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糧食主産縣緣何吃銷區“回流糧”
2017-11-06 09:46:43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産區新稻入庫”、“銷區輪換糧回流”是當前産區“新賣糧難”的集中體現之一,加快探索糧食生産經營體係改革,理順糧食市場流通秩序成為當務之急

湖南省湘陰縣收割機收割早稻 李尕攝/本刊

  當前南方早秈稻托市收購工作已完成,中晚稻即將陸續收獲上市。但《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南方糧食主産省份江西部分産糧大縣發現一個奇怪現象,産區新糧因價格貴品質低,不受加工企業歡迎,難以進入大米消費市場;但拉到千裏外銷區“走一遭”,來年成為舊糧,價格變便宜以後,再被重新拍回産區當口糧。這些不斷“回流”産區的糧食多是銷區地方儲備輪換稻米。

  業內人士認為,“回流稻”是當前産區“新賣糧難”現象的重要體現,是當下新稻比大米貴、産區稻比銷區稻貴、國內大米比進口大米貴等情況催生的非正常現象。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構建現代農業産業體係、生産體係、經營體係。農業專家指出,各地需加快探索糧食生産經營體係改革探索,理順糧食市場流通秩序,保障國家糧食安全。

  商品糧基地千裏外“買米吃”

  “今年共收購稻谷1800噸,其中1500噸當季早稻運往廣東補庫,另外300噸從浙江拍回的輪換糧用于加工大米。”在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江西余幹縣金瑞糧油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盛永乾説,目前同行大都願到浙江、廣東等地拍三年一輪的輪換糧用于大米加工。

  盡量控制成本,一般是市場經營中需要考慮的情況。但本刊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江西余幹縣作為全國産糧大縣、全國第一批商品糧基地,當地卻出現大米加工企業,每年從千裏之外的銷區浙江省購回糧食加工成大米的現象。這些糧食多是從當地或周邊産區販賣過去的儲備糧,相當于經歷過兩次運輸成本的疊加。

  吃銷區“回流糧”的現象並非只出現在余幹縣,在江西部分糧食主産縣多少都有存在。長期以來,工業經濟更發達的廣東、浙江等地區,一直是江西大米的主要銷區;江西糧食主産縣的大米加工企業在本地收購稻谷,加工成大米運到這些周邊省份銷售,如今這種情況悄然發生了變化。

  江西高安市糧食局副局長熊夠華説,作為全國産糧大縣,高安糧食商品率達到70%以上。但這些糧食當季收上來時,在本地市場消化不旺,多先被販賣到周邊省份用于儲備糧補庫或加工消費,其中一些儲備糧輪換之後又被産區大米加工企業拍下、運回,加工成大米銷售。

  江西金佳谷物股份有限公司是江西糧食加工行業的“領頭羊”,公司負責人何霞光表示,近年來,從廣東等沿海傳統糧食銷區拍來低價糧,運回江西加工大米,已成為難以抗拒的趨勢。去年,他們也買過一萬噸廣東低價出庫的地方儲備輪換糧。

  本刊記者還了解到,不僅銷區儲備糧不斷回流,近兩三年,國外大米通過粵、桂、浙、閩等沿海地區,進入江西糧食主産區的也越來越多。江西一家大米加工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去年市場行情不好,大米價格低。為控制成本,他的1.2萬噸大米中就摻了約30%的低價進口大米。這位大米加工企業負責人表示,産區稻谷拉到銷區,然後其中一些稻谷和國外大米再返回産區加工成大米,與産區本地糧加工成的大米進行競爭,成本上反而更有優勢。

  “回流糧”更受青睞

  江西糧食主産縣用銷區“回流糧”加工大米的背後,存在市場上新稻比大米貴、産區比銷區稻谷貴、國內大米比進口大米貴等産區糧“逆成本”現象。

  部分産區大米加工企業坦言,扣除成本以後稻貴米賤,新稻價格更高,為降低成本,不用或少用新糧,已成為大米加工企業的生存“法則”。江西豐城市一位大米加工企業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當前新上市普通早秈稻因儲備糧需要,市場收購價已經達到國家糧食保護價,為每噸2600元,最終加工成大米後綜合價值卻只有約每噸2512元。

  由于稻、米價格倒挂,企業沒有實力更不願意在市場上與國家政策性收購競爭,因此大量産區新稻被販運到銷區進行儲備;産區企業大米加工用糧,大多選擇年份早的低價出庫輪換糧。

  而沿海銷區經濟相對發達,多“財大氣粗”,有實力補貼地方糧食儲備輪換出庫,造成大量輪換糧低價入市,導致銷區糧價低于産區新糧。江西部分大米加工企業及基層糧食部門負責人反映,銷區儲備稻谷一般由地方財政按托市收購價,每百斤加價30元補貼收購,會吸引大量優質糧源;而其存于企業處享受動態儲備補貼的糧食,拍賣時又能低價出庫,形成了銷區的輪換出庫糧價格比産區還便宜的價格倒挂現象,自然受産區糧食加工企業歡迎。

