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收入者可拿1元年薪避稅 個稅改革該給誰減負?
2017-03-27 07:39:5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民視覺

  個人所得稅改革涉及千家萬戶,關係百姓切身利益,歷來都是熱門話題。今年兩會期間,“個稅如何改革”再度成為代表委員和社會各方熱議的焦點。未來個稅改革的主要方向是什麼?免征額會不會提高?哪些人的個稅負擔會減少?近日,本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採訪。

  工薪所得最高一檔稅率要下調嗎?

  年應納稅所得96萬元以上,才有“資格”按45%最高稅率繳稅。下調這檔稅率,未必能解決富人“一元年薪”問題

  “當前,個人所得稅最突出的問題是,工薪所得實行45%的最高邊際稅率,看起來稅率高,實際上收不到稅。”兩會期間,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提出,應該將個稅最高邊際稅率從45%降至25%,以降低高薪者、中等收入者稅負,營造有利于創新的環境。

  黃奇帆認為,個稅稅率過高,會導致兩方面問題:一是一些企業會把高管的工資放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發放,享受當地較低的個稅稅率;二是部分私營企業主以不拿工資或“一元年薪”來避稅,並把個人開銷算在了企業的費用上。而降低稅率,既有利于聚集人才,也有利于稅基擴張。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觀點立刻引發社會熱議,有讚同的也有反對的。那麼,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按45%繳個稅?到底要不要給高薪者降稅?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介紹,在我國目前分類稅制的個稅制度下,個人所得被劃分成11個收入項目,包括工資、薪金所得,個體工商戶的生産、經營所得,勞務報酬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産租賃所得,財産轉讓所得等。其中,對于工資薪金所得,適用3%到45%的7檔累進稅率;勞務報酬所得,適用20%—40%的稅率;利息、股息、紅利所得,適用20%的比例稅率。

  “把邊際稅率定得高一些,是希望高收入者承擔更多的稅收負擔,為社會多做貢獻。下調邊際稅率,可能會造成課稅功能的扭曲。”白景明説,單就工薪所得來看,年應納稅所得在42萬元以上,適用的稅率是30%;96萬元以上的,才有“資格”按45%的稅率繳稅。這一收入水準,是2015年城鎮職工平均工資的15.5倍!

  “在不同稅收制度下,單純比較某個項目稅率的高低,沒有太大意義。”白景明認為,總的來看,目前工薪所得七檔稅率設計是符合我國實際情況的,下調邊際最高稅率,並不是當前個稅改革的主要方向。

  一些企業高管通過“一元年薪”避稅,這個問題怎麼解?

  “這種避稅現象,主要還是跟違法成本和監管程度有關,與個稅稅率高不高沒有直接關係。”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院長胡怡建表示,在任何稅制條件下,都難以完全防止逃避稅現象發生。即使把稅率下調到25%,年薪百萬的老板仍要繳20多萬元個稅,他還是有避稅的衝動,仍有可能拿“一元年薪”。

  一些高收入者可能薪金只拿一元錢,但其收入更多體現在股權等方面,這部分收入在取得股息、轉讓時依然會被相應徵收個稅。

  “但是,同樣一筆百萬元的收入,如果在工資薪金所得項目下,適用最高45%的稅率;而在股息紅利、財産轉讓項目下,適用稅率只有20%。這可能是一些高收入者放棄高薪,轉為股權收入的一個重要原因。”胡怡建認為,要解決不同收入來源造成的稅負不均,應該推進個稅改革,實行分類與綜合相結合,逐步把一些常規性收入項目合並到一起,按年匯總納稅。

  個稅免征額該不該上調?

  建立“基本扣除+專項扣除”機制,適當增加專項扣除,包括再教育、贍養撫養、首套房貸利息等支出,減輕中低收入群體稅負

  廣州的林某收到稅務部門寄來的“個人所得稅完稅證明”,這份帳單顯示,他去年納稅總額達到26000多元,“沒想到這麼多!”林某抱怨説,自己月收入只有約1.5萬元,還完房貸後,養孩子都很吃力,還要負擔這麼高的個稅,太不合理了。

  在關注高收入者稅負的同時,更多人把目光集中在個稅起徵點上,希望通過提高起徵點降低中低收入者的負擔。

  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提交了《關于調整個人所得稅起徵點至5000元的建議》,提出應根據近年來居民收入和消費支出增長情況,調高個人工資、薪金所得起徵點至5000元,並建立動態調整機制。同時,逐步建立以家庭為單位計算應納稅所得額的計稅方式,最大限度體現稅負公平。

