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鉗工盛保柱:“笨法子”試出“智造”新方案
2017-05-06 08:08:00 來源: 光明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要小看笨法子,最笨的辦法,往往是最直接的、可行的辦法。”

  四月的合肥,即便是在機器轟鳴的制造工廠內,新綠的樹木也隨處可見,一派生機,而在廠區的深處更是有一個滿是創造力的工作室,它的領頭人就是盛保柱,一名不斷嘗試、出新的“改良大師”。

  作為一名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鉗工高級技師,在20多年的工作生涯中,盛保柱自己設計圖紙,對多項制造工具進行了改良,是工廠內有名的“創新能手”,但在他看來,每一次的改良,都是一次次“笨法子”嘗試堆砌起來的。然而正是這靠“笨法子”堆砌的辦法,取得不亞于設備上新的效果,直接間接經濟效益以百萬計。

  “在有限的條件下,這是也算我們的‘智造’方式吧。”江汽集團輕型商用車制造公司輕卡一廠廠長孫峰革評價到。

  翻窗上班的工人

  “這些我都幹過,知道在流水線上幹活的辛苦,就是想多改進一些讓大夥輕松些。”談起自己不斷研究工具改良的緣由,盛保柱略害羞地叉了叉手。有著“盛大師”之名的他是個閒不住的人,用他自己的話説,是喜歡沒事給自己找事,看著各種設備就忍不住想去“搞”一下。

  1996年從安徽省汽車工業學校畢業後,他進入了江汽集團車架廠工模具車間工作,從事汽車模具的制造工作,在跟著車間的師父學習了兩年多以後,他終于得到了一個單獨做項目的機會。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98年的時候,當時有一個模具的制造,單獨交給了我一個人。”第一次單獨做模具,盛保柱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的,生怕把活兒在自己手中搞砸了,但同時內心有些激動。

  記者向他的工友了解到,那個模具的制造從技術角度來看難度並不是很高,就是有些繁瑣,對一個入廠兩年的工人來説,按部就班完成工作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就在按部就班中,愛琢磨的盛保柱發現了問題。“模具衝孔一般都是手工做的,這就導致每個孔都不可能是一樣的,有的甚至相差很大。”他想著能不能用機械做來減小誤差,“線切割的方式怎麼樣?”他在心中不停的衡量著,希望能嘗試一下。

  但制造工期不允許他做這樣的嘗試。“當時每天工作8個小時,正常來做足夠了,但是我要‘搞’這樣的嘗試就有點緊張了。”在得到師父的鼓勵後,盛保柱心中有了計較:可以早來嘛。

  那段時間,每天在車間外都能看到一個黑影翻窗而入。“我差不多每天5點多就去吧,工廠大門都還鎖著,幸好墻不高,翻墻進去,再從窗戶翻進車間,我就能早點開工做試驗了。”就這樣,靠著每天抹黑翻墻,兩個月的時間,盛保柱按時完成了項目,同時,一種新的衝孔方式也在模具車間推廣開來。

  “師父只誇我愛動腦子。”回憶起自己的方法被推廣的情景,盛保柱連説帶比劃,開心的像個孩子。

  “不怕累就怕做不好”

  第一次單獨做項目,自己琢磨的改良方式減小了産品誤差,還得到了師父的認可,這讓盛保柱很是高興了一陣子,也給了他鼓舞,從此他對各種模具、夾具等的設計改良“一發不可收拾”。

  “工作累倒不怕,就怕産品做不好。”

  從小就喜歡拆卸電器的盛保柱並不懼怕機械改進方面的挑戰,“小時候沒少拆家裏的電器,手表、插座什麼的,拆了有時候裝不回去,多少次差點挨打。”盛保柱樂呵呵的介紹,每次遇到這樣機械的改裝他都會有一種幸福感。

