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扶貧“難易經”

2016年08月29日 15:44:23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昆明8月29日電  題: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扶貧“難易經”

  新華社記者楊靜

  “老陳,你家的房屋建得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可以完工?”雲南省威信縣高田鄉鳳陽村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李登軍一邊發放雞苗,一邊問建檔立卡貧困戶陳金發。

  “房屋主體已經完工了。”陳金發説,此前他已領取20只雞苗,目前主要靠發展養殖業脫貧。“建房有補貼,還有工作隊上門幫扶,脫貧有信心!”

  既要“短平快”,更要“産實長”

  威信縣地處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區,是國家級貧困縣。截至去年底,全縣有32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0529戶38563人。按目標任務,今年有3個鄉鎮、1448戶4695人要脫貧。

  今年2月,高田鄉政府根據鳳陽村疏林地、林中空地較多的實際,提議村民種植龍膽草,經論證後,組織實施了高田鄉生物資源龍膽草中草藥開發項目。目前,該鄉有131戶721人參與該項目,每畝預期收益最高可達7000元。

  “短平快的産業能幫助貧困戶走出貧困,長效産業才能讓大家致富。”李登軍説,發放雞苗只是發展産業的一部分,下一步還將為貧困戶發放良種牛。目前,縣裏購買的商品牛還在集中飼養,等過了牛的適應期將發放給農戶。

  距離高田鄉約40公裏的雙河鄉則在推廣綠化苗木種植,已覆蓋24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還計劃發展1萬畝。貧困戶可用土地或産業扶持資金入股種植基地。雙河鄉黨委書記應永斌説,入股的貧困戶現在收益已近萬元。

  為早日實現脫貧攻堅目標,威信縣已派出331名隊員組成駐村扶貧工作隊,實現全縣65個貧困村(社區)工作隊全覆蓋。在駐村幹部召回制度實施後,已有41名駐村扶貧幹部因扶貧不力等原因被召回。

  “我們脫皮也要讓貧困群眾如期脫貧。”威信縣扶貧辦主任陶思寬説,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役,當地扶貧部門堅持實幫、實幹,現在駐村扶貧工作隊員每月在村時間超過20天,部分隊員每月在村時間超過25天。

  貧困“廣深難”,宜改“等靠要”

  從威信縣城到雙河鄉、高田鄉的道路都已硬化,但村與村之間的道路多為土路。部分村組之間的公路仍處于“晴通雨阻”的狀態,道路交通的效益並未顯現。

  “就全縣而言,我們面臨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扶貧融資難等問題。”陶思寬説,由于當地屬欠發達地區,縣級財政收入低,經濟規模小,大項目融資達不到銀行準入條件,造成縣級融資平臺融資困難。

  記者了解到,威信縣多高山河谷,人均耕地面積少。以鳳陽村為例,該村人均耕地面積只有1.2畝,主要農作物為玉米和土豆。“現在只能養點雞,長期打算還不知道。”鳳陽村建檔立卡貧困戶駱廷強説,他們家耕地不到4畝,主要種植玉米和土豆,沒有其他經濟來源。

  “短期脫貧基本沒有問題,但長期增收方面還有困難。”高田鄉鄉長陶鴻説,鄉裏産業規劃力量比較薄弱,讓群眾發展長遠致富産業還需要下大力氣,而老百姓更看重眼前收益。

  除了産業規劃,群眾的科技水平也制約著增收。記者了解到,雙河鄉農戶科技水平低,養殖飼養科技含量少,不能與市場很好地對接,抵禦風險能力差。部分群眾“等靠要”思想依然嚴重,脫貧意願不強烈,脫貧動力不夠。

  要修“交通路”,更需“技能路”

  因病致貧是當地貧困的一大特點。“希望政府加大扶持力量,增強醫療服務能力。”正在村衛生室拿藥的村民駱廷強説,他身體不太好,沒出過遠門,如能幫助就近就醫就好了。

  受交通條件的影響,當地群眾無論是上學、就醫,還是銷售農副産品都受到很大的制約。目前,威信縣村組公路建設完成的裏程只佔擬建裏程的11.7%。

  李登軍認為,要長遠發展必須解決交通和教育問題,一些片區幾個村民小組沒有一所小學,孩子上學最少要走1個多小時。部分群眾依然認為女孩子讀書無用。

  而要增強貧困群眾致富能力,就要增加貧困群眾的勞動技能培訓。“效果立竿見影。”李登軍説,以裝修工培訓為例,培訓時間只需要一個月,外出務工收入就會明顯增加。

  此外,天池村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楊照偉認為駐村幫扶不能一陣風,在幫助群眾脫貧後,要繼續拓寬當地産業發展的路徑。

  雲南省扶貧辦主任黃雲波説,産業扶貧不是送雞、送牛這麼簡單,而要將貧困群眾組織起來,將他們帶進現代市場體係,提升他們的致富能力。

【糾錯】 [責任編輯: 白羽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73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