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債券“開閘” 會越借越多嗎?

2015年03月13日 16:38:51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13日新媒體專電(記者葉前 馮雷)繼政府工作報告和預算草案報告首提“地方財政赤字”之後,近日,財政部披露,經國務院批準,財政部下達了1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存量債務額度。

    地方政府債券的“開閘”,是否意味著地方可以自由舉債?借債應該用在何處?償債高峰到來,是否有債務風險?地方如何強化監督?

    “開閘”不等于借債可以“任性”

    去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由中央代地方發債4000億元,今年,相關表述有了些許變化:地方財政赤字5000億元。這意味著允許地方政府舉債列赤字的“開閘”。

    長期關注預算的全國人大代表陳舒説,開閘意味著地方可以自行發債,但這種自由是有限制的。

    根據新預算法規定,經國務院批準的省、自治區、直轄市預算中必需的建設投資的部分資金,可以在國務院確定的限額內,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債券以舉借債務的方式籌措。除此之外不得以任何方式舉債。預算草案報告還明確,對地方政府舉債實行限額管理,地方政府舉債不得突破批準的限額。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辜勝阻説,這意味著以往融資成本過高的信托、BT等地方舉債模式都會受到限制,甚至完全退出。雖然“陽光舉債”只邁出了一小步,但對防范債務風險、化解長期以來預算法禁止地方政府發債與地方政府負債融資需求的現實矛盾,構建以政府債券為主體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都創造了有利條件。

    借錢要“用好”“用得明確”

    代表委員和公眾更為關心的是,舉債數以萬億元計,這麼大的資金會用在哪兒?

    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市長陳建華介紹説,地方政府債務主要是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如投資較大的軌道交通建設,還有市政建設,也有部分用于民生工程。

    然而,一些地方一邊債臺高築,一邊大興奢華浪費建設。為此,在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收官之際,全國叫停了663個“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存在弄虛作假的436起問題中,共有418名個人被查處。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認為,把地方舉債的錢用好,用得明確,不僅有助于反腐,赤字達到一定規模還能拉動經濟增長。但地方債務絕不能用于行政經費、蓋樓場館所、給公務員加工資等,而應重點用于城市基礎設施建設。

    償債高峰來臨 潛在風險不容忽視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就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存量債務有關問題答記者問時説,地方政府存量債務是新預算法實施之前形成的,以一定規模的政府債券置換部分債務,是規范預算管理的有效途徑,有利于保障在建項目融資和資金鏈不斷裂,處理好化解債務與穩增長的關係,還有利于優化債務結構,降低利息負擔,緩解部分地方支出壓力,也為地方騰出一部分資金用于加大其他支出創造條件。

    對于地方而言,一方面財政收入和土地出讓金增速銳減,另一方面又逢地方債務迎來償債高峰,是否有能力償還到期的債務?如何防范地方債務風險上升?

    陳建華披露説,2013年下半年以來,廣州市化解存量債務800億元,存量債務削減超過26%。去年廣州財政用于償還債務本息的資金為200億元。主要是靠“堅持科學理財,增收節支還債建設並重,有效化解係統性債務風險”。對未來的償債風險,陳建華説“未來幾年償債量較大,潛在風險不容忽視”。

    借用還需報告 人大監督“債袋子”常態化

    預算草案報告明確,要將地方政府債務分類納入一般公共預算和政府性基金預算管理,並建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評估和預警機制,對債務高風險地區進行預警。

    一些地方開始了人大對“債袋子”監督的探索。2012年開始,廣州市政府便向市人大常委會報告政府性債務情況,且由人大財經委向常委會提交一份建議。2013年更進一步,在年初的一次人大常委會上,由財政部門代表市政府向常委會報告當年的債務舉借計劃和償還計劃,並在一季度專題報告一次政府性債務的舉借和償還計劃,這兩個報告都需要經人大常委會審議表決通過。

    陳舒説,長期以來,地方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對政府性債務缺乏常態化、有效的監督,有的地方甚至完全缺位。審查和監督財政預決算,是人大發揮監督權的體現。建議各級政府將政府性債務納入政府財政預算,舉債和償債都能納入人大監督。監督是為了防范風險,也是一種很好的公開方式,讓代表和社會公眾都能對自己的“家底”有個清晰的認知,也便于對政府行為作出適當的監督。

[責任編輯: 劉陽]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8691114634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