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談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歷史不容忘記

2015年03月14日 19:35:23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14日電(記者白旭 王海鷹 李鯤 許祖華)今年9月天津南開大學新校區投入使用時,學生們將可以見到完整的思源堂。這座西洋風格的建築曾是抗戰期間日軍轟炸南開大學後唯一留下的建築,當時已經殘破不堪,只剩下一半。

    全國人大代表、南開大學校長龔克希望通過復建思源堂讓學生們了解學校的歷史,“讓他們明白和平的來之不易。”他説。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從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到1945年日本簽署投降書,中國用3500萬軍民的死傷換來了百年抗擊外來入侵的第一次徹底勝利。

    “可以説,抗戰是中華民族由衰到興的轉折點,這場戰爭對中華民族是一場轉變命運的戰爭。”龔克説。

    在那個戰亂的年代,日軍曾公開宣稱要轟炸南開大學,並于1937年7月28日到29日實施了長時間轟炸。南開和清華、北大一起輾轉到了雲南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

    西南聯大紀念碑現在仍然矗立著,正面由馮友蘭撰文、聞一多篆額、羅庸書丹,碑後刻錄了834位聯大參軍同學的名字。

    龔克表示,作為教育工作者,他認為有必要讓中國的年輕人全面真實地了解那段歷史,讓那場戰爭永遠警醒世人。“同樣,我們讓日本正視歷史,也是為了走向未來,為的是中日永不再戰,而不是世世代代仇恨下去。”

    天津大學校長李家俊也常給學生講起那段歷史。“我希望能夠讓他們明白,我們個人的命運是和國家的命運、民族的命運緊密聯係在一起的。”他説。

    70多年前,天津大學的前身、北洋工學院西遷到西安,與其他幾所高校共同組成西北聯合大學。由于教室很少,沒有地方教學,學生們分批白天晚上交替上課。

    “講這些歷史對于學生的愛國主義教育非常重要。”李家俊説,“我們培養的學生一定要愛自己的國家,一個不愛自己國家和民族的人,不可能是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作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中國今年將根據慣例並參照各國作法,隆重舉行紀念活動,包括紀念大會、閱兵式、招待會和文藝晚會等,並將邀請二戰主要參戰國、亞洲國家和其他地區國家領導人、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負責人、為中國抗戰勝利作出貢獻的國際友人或其遺屬出席。

    全國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委員、山東省委主委孫繼業説,他也曾提出過舉行國際性紀念活動的建議。

    “中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發揮了重要歷史作用。作為東方主戰場,中國在反法西斯戰爭中是參戰最早、時間最長、牽制日軍人數最多的國家,不僅消滅了大量日軍有生力量,還兩次派遠徵軍赴東南亞戰場作戰,有效配合了美軍太平洋戰場的反攻,牽制了日本關東軍進攻蘇聯的企圖。”他説。

    他表示,歷史不容忘記,更不容篡改。“有些國家想美化侵略史,作為曾經遭受侵害的國家,我們從感情上不能接受。”

    同時,針對國內“抗戰神劇”的現象,他也呼吁,尊重歷史,嚴肅對待抗戰題材。“建議支持和鼓勵專家、藝術家和出版媒體今年多出一些反映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的歷史研究、文學藝術、影視精品,弘揚抗戰文化的正能量。”

    孫繼業從20多年前就開始對抗日戰爭歷史史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他曾歷時十年完成了記錄國民黨官兵抗戰的著作《正面戰場大會戰》。去年6月,他在臺灣同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見面時把這本書贈送給對方。

    他認為,有必要加強兩岸之間的抗戰研究與交流。他的新書《共赴國難》將于抗戰勝利70周年前夕在兩岸公開發行。

    和孫繼業觀點相似的還有西安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韓寶生。在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今年提交的建議中,他提出由于很多參戰的老兵已經到了耄耋之年,要抓緊時間搶救整理老兵的文史檔案,並出臺法規維護抗戰正面戰場為國參戰官兵的榮譽和權益。

    韓寶生講了這樣一個故事。陜西老兵胥繼武和哥哥胥繼昌當年雙雙棄筆從戎,哥哥當了解放軍,而弟弟加入了國民黨部隊,還參加過中條山戰役。“那一仗打得很慘,胥繼武他們最終彈盡糧絕,不少人投河殉國,河裏填滿了戰士的遺體。”

    胥繼武最終死裏逃生。新中國成立後他雖然有了工作,但是家境一般。不過老人最在意的並不是這些。“在紀念抗戰勝利六十周年的時候,他借來哥哥的抗戰榮譽紀念章,自己戴上照了張相。”韓寶生講到這裏有些激動。

    “其實很多老兵都是這樣,他們需要的不是經濟上的補償,而是認可,讓他們在有生之年得到慰藉。”他説。

    韓寶生告訴記者,就在他提出這個建議幾天後,他已經接到了電話反饋,這讓他很欣慰。“這些為了今天的和平拋頭顱灑熱血的人,我們不能忘記他們。”他説。

[責任編輯: 白羽]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64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