  江西高安市瑞前米業有限公司財務人員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江西省內上半年拍賣的一批2016年托市晚稻價格為每噸2850元,加上60元運輸成本,38元卸車出庫費,140元電費、人工費和包裝費等,加工成大米後綜合成本達到3088元。而按照76%出米率和每斤2.25元的大米市場價格計算,每噸稻谷加工後得到大米價值2250元,碎米價值360元,皮糠價值170元,谷殼價值110元,綜合價值僅為2890元。

  “從近兩年的情況看,同一年的輪儲稻谷,從浙江拉回來的要比在本地拍賣出的儲備糧還便宜120元左右每噸,銷區糧‘回娘家’就不足為奇了。”盛永乾説。

  甚至為以後去庫存考慮,浙江、廣東等地的儲備糧收購價格比江西高,除了需要吸引糧源以外,更是為提高糧源品質和保存品質,讓輪換時更容易打動加工企業。“廣東、福建那邊的部分儲備糧不願意收江西的雜交稻,喜歡要短粒的常規稻品種。因為這樣的品種品質好,他們收儲進去以後,拿出來好銷售。”余幹縣糧食局國家糧食儲備庫負責人湯華輝等人表示,一係列因素影響下,産區糧食加工企業用銷區補貼出庫的低價稻谷生産,總體成本上更具優勢。

  另外,近年來進口大米價格遠低于國內大米價格已成為常態,但多作為工業用糧。在進口年年增加的情況下,近兩年,進口大米品質不斷改善提升,被國內加工企業越來越多用于口糧加工。

  “以今年的情況為例,雖然目前正規渠道進口大米每斤價格上升約0.3元,但仍比國內同品質大米至少便宜0.2元。而二者口感也已非常接近,部分品種甚至衝擊到了以往在廣東等銷區很受歡迎的江西‘絲苗米’。”江西華糧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吳華兵説,近兩年,一些同行甚至專門做起國外大米分銷業務。

  高安市瑞前米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桂萍等反映,以前,江西市場上可以買到越南大米;現在,泰國大米、緬甸大米、巴基斯坦大米的身影也頻頻出現,銷售的進口大米范圍越來越廣。這從側面反映出國外進口大米的市場接受程度也在提高。

  市場呼喚“好糧”

  “好糧不怕貴,市場缺好糧”。在世界稻作起源地江西萬年縣,當地傳統優質稻米生産企業萬年貢米集團,以本地優質大米生産的中高端大米,在國內外市場上一直走俏。當地新型種糧大戶羅會敏種植的數千畝生態有機稻,從種下去就已經被銷區經銷企業訂購一空,加工出來的價格最高賣到普通大米的50多倍。

  採訪中,江西糧食主産區部分大米加工企業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生産優質優價大米,既能避免稻貴米賤,又能規避國外低價大米衝擊。但長期以來,種糧大戶依賴托市收購政策,愛種“政策糧”;訂單農業履約率低,市場缺乏穩定優質糧源,糧食加工企業調整産品結構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業內人士認為,價格因素是導致“回流糧”現象的重要原因,但並非決定性因素。“産區新稻入庫”、“銷區輪換糧回流”折射出的真正問題在于,部分糧食主産區糧食品質下降,糧食流通體制不暢。

  “只有解決了市場問題,才能解決‘存新糧吃舊米’,避免‘回流糧’返銷産區造成的人力、物力等浪費。”高安市農業局副局長漆文龍説。

  江西部分基層農業部門工作人員建議,國家一方面應逐步調整完善托市政策,使稻谷保護價與市場目標價格接軌,引導糧農多種“市場糧”。江西南昌縣涇口鄉種糧大戶舒斯輝等糧食生産者認為,當前,種糧成本日益上升,利潤回落。糧食生産者應主動改變種“政策糧”的思維,主動對接市場需求,融入以市場為主導的流通體係,生産優質優價的大米。

  另一方面,各地應加快構建優質農産品可追溯體係,培育優質大米品牌,以強化稻谷的市場化消化和流通。同時各級政府要進一步探索在種糧大戶、大米加工企業和銷區市場之間牽線搭橋,發揮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帶動作用,促進糧食生産轉型。

  “每個糧食主産縣至少應該培育一個‘叫得響’的品牌,這樣才能被市場記住。同時,需要制定相關品牌大米的標準,嚴格處罰失信的經營者,才能受到市場的認可。”徐桂萍説。(2017年第45期 記者 萬怡 郭遠明 秦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北京雁棲湖秋日美景
北京雁棲湖秋日美景
江西廬山進入紅楓最佳觀賞期 吸引遊客紛至遝來
江西廬山進入紅楓最佳觀賞期 吸引遊客紛至遝來
松巴藏寨之秋
松巴藏寨之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910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