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兩會怎麼“走基層”?習近平李克強均提簡政放權

2015年03月15日 09:50:36 來源:北京青年報

  今天,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將閉幕。此前的13日,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閉幕。每年的“兩會”,7位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會參加人大各個代表團審議,看望出席全國政協會議的政協委員並參加聯組討論,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共商國是。會議期間,35個人大代表團有政治局常委到場,參與討論。今年,7位常委都去了哪些團?代表團的選擇有什麼特點?又針對哪些問題發表了見解?

  去哪裏

  常委第一次所去團

  均為自己所在代表團

  十二屆全國人大已召開過三次全會,通過觀察可以發現,7位政治局常委去的第一個代表團必然是自己作為人大代表所在的團。

  今年3月5日,習近平到上海代表團參加審議。張德江去的浙江代表團,俞正聲在湖北代表團,劉雲山去的內蒙古代表團,而王岐山則在北京代表團。李克強和張高麗都是在第二天第一次下團,也就是3月6日,分別去的山東代表團和天津代表團。

  往年也是如此。時間可能略有不同,取決于常委第一次下團的時間,但去的都是自己所在的代表團。

  而習近平作為中央軍委主席,他去的最後一個人大代表團通常是解放軍代表團。

  習近平今年除了上海和解放軍代表團,還去了三個團。他分別在3月6日去了江西代表團,3月8日去了廣西代表團,3月9日去的吉林代表團。

  這三個地區十八大後他都還未曾考察調研過。三個地區有南有北,有沿海有內陸,有東北老工業區,也有革命老區。選擇上兼顧的方面較廣。

  而李克強除了到山東團,今年去的分別是江蘇、河北、四川和黑龍江代表團。

  習近平李克強所到代表團

  覆蓋我國六大區域

  通過梳理前兩年習近平和李克強所去人大代表團情況可以發現,除了“規定動作”,三年來他們各自去的團都不相同。

  2014年,習近平去了上海、廣東、貴州、安徽和解放軍代表團,李克強去的是山東、青海、雲南、山西和江西代表團。

  2013年,習近平除了上海和解放軍代表團,還去了遼寧、江蘇、西藏代表團,李克強除了山東,還去了湖南、貴州、河南和吉林代表團。

  可以看出,習近平、李克強三年來在代表團的選擇上,覆蓋了我國六大區域。華北地區有山西、河北;東北地區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均去過;華東地區包括上海、江蘇、安徽、江西;中南部地區有河南、湖南、廣東、廣西;西南地區他們去過四川、貴州、雲南和西藏;西北地區去過青海。

  目前,習近平和李克強在貴州、江西、江蘇、吉林四個代表團都參與過討論。

  七位常委還參與

  政協聯組會討論

  每年的3月4日,在全國人大會議開幕前,七位常委還會到部分政協聯組會參與討論。

  習近平三年來的這一天依次出現在科協、科技界委員聯組會、少數民族界委員聯組會和民革、臺盟、臺聯界委員聯組會上。而李克強三年來都參加的是經濟、農業界委員聯組會的討論。

  張德江三年來參加的分別是民革、臺盟、臺聯界委員聯組會和兩場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

  俞正聲參加了中共界委員聯組會;教育界委員聯組會;宗教界委員小組會。

  劉雲山參加了工會、共青團、青聯、婦聯界委員聯組會;社會科學、新聞出版界委員聯組會;總工會、福利保障界委員聯組會。

  王岐山三年來都參加的是統一戰線的聯組會。2013年他參加的是農工黨、九三學社界委員聯組會,去年他參加的是民盟、民進界委員聯組會,今年他參加的是民建、無黨派委員聯組會。

  張高麗參加了民建、工商聯界委員聯組會;體育、醫藥衛生界委員聯組會;科協、科技界委員聯組會。

  從三年參加政協聯組會討論的情況看,大部分界別都已有政治局常委參加討論。目前來看,民促、對外友好和特邀界別還未曾有本屆政治局常委參加討論。而科協、科技界委員聯組會已有習近平、張高麗兩位常委參加過,民革、臺盟、臺聯界委員聯組會習近平、張德江都參加過,由于聯組的變動,王岐山、張高麗都曾參加民建和其他界別的聯組會。

  談什麼

  習近平:多次談及反腐 三年至少6次提創新

  “反腐”多次闡述

  今年在人大上海團,習近平談了創新、人才、經濟發展、環境保護和從嚴治黨等問題。有人大代表發言講到環境保護時,習近平表示“藍天不能只靠借東風,事在人為”。講到從嚴治黨時他表示,關鍵是要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全方位扎緊制度籠子,更多用制度治黨、管權、治吏。

  在江西團,他談到少數民族地區脫貧、反腐和政治生態等問題。他説,自然生態要山清水秀,政治生態也要山清水秀。嚴懲腐敗分子是保持政治生態山清水秀的必然要求。黨內如果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政治生態必然會受到污染。因此,必須做到有腐必反、除惡務盡。

  在廣西團,他講了會風轉變、簡政放權、脫貧扶貧等問題。他希望要看真貧、扶真貧、真扶貧,少搞一些盆景,多搞一些惠及廣大貧困人口的實事。

  在吉林團,他談到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少數民族地區發展、現代農業、民生改善、生態建設和政治生態建設等。他強調,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振興發展,不能再唱“工業一柱擎天,結構單一”的“二人轉”,要做好加減乘除:加法——投資、需求、創新,減法——淘汰落後産能,乘法——創新驅動,除法——市場化程度。

