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解密“武林生意圈”:少林寺耗資850萬投資四家公司
2017-05-05 17:04:4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解密“武林生意圈”

  4月27日,“格鬥狂人”徐曉冬在一場比武中用時不到20秒,便KO太極拳師魏雷,隨後公開宣稱“中國傳統武術大多都太假”,激起一場江湖風波。

  接下來的幾天內,武當派、崆峒派的中國傳統武術門派的傳人紛紛發聲,欲與徐曉冬“見個高低”。

  這場風波將中國傳統武術門派拋進公眾視野。在如今的商業圈中,中國傳統武術門派進行了哪些商業布局?

  新京報記者梳理了少林、武當、青城、峨眉、崆峒五大中國傳統武術門派的旗下産業發現,傳統武術門派的商業活動主要集中于開設武校、影視文化傳播企業等,其中,少林寺的商業活動范圍在五大門派中最為廣泛。

  少林

  參股公司包攬從“賣膏藥”到“做表演”

  作為“中原武林第一大門派”,少林寺不止在知名度上高于其他門派,在商業上也擁有包含文化交流、旅遊、演出、教育培訓等在內的龐雜産業鏈。

  新京報記者根據工商資訊,以“少林”為關鍵詞搜索而出的公司多達13968家,其中以“中國嵩山少林寺”為資方投資的公司中,目前仍然存續的公司有四家。

  四家公司中,鄭州市開元寺建設管理有限公司、登封市少林文化産業有限公司、登封少林藥局有限公司為少林寺控股,河南少林無形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為少林寺參股。中國嵩山少林寺對四家公司累計投入了850.7萬元資金,四家公司均未公示經營利潤情況。

  四家公司中,登封市少林文化産業有限公司和登封少林藥局有限公司的公司地址位于少林寺常駐院內,這兩家公司的注冊資金分別為100萬元和5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旅遊産品研發、預包裝食品、保健品銷售等。新京報記者登錄少林藥局官網發現,這家公司的産品包括少林黑膏、少林風濕酒藥方和“開光佛珠手鍊”等,價格從30元到400元不等,並設有名為“禪醫養生”的“官方淘寶店”。

  成立于2015年2月,注冊資本1001萬元的鄭州市開元寺建設管理有限公司是少林寺投資的規模最大的公司,少林寺持股70%,鄭州開元房地産持股30%,經營范圍包括少林及少林寺自有無形資産的管理、武術交流、活動策劃,會議及展覽展示策劃等。

  河南少林無形資産管理有限公司(下簡稱:少林無形)則是少林寺的核心平臺,這家公司的業務范圍包括文化演出、會議展覽、旅遊資源開發以及貨物進出口業務。中國嵩山少林寺持有該公司10%股權,80%的股權由釋永信控制。

  2014年,少林無形副總經理袁明珠在接受公開採訪時説,少林無形主要是做少林品牌商標的管理、少林智慧財産權的維護和文化交流活動。“尤其是商標保護,只有作為企業法人的公司才能注冊商標。迄今為止,我們已經在幾十個國家注冊了200多個分類商標。”

  工商資訊顯示,中國嵩山少林寺目前擁有475條商標,有業內人士表示,品牌輸出是少林寺的一大資金來源,有媒體報道稱,2005年,動畫及網遊《少林傳奇》使用了少林題材,支付給少林無形38萬元智慧財産權出讓費。

  此外,少林無形對外投資了14家公司,各種各樣的“少林門派”公司,帶出了各式各樣的少林寺生意。

  譬如,少林無形控股的河南少林盛世演藝有限公司業務為“從事演藝活動”,根據媒體報道,少林武僧團每年都會在全球進行少林功夫演出,且以中英文方式報幕,收效甚好,有海外媒體曾報道,少林寺武僧團在美國演出一場的收入為1萬美元。

  而少林歡喜地有限公司為少林寺帶來了餐飲生意,登封嵩頂文化體驗營有限公司等為少林寺帶來了戶外活動生意,鄭州嵩山少林寺茶業有限公司則為少林寺運營茶葉生意。

  峨眉

  傳承人名下公司被列入“異常經營”

  從公開資訊來看,峨眉派初入商界,始于已經過世的峨眉武術傳人、峨眉武術研究會前會長汪鍵。旗下擁有大佛武校和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兩大經營實體。

  1993年,汪鍵在樂山市創辦大佛文武學校,經過20多年的經營,如今已是四川最大文武學校,為了解決學生畢業去處,以及更好地推廣峨眉武術,汪鍵于2008年注冊成立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

  據當地媒體報道,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以“功夫峨眉”為品牌,每天晚上在峨眉景區劇場內,由大佛武校學生為主體,為慕名而來的觀眾表演各式峨眉功夫。

