熟化制作的農家肥、液態發酵的糞肥、工廠化生産的商品有機肥和沼氣工程産生的沼肥(沼渣、沼液)。

  ——工業化處理。通過生物或工程措施對畜禽養殖污水進行深度處理,實現達標排放或清潔循環利用。

  盡管畜禽糞污能源化、肥料化利用已有新進展,但仍存在運行機制、補貼政策等方面的問題。如,沼氣工程主要分布在廣大農村,鋪設沼氣管網投資大,安全風險高,養殖企業不願發展。生物天然氣企業拿不到特許經營資質,難以進入城鎮正常銷售經營。沼氣工程單體發電量小、主體分散、穩定性差。

  農業部的一項調研發現,由于養殖業沒稅收、“富民不富縣”,加上畜禽養殖糞污處理難,一些地方不合理設定養殖限量,對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不鼓勵、不支持,許多沼氣工程閒置。

  一些專家則認為,我國尚未形成以綠色發展為導向的農業補貼政策,生物天然氣、有機肥等産品生産和使用缺乏扶持措施。糞污能源化利用産生的氣、電成本較高,與天然氣、大電網相比缺乏競爭力;有機肥與化肥相比也缺乏競爭力。

  打造資源綜合利用全産業鏈

  農業部畜牧業司司長馬有祥表示,今後將採取財政扶持、信貸支持等政策措施,培育新主體、新業態、新産業,引導社會資本參與有機肥、新能源等産業發展,建立肥料、沼氣相互補充的資源化利用體係。

  為此,農業部將加大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政企合作PPP模式支持力度,鼓勵支持“第三方治理”,調動社會資本的積極性,形成畜禽糞污收集、存儲、運輸、處理和綜合利用全産業鏈。實施以糞污綜合治理為重點的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工程,支持畜禽糞污處理設施建設。

  同時,實施畜牧業綠色發展示范縣創建活動,以畜禽養殖廢棄物減量化産生、無害化處理、資源化利用為重點,“十三五”創建200個示范縣,整縣推進廢棄物綜合利用,實現區域農牧循環和零排放。

  此外,研發推廣安全、高效、環保新型飼料産品。加大混合原料發酵、沼氣提純罐裝、糞肥沼肥施用等技術和設備的開發普及力度,全面提升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的技術水平。

  一些專家提出,應改革完善現有農業補貼政策,強化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耕地土壤有機質提升、清潔能源高效利用等支持政策,把政策目標由數量增長為主轉到數量質量生態並重上來,推動形成畜牧業綠色發展的政策導向。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51120244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