  習近平出席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提到反腐,還談到戰略定位軍民融合,第一次部署軍民融合發展戰略。他表示,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

  習近平多次談及反腐敗或相關問題,例如凈化政治生態、會風轉變、從嚴治黨等,可見中央對反腐敗的態度和決心。

  “創新”成為熱詞

  三年中,他每年在人大上海團時都必談創新。2013年3月5日在上海團習近平強調,我國經濟已由較長時期的兩位數增長進入個位數增長階段。在這個階段,要突破自身發展瓶頸、解決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根本出路就在于創新,關鍵要靠科技力量。去年在上海團他説,要堅持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希望上海的同志牢記使命、不負重托、再接再厲,堅持以制度創新為核心,推進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今年他則表示,抓創新就是抓發展,謀創新就是謀未來。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必須破除體制機制障礙,使創新成果更快轉化為現實生産力。

  此外,在2013年科協、科技界委員聯組會上,他也談到創新,今年參加吉林代表團審議和去年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同樣強調了創新的重要性。

  凈化政治生態也是三年來他下團組時出現頻率較高的話題。今年參加江西代表團審議時他強調,抓作風建設要著力凈化政治生態,營造廉潔從政的良好環境。去年他參加廣東團、安徽團的討論時,還有前年參加解放軍代表團討論時也都談到作風建設的重要性。

  環保、扶貧也是習近平關注的重點。2013年在江蘇代表團,去年在貴州代表團,今年在江西和吉林代表團都提到了生態問題。2013年在遼寧代表團,去年在貴州代表團和今年的廣西代表團的討論中,他都強調了扶貧工作的重要性。

  李克強:多次談及經濟 簡政放權成為關鍵詞

  要擴大需求頂住經濟下行壓力

  在政協經濟、農業界委員聯組會上,李克強説,今年形勢依然嚴峻,要擴大有效需求,頂住經濟下行壓力,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在山東團參與討論時,他談了經濟發展、土地流轉、大數據、雲計算等問題。談到經濟時他説,實現較長時期中高速增長,必須推動經濟提質增效、邁向中高端水平。要著力打造“雙引擎”,這是中國經濟爬坡過坎、升級發展的戰略抉擇。

  在江蘇代表團,他談到簡政放權、創新發展和長江經濟帶等問題。李克強説,頂住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保持平穩增長,不能靠短期強刺激,關鍵要靠改革開放。要繼續加大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力度,給市場和企業更多自主權,讓千千萬萬人去想、去幹、去闖。

  在河北代表團,李克強圍繞産業結構調整和京津冀地區發展作了發言。他表示,要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打造新亮點。科學規劃,促進功能合理布局,有序承接京津産業轉移,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逐步修復宜居宜業、可持續的生態環境。

  在四川代表團,他表示,中國經濟最大的回旋余地在中西部,特別是西部。要發揚四川的抗震精神,頂住經濟下行壓力。

  在最後去的黑龍江代表團,聽説黑龍江養老金出現缺口後,李克強表示,不能忘記那些為共和國建設付出努力、做出過貢獻的老工人。對于老工業基地調結構,李克強強調,還是要在改革開放中實現轉型。

  在政協聯組會、山東、江蘇和四川代表團,李克強都強調頂住經濟下行。特別是經濟大省江蘇和中部大省四川,特別強調了這一點,對布局明年整體經濟走勢用心良苦。

  簡政放權和扶貧提及率最高

  作為國家總理,在到團組參與討論中,簡政放權和扶貧是李克強提及最多的關鍵詞。

  今年在政協經濟、農業界聯組會上,他表示,要持續推進改革,抓住簡政放權和財稅金融、國企國資等改革重點,激發市場活力,調動民營企業積極性,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培育發展新動能。在人大江蘇代表團,李克強説,要繼續加大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力度,給市場和企業更多自主權,讓千千萬萬人去想、去幹、去闖。去年在山東代表團時他説,政府要把不該管的放給市場,讓企業充分行使經營自主權,營造公平競爭環境,讓企業放膽、科研人員放心,沒有後顧之憂地投身創新創業,把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充分激發出來,轉化為發展的巨大推力。

  扶貧也是李克強特別關注的一個問題,特別是在去年的兩會期間,在人大青海代表團參加討論時,有代表建議加大對西部扶貧支持力度,他轉頭對旁聽審議的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説:“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再減貧1000萬人,如果得到代表們通過,那就是我們立下的軍令狀!”

  多位常委:提到“從嚴治黨”

  今年“兩會”期間,多位政治局常委在團組時提到“從嚴治黨”。習近平在上海團時表示,全面從嚴治黨,是我們黨在新形勢下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的根本保證。關鍵是要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

  俞正聲則是在湖北團發言時表示,要堅持全面從嚴治黨,對每一名黨員幹部嚴格要求、嚴格管理、嚴格監督。

  劉雲山在安徽團和貴州團發言時都提到了從嚴治黨。他在安徽團説,全面從嚴治黨是推進“四個全面”的根本保證。在貴州團他稱,全面從嚴治黨,重點在從嚴管好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嚴到底、嚴到位、嚴到要害處。

  王岐山在北京團時説,全面從嚴治黨是各項工作順利推進的根本保證。依規治黨首先要把黨規黨紀的籬笆扎緊,把領導幹部的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紀律是管黨治黨的尺子,紀律建設是治本之策。而在海南團,他表示從嚴治黨不能無原則地一團和氣,要耳朵伸長,眼睛瞪大。本版文/見習記者 周宇

   1 2 下一頁  

[責任編輯: 楊舟]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27582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