  工商資訊顯示,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注冊資本為10萬元人民幣,創立時的法定代表人為汪鍵,初始經營范圍為武術表演、武術交流、文化藝術品交流、工藝品銷售,此後又加入了餐飲項目。目前,該公司擁有“功夫峨眉”商標,另一項“歡樂彝家”商標正在申請注冊中。

  2013年8月,汪鍵因病在廣州去世,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法人代表于2013年12月變更為張傳捷,據媒體報道,張傳捷係汪鍵的妻子。目前,張傳捷持有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25%的股份。

  峨眉武術文化傳播公司未公布過經營情況。工商資訊顯示,2016年7月,公司因未按規定期限公示2015年年度報告,被峨眉山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2年,汪鍵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大武校一年成本是300萬,武術文化公司成本也是這個數。2011年我們這兩塊的利潤之和是200萬。”

  除了汪鍵之外,峨眉武術也曾在其他領域嘗試進行商業活動。2012年,為了提升峨眉武術品牌,樂山市投資10億打造了黃灣武術文化小鎮。這個佔地1100畝的小鎮,被定位于以峨眉武術文化為主的國際旅遊文化小鎮。時任峨眉武術研究會副會長于鐵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峨眉武術研究會投資了3000萬元資金,希望獲得黃灣武術小鎮項目中的武術培訓這一塊。

  武當

  “傳人”身份遭質疑,擔任500億公司監事

  1982年,電影《少林寺》的走紅,讓與少林齊名的武當心生感觸,並在一年後出臺電影《武當》。然而票房的低迷,並沒有讓武當派品牌得到實質性飛躍。武當山特區武術局局長徐耀進曾無奈表示,“武當太不會宣傳和包裝自己。”

  在武林江湖中,素來與少林執牛耳的武當,在現實中,商業開發卻遠落後于對方。

  事實上,相對其他門派如今著力開發商業發展,武當顯得比較低調。除了多次在活動中露面外,較少地參與到商業開發當中。

  2014年9月,中國武當功夫團相繼派員80余人,分赴德國、西班牙、南非、阿聯酋、新西蘭、美國等10個國家和地區,參加2014~2015年沃爾沃環球帆船賽演出活動,向世界展示了武當太極文化。2015年,武當武術代表團再次飛赴日本,為當地愛好者進行武當太極拳的展示、教學等武當文化交流。

  “這些年武當發展晚一些,慢一些,一是因為體制問題,二是因為道教的思想本不喜入世,不喜歡功名利祿這樣的東西。”原武當山紫霄宮住持鐘雲龍曾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是説。

  在武當派旗下,一個極具爭議的身份是遊玄德,資料顯示,遊玄德的身份為南武當道教協會會長,同時,他的身影在商業領域屢屢出現。

  第三方資訊平臺“天眼查”資料顯示,遊玄德名下的關聯公司包括湖北武當玄武投資有限公司、平山縣天臺山玄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河北天臺山旅遊有限公司。

  其中,遊玄德擔任法人的平山縣天臺山玄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注冊資金3萬元,公司經營范圍為“民間文化藝術交流活動的組織、策劃,民俗活動的組織、策劃,武術交流活動策劃,會議接待中介服務。”其中遊玄德認繳資本2.85萬元,出資比例95%。

  在另外幾家關聯公司中,遊玄德分別在河北天臺山旅遊有限公司擔任股東,認繳資本達100萬元,出資比例10%。而其擔任監事職務的湖北武當玄武投資有限公司,據公開資料顯示,公司注冊資本為5000000萬元人民幣,最大股東為英山縣武當道教文化研究會,認繳資本4818500萬元,出資比例96.37%。公司經營范圍為石油、天然氣、煤炭開採技術咨詢;煤炭批發;煤礦機械設備及配件銷售;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水污染治理、大氣污染治理等。

  不過,遊玄德的身份曾遭到“同門”的否認,2013年,遊玄德在新疆參加天山武林大會時,武當山道教協會會長李光富對外公開聲稱,遊玄德“和我們沒關係”,“武當山道教協會是政府承認的,他那都是自己弄的”。

  青城

  傳承人參股兩企業,存續均未滿1年

  公開資料顯示,劉綏濱為青城派傳承人,道號信玄,現為都江堰市青城武術館館長、青城武術文化研究會會長。天眼查顯示,除了武館,劉綏濱還擁有其他公司,關聯公司有海南青城太極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四川信玄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其中,海南青城太極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劉綏濱為公司法人代表,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劉綏濱認繳資本400萬,出資比例為40%。公司經營范圍有制作、發行電視節目、電視劇;演出服務及演藝經紀,制作動畫;軟件開發,攝影、攝像服務等。但新京報記者尚未從公開資訊中檢索到該公司的商業活動。

  在此之前,劉綏濱曾參股四川信玄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該公司營業期限為2013年5月17日至2013年8月16日,僅存續3個月。