  董明珠認為,近年來隨著物價上漲,3500元的收入在很多城市只能勉強維持溫飽,另外考慮到通脹,消費支出逐年增加,居民的消費能力和意願受到抑制。一方面不利于擴大內需、鼓勵居民消費等調結構政策實施,另一方面不利于居民幸福感的提升。

  對此,財政部部長肖捷表示,在社會普遍關心的提高免征額方面,將根據居民消費水準等因素綜合測算,確定是否提高免征額,該提高就提高。

  “現在距離上次起徵點上調已過去了5年多,經濟社會發生了較大變化,確實存在上調起徵點的需求,但單純調高起徵點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胡怡建表示,對于上調個稅起徵點,近年來社會呼聲一直很高。如何通過合理設置“起徵點”,真正照顧不同生活條件人們的實際情況,從形式上的公平走向實質上的公平,是未來個稅改革要解決的主要問題。

  我國在完善個稅扣除機制方面,近年來進行了一些積極探索。去年,31個城市開始試點商業健康保險扣除政策,對試點地區個人購買符合規定的商業健康保險産品的支出,允許在當年(月)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予以稅前扣除,扣除限額為每年2400元,按月計算為每月200元,未來還將開展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

  “在修訂個人所得稅法的基礎上,應建立‘基本扣除+專項扣除’機制,適當增加專項扣除,包括再教育、贍養撫養、首套房貸利息等支出,減輕中低收入群體稅負。”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會計標準戰略委員會委員張連起説。

  胡怡建認為,對于基本扣除,也就是個稅“免征額”,應當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水準進行及時調整,以適應物價、生活水準等變化;對于專項扣除,關鍵在于合理設置扣除項目和額度,保證不同人群間的稅收負擔基本合理。

  誰將成為納稅主力軍?

  個稅的主體稅種地位有待加強。從國際經驗看,除了最貧窮的人不納稅外,大多數人包括工薪族都要繳稅

  很多人認為,繳納個稅是富人的事,不應該向普通百姓和工薪族徵稅。甚至有媒體驚呼,中産群體淪為個稅納稅主體。這個問題,到底應該怎麼看?

  “在比較成熟的發達經濟體裏,中等收入者都是個稅納稅的主力軍。”白景明介紹,個人所得稅,並不只是發揮收入調節功能,還是一種重要的財政收入來源。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個稅,都是實行普遍納稅制度,除了最貧窮的人不納稅外,大多數人包括工薪族都要繳稅。

  數據顯示,目前發達國家個人所得稅的納稅面,通常在70%以上, 一些發展中國家也在50%以上。而我國個稅工薪族納稅人數,僅佔整個工薪收入人群的8%左右,遠低于普稅制國家。

  “美國個稅收入,佔整個國家稅收的比重超過了50%。其中,中等收入者承擔了55%的個稅,高收入者負擔40%左右的個稅,這也就意味著,中等收入者和高收入者是主要納稅群體。”胡怡建説。

  相比之下,去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96萬億元,其中個人所得稅10089億元,個稅佔財政收入的比重為6.32%。近年來,對于個稅改革,重點一直放在研究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上。但未來個稅的財政定位,似乎還有待進一步明確。比如,個稅要不要成為主體稅種?納稅人群的涵蓋面有多大?在這些問題上有了大致的方向,再來確定哪些人該繳稅、哪些人不繳稅,才能更好地形成社會共識,依法推進個稅改革。

  “目前,個稅已成國內第四大稅種,但離主體稅種的地位仍相距甚遠。未來需要通過改革,建立個人所得稅收入的穩定增長機制,逐步增強其主體稅種的地位。”白景明認為。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相關新聞
  • 3.9億元高收入主播個稅追繳記:大數據精準堵漏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地稅局披露,某直播平臺2016年支付給直播人員收入3.9億元,因未按規定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今年最終補繳了稅款6000多萬元。該事件引發社會各界關注。
    2017-03-14 07:27:09
  • 財政部長:考慮個稅中扣除“二孩”家庭教育支出
    肖捷表示,為了制止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行為,財政部將堅持“開前門”和“堵後門”並舉的做法,進一步健全管理機制。對于如何有效管控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中可能存在的風險,肖捷表示,財政部已陸續出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投資管理辦法和相關配套政策。
    2017-03-08 07:45:04
新聞評論
    數萬民眾在倫敦示威遊行反對英國“脫歐”
    數萬民眾在倫敦示威遊行反對英國“脫歐”
    一周看天下:悼念
    一周看天下:悼念
    內蒙古居民樓爆炸:死亡人數增至5人
    內蒙古居民樓爆炸:死亡人數增至5人
    林鄭月娥在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
    林鄭月娥在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295188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