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駐港部隊特種作戰連:女戰士也要推2噸重車走5公里
2017-06-19 12:04:01 來源: 央視新聞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授予駐香港部隊某旅特種作戰一連“香港駐軍模范特戰連”榮譽稱號。6月16日,《面對面》記者在香港專程探訪了這支神秘的特戰部隊。

  “為了祖國需要的時候 我們能拿得出手”

  在訓練場,我們見到了這支特戰連的連長陳玉飛。

  記者:是不是最難受的,就是往泥坑裏邊蹦?

  陳玉飛:也不是最難受的,還有一個更難受的在那邊。他在呼吸急促的情況下,他要潛水區通過。

  記者:他們已經跳下去了,幹什麼還要按?

  陳玉飛:因為他自己他不想進去,我們需要用外界強制的壓力,把他按下去。

  這支特戰部隊進駐香港已20年,每次軍營開放活動都少不了特戰一連官兵的壓軸好戲。在歷次重大軍事演習中,連隊屢屢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作用,被譽為“出手即震撼”的“香江利刃”。

  記者:你恨不恨他,他把你往裏按?

  龐陽挺:剛開始的話最討厭的就是他,後來慢慢覺得還是很對的,要鍛煉我們整個人意志。

  記者:特種兵是為了什麼?

  龐陽挺:為了祖國需要的時候我們能夠拿得出手。

  在攀登課目訓練中,連隊過去按大綱要求採用繩索保護,官兵沒有安全顧慮,動作利索好看,對外表演也十分出彩。2015年,在連隊戰鬥力標準討論中,有的官兵提出,實戰中萬一條件不允許使用保護繩怎麼辦,一句話讓陳玉飛上了心,他立即開始研究無保護攀登訓練,從有繩變無繩,風險係數陡然增高。

  記者:萬一從12米上掉下來了,人會摔壞嗎?

  陳玉飛:沒問題,這個墊子沒問題,因為我試驗過。

  記者:你所謂的試,就是你很有可能故意要往下摔嗎?

  陳玉飛:我摔,我摔下來如果是安全的,大家可能説連長掉下來了很安全,那我們也會去爬。

  記者:因為有試驗的性質,有一定的可能性,摔下來是有事的。

  陳玉飛:對。那一次我是沒有告訴他們我要掉下來。快到三層了,我就故意掉下來,他們趕緊跑過去,我就很自然站起來。我就想證明這個墊子是安全的。

  記者:在爬到快到12米的時候,你心裏怕不怕?

  陳玉飛:其實晚上我做了很多的思想鬥爭,我説一定要試一下,如果我不試的話,大家就克服不了這個恐懼,這個任務這個課目我們很有可能就完成不了。

  “軍中無男女 只有特種兵”

  與平日我們看到的內地部隊不同,駐港部隊特戰一連編制有一支女子特戰排。2012年成立的女子特戰排,內容安排和訓練強度都與男兵一樣沒有任何差別。

  最初,穿著十幾斤重的防彈衣,女兵們別説做動作,就連行動都十分困難。為了不讓防彈衣成為負擔,她們不僅在戰術、射擊課目中從頭穿到尾,而且主動加碼練體能增力量,甚至走路都在兜裏揣上幾塊磚頭。

  “我們不是女的,我們都是戰士”

  呂雅真是這個女兵排的排長,也是特戰一連唯一的女幹部。

  記者:你跟男兵一起訓練,你覺得公平不公平,你們身體條件完全不一樣的?

  呂雅真:沒什麼不公平的。

  記者:可是你是女的,你跟他們男的不一樣?

  呂雅真:女的也要上戰場,我們不是女的,我們都是戰士。

  呂雅真原本是一名文藝兵,轉型為特種兵的關鍵一步是獵人集訓。在特戰一連的官兵看來,獵人集訓是每名特戰隊員的“成人禮”,訓練要求就是,五天四夜,每天睡眠時間不到4小時,在這中間要完成極限體能、山地攀登、野戰生存、武裝泅渡、按圖行進等10個課目45個內容。

  猛士推車是獵人集訓中難度最大的項目,全副武裝的4個人編成一組,要將2噸多重的猛士車推5公里,每次2人推車,2人坐車,獵人集訓的目的就是不斷挑戰戰士們的極限。

  記者:比如説男兵練的力量型的完全就是力量型的推車這種事兒,女性行不行?

  呂雅真:我們也要練,我們其實在訓練上和男兵是沒有區別的。

  記者:猛士車有多重?

  呂雅真:兩噸。

  記者:推得動嗎?