  公開資料顯示,除了開設公司之外,劉綏濱參加的活動多以“太極文化”為宣傳點,較為著名的有“極地太極”、“雪山太極”。2012年,劉綏濱與38名太極愛好者在南極大陸天堂灣練太極,打破世界紀錄。2016年9月,劉綏濱與眾人在北極習練太極。今年3月,劉綏濱參加了名為“為愛攀登”的活動,在5024米的四姑娘山“大峰”習練太極。

  崆峒

  平涼國資委實控傳承人名下企業

  徐曉冬挑戰傳統武術的消息引發熱議,自稱為崆峒派弟子、微博名為“秦玉龍”的用戶隨即發出挑戰,並表示“死傷由命”。

  5月2日上午,崆峒派第十二代傳承人陳虎回應媒體稱,秦玉龍確係崆峒派弟子,但其發布的微博內容自己事先並不知曉。

  值得注意的是,崆峒派掌門、掌派人存有爭議,上任掌門燕飛霞妻子“花舞影”稱自己為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燕飛霞弟子白義海稱自己為崆峒派掌門。“花舞影”弟子陳虎稱自己為崆峒派第十二代掌派人。花舞影曾在2010年發表聲明稱,崆峒派從未決定過第十二代掌派人。

  天眼查顯示,陳虎在平涼當地為“平涼崆峒山武術演藝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總經理,注冊資本100萬,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2日,其經營范圍包括,“組織文藝演出,武術交流競賽活動;慶典活動策劃、編排、承辦;武術專業培訓。”

  值得注意的是,該企業的股東為“平涼文化旅遊産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平涼市國資委持有後者75%的股份,也就是説平涼市國資委為陳虎企業的實際控制人。

  另一位自稱崆峒派掌門的白義海,其行動軌跡主要為參加商業活動,收徒授課。據《北京青年報》報道,白義海在1992年開辦武館,在2010年白義海創辦的中華崆峒武道聯盟旗下,有20多所武館,包括其弟子、師叔等同派人士創辦的。除了武館收入之外,白義海所在的崆峒派也會同民辦學校、國外拳館等合作,從中可獲得利潤,以利崆峒派的運轉,白義海計劃創辦養生館,用“秘方”治療疑難雜症,改善皮膚、治療頸椎病等。

  公開資料顯示,白義海先後在東莞、廣州、惠州、佛山、深圳、平涼等地開展武道基地。商業活動方面,江蘇衛視、湖南衛視、中央電視臺都曾邀請白義海參加欄目活動。白義海微博顯示,他目前在阿聯酋迪拜教學授課。

  ■ 相關新聞

  武術“財源”不及跆拳道

  僅從武術角度來看,各大“門派”最傳統的運營方式是開“武館”或“拳館”,以教徒方式維持運營,但目前這種運營模式正受到外來者的威脅。

  “扣除支出,拳館的利潤並不多。”5月3日,徐曉冬名下的必圖拳館一名員工稱,“拳館的支出包括房租、教練費、員工費、水電費等,但收入只有學費一種。”

  事實上,徐曉冬一直在推廣的綜合格鬥與中國傳統武術的一大共同點是,這些武術本身並沒有完善的評級體係,學員在學習格鬥或武術之後也並沒有相應的證書,抑或是憑之變現的標準。

  業內人士介紹,目前綜合格鬥(MMA)一線拳手一場拳賽的收入幾萬到幾十萬不等,曾有頂級選手一場拳賽獲得120萬的收入,不過,該收入需要與經紀人,運作團隊分成,拳手能拿到多少,仍屬未知。賽事主持等參與人員一場能夠拿到2000元左右的報酬。

  上述人士坦言,由于關注程度有限,目前多數拳賽仍處于燒錢階段,賽事舉辦方多數賠錢。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跆拳道、泰拳等往往具有明確的標準。

  “跆拳道除了直接開班收費外,還可以收取考級、賣道服和綬帶的費用,而且從兒童到成年人都可以練習跆拳道,受眾廣。”一位拳館經營者告訴新京報記者,“比如跆拳道考級可能有20元錢成本,但可以收費200元,綬帶所用的帶十幾塊錢可以買到,但教練可以收取100元,這樣算下來,開辦跆拳道訓練的盈利要遠比綜合格鬥來得多。”

  據了解,跆拳道的考級制度受到認可的一大原因是其已經作為一項運動進入了奧運會,考級之後所得到的證書受認可程度較高,紅帶、黑帶等概念也較早深入人心,而傳統武術則在這一點上沒有跟上腳步。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中國武術協會為建立規范的全民武術體係,建立了中國武術段位制,但中國武術流派較多,並非所有“門派”都能適應這一段位制考核方法。(記者 羅亦丹 覃澈 王全浩)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阿伯茨福德鬱金香節
    阿伯茨福德鬱金香節
    春意闌珊處,立夏款款來
    春意闌珊處,立夏款款來
    山城重慶好風光
    山城重慶好風光
    北方遭遇今年最強沙塵天氣
    北方遭遇今年最強沙塵天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76501120925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