  2004年,他們工廠出口了駕駛室總拼焊夾具給越南的企業,盛保柱作為調試的技術人員也來到了越南,貨物驗收的時候,客戶提出了要求,在夾具的氣路方面不達標:按鈕過多。要求他們兩天內修改出來。

  這可難壞了盛保柱一行人,只有兩天的時間,要修改設計圖,然後再完成夾具的改裝,相當緊張。“緊張歸緊張,沒辦法,幹吧。”盛保柱坦言,那兩天盡管表面上挺淡定,但實際上很是焦慮,“睡覺都睡不好。”

  “那時候吃個飯都在想怎麼改才又快又好,一有點想法,拿起筆就在手上寫寫畫畫。”他開玩笑説,那時候輕易都不敢洗手的。最終他們按時完成了改裝任務,越南方面滿意的簽收了。

  除了這樣突如其來的挑戰,盛保柱還喜歡給自己加壓,平時看到有什麼比較費力的活計就想琢磨琢磨怎麼才能省事,微貨車門智能包邊專機的設計就是這樣來的,他的徒弟之一臧悅介紹。

  “微貨包邊夾具原來是純手工操作,需要4個人配合,繞著來回的走動,每次幹完都特別累。”臧悅介紹,而且,純手工的操作過程很難統一標準,容易出現品質問題,“主要就是翻邊、包邊過程中存在包邊不到位、邊緣有翹起這些問題,翻修率能有45%,品質影響挺大的。”

  盛保柱很早就把這些看在眼裏,總覺得應該做些什麼。“我以前的改動都是小打小鬧,這次要自己畫圖,心裏還真有些‘打鼓’。”不過這並不妨礙他迎接這項挑戰。

  改了又畫,畫了又改,當盛保柱小心翼翼的將圖紙上的智能包邊專機最終做好的時候,他知道,他可以真正將自己頭腦中的那些想法一一實現了。

  “現在還不能,但我可以去學”

  從第一次畫設計圖自己制造,盛保柱又先後對出口的夾具、1032車架大梁膜、衝焊一體化夾具等進行了改進與制造,“盛大師”之名也由此而來。

  “十年前我按圖紙做別人想出來的東西,現在我自己畫圖,做自己想做的東西。”但是盛保柱還是不滿足,“還不夠,我還要不斷學習。”

  “別看我和工作室現在改良那麼多機械甚至自己設計機械,但是離真正的智能化還遠著呢。”曾經多次出國安裝設備的他清楚的知道現在他們和國外工廠在設備上的差距,以往因為條件有限,他只能在機械本身的上做文章,盡管效果不差,但卻願不能稱為“智造”。

  “國外的設備在控制方面上要強得多,真正的人工智慧操控,省時省人,這也是我們需要學習的地方。”現在的盛保柱最懊惱的就是當初沒能好好學電腦,現在多數搞制作設計的工人都在用電腦做圖紙,而他還只能一點點在紙畫。

  “效率有點低了。”為此,他每天都要跟自己的年輕的徒弟學學怎麼用電腦軟件畫圖紙,“現在很多時候,他們是我的師父啊,不止是電腦技術,還有一些理論知識。”盛保柱指著臧悅告訴記者,他們這些科班出身的年輕人在理論上比他可強多了,現在他經常給臧悅他們一個額外的任務,去從一些培訓班和網上學一些理論知識,然後再來教他。

  “得學啊,不能老是看著別人有的羨慕,咱們以後也能做,早晚真正實現智能化。”當被問及怎麼看待自己的之前的成果,盛保柱感慨道:“我只是做好了自己的工作罷了,‘大師’、‘工匠’之名還差得遠呢,不過我在朝著這個方向去做。”(記者 劉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阿伯茨福德鬱金香節
    阿伯茨福德鬱金香節
    春意闌珊處,立夏款款來
    春意闌珊處,立夏款款來
    山城重慶好風光
    山城重慶好風光
    北方遭遇今年最強沙塵天氣
    北方遭遇今年最強沙塵天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927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