  呂雅真:推得動,我們還背著20多公斤的背囊呢,全副武裝。

  訓練間隙,呂雅真帶我們到了女兵宿舍。

  記者:還不趕緊脫鞋,這裏邊全是水吧,聽聽這聲,脫都不好脫。

  呂雅真:對,有水而且還有泥,比較澀一點。

  記者:你都覺得家常便飯無所謂了,是吧?

  呂雅真:怕苦就不當特種兵了,這些東西都是家常便飯了已經。

  記者:我摸摸你這衣服,濕的。穿著衣服就開始衝了?

  呂雅真:先把泥衝掉,不然不好洗。

  記者:你當兵以前愛不愛美,肯定也愛美?

  呂雅真:愛美。文藝兵,天天讓我們化粧,出門必須化粧。

  記者:你現在不是也化粧嗎,你看你的臉?

  呂雅真:這個粧更美。

  記者:這是涼水還是熱水?

  呂雅真:涼水。我們腰帶還專門打了一個“女子特戰排”,只有我們有這個腰帶。

  記者:涼水涼不涼,姑娘家家的用涼水衝澡?

  呂雅真:已經在那裏面泡習慣了,沒事,差不多了。

  記者:畢竟是姑娘。你在部隊裏面這種男女意識強烈嗎?

  呂雅真:不是很強烈,軍中無男女只有特種兵。

  軍中不分男女,只有特種兵,這句話背後,是女特戰隊員們超出很多人想像的付出。

  記者:女孩子每月會有生理期,假如恰巧是最繁重最難的訓練趕上生理期了,能不能提出來休息?

  呂雅真:連隊領導對我們有這個方面關心的,但是碰到任務了,哪一個女兵都不願意退出。

  記者: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是你母親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説,身體是一輩子的事,可能你當兵執行任務就是幾年的事。

  呂雅真:舉個例子,去年我們在香港赤柱公共海域舉行海訓,我們要考在海裏面遊三千米。當時我是生理期的第一天,我在想女兵去遊三千米,我一個排長站在岸上看,肯定不是這麼回事,我就下去了。本身我也是有痛經的習慣,上來趕緊吃藥喝紅糖,再進行一些調理。

  特殊的環境特別的忠誠 “我們在,香港才能更和平穩定”

  而由于駐扎在香港,所以,比起內地部隊,這裏的士兵常常需要直面復雜的環境。

  記者:它特殊在哪兒?

  呂雅真:政治環境,一國兩制,我們必須要讓香港市民對我們完完全全放心。我們在搞營區開放的時候,他們看到我們的武器裝備,看到我們展示的技能,香港市民就可以豎起大拇指説解放軍保衛香港,我們很安心。這是讓我們非常自豪的一件事情。

  記者:你的付出是什麼,為了達到這個目標?

  呂雅真:我的付出就是讓自己更強,然後對得起駐港部隊特種兵。

  2011年4月3日,特戰一連營區一墻之隔的後山發生山火,連隊幹部一邊向上級報告,一邊組織官兵攜滅火器材緊急集合,集合後,連隊幹部並未立即下達出發命令,面對有些戰士的不解,連隊幹部告訴大家:“在香港搶險救災,必須嚴格按基本法和駐軍法行事,沒有上級命令,絕不能輕舉妄動!”

  記者:我們可以設身處地想一下,山火就在你眼前,但是你要走程式,沒有這個命令下達出來之前,你就不能去救。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矛盾的心理?

  陳玉飛:是非常著急,但是我相信香港警察,如果香港政府能夠處理得了的,肯定會自己處理,如果説真的處理不了,肯定會請求支援。

  記者:也就是説你們在平時訓練的過程中,很多的技能我具備了,但是很可能一輩子都用不上。

  陳玉飛:是一種很矛盾的關係,但是作為軍人,這就是我們要準備的,軍人我們就是什麼,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

  2011年的那次突發山火,準備充分的特戰一連很快接到緊急出動的命令,之後,官兵們火速趕往現場,與香港消防隊員配合,僅用1個小時就撲滅了山火。進駐香港20年以來,特戰一連每次執行急難險重任務都嚴守基本法和駐軍法,真正做到了“絕不亂出手,出手就管用”。

  陳玉飛:香港的美在于夜景,我們晚上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我會看到香港的夜色是非常美的,燈火通明,人生活看起來非常穩定,每個人臉上都有笑容。我覺得在這種和平穩定的情況下,人們的生活才能夠更加幸福。正因為有我們的存在,香港才能夠更加和平穩定。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依依父子情 兩代“火龍”夢
    依依父子情 兩代“火龍”夢
    南太湖美麗鄉村“雛形初現”
    南太湖美麗鄉村“雛形初現”
    多彩紙鳶飛草原
    多彩紙鳶飛草原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69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