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內外把脈黑土地“貧血症”:加快耕地保護立法 完善利益補償機制

2015年03月13日 16:30:22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13日電(記者宗巍、管建濤、郭翔)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吉林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要加快推進現代農業建設。一些來自吉林、黑龍江的代表委員認為,目前搞好現代農業建設的一個緊要問題就是加大黑土地保護,扭轉黑土地質量、數量雙降勢頭。

    化肥多用了近一倍

    我國糧食生産自2004年來實現“十一連增”,其中東北四省區糧食總産接近全國四分之一,糧食外調量佔全國的60%以上,成為我國糧食的“蓄水池”和“穩壓器”。

    然而,近年來支撐糧食連年豐收的黑土地卻呈現出面積萎縮、質量下降趨勢,“地力”不斷下降。

    “目前,黑土地保護形勢不容樂觀。”全國政協委員、吉林省環資委副主任車黎明説。根據吉林省中部部分縣、市調查推算,中部黑土區水土流失面積已達到84萬公頃左右,長春市黑土有機質含量與墾前相比大幅降低。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農委原黨組書記任克軍表示,形成1厘米黑土層需要幾百年的時間,但現在的退化速度非常快,讓人觸目驚心。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省長陸昊表示,當前建設高標準生態農田是一個係統工程,需要解決當前的黑土保護、水土流失、退耕還林還草等問題。這是今年全省的重要任務,也是提高國家糧食安全保障能力的關鍵。

    在“天下第一糧倉”吉林榆樹市,在1958年、1981年和2007年國家開展的三次大規模土壤普查中,以1981年為中間點,前23年每千克土壤有機質含量年均減少0.026克;後26年年均減少0.137克。

    吉林省農安縣創業村農民姜成輝説,現在種6畝苞米,底肥就得600斤,追肥還得500多斤,糧食全靠化肥“催”。現在的化肥使用量比二三十年前增加了近一倍,黑土層越來越薄,營養越來越少,就像得了“貧血症”。

    種地為何不願養地?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開展黑土地保護試點。記者在調研發現,目前以秸稈還田補貼、有機肥補貼等為主的黑土地土壤有機質提升工程政策補貼“量小力薄”,難以調動農民和相關企業積極性。

    榆樹市委書記馮善國介紹,根據國家和吉林省實施的土壤有機質提升計劃,2013年該市獲得土壤有機質提升補助資金150萬元,項目耕地每畝補貼10元,農戶施用農家肥按2-3立方米計,僅運輸成本就要80-120元,“這樣很難調動農民種地養地積極性”。

    記者前不久採訪了吉林省一家生産新型大豆根瘤菌劑的企業,産品不僅可以減少化肥農藥對于糧食的危害,規避土壤板結,而且還可以實現大豆增收。

    公司負責人李經理表示,2013年這項技術還有農機推廣補貼,2014年就中斷了,加上一些農民認識有限,這種大豆根瘤菌劑發展受到很大影響,影響企業發展積極性。

    全國人大代表、民革吉林省委專職副主委郭乃碩認為,當前黑土地保護遇到多重問題,一個就是國家補貼力度過小,難以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另一個就是在“種地要養地”上法律法規存在空白,對掠奪性使用黑土地缺乏制約。

    全國人大代表、齊齊哈爾農委副調研員譚志娟表示,18億畝耕地“紅線”有國家強有力政策支撐,各級政府對耕地數量保護非常重視,但對耕地質量退化惡化關心程度不夠。耕地數量減少是硬傷,而質量退化則是內傷,如果缺少有效的政策約束,後果會更加嚴重,治療難度也會增加。

    上下聯動治療黑土地“貧血症”

    近年來,吉林、黑龍江兩省通過保護耕地紅線、佔補平衡、保護性耕作、防治水土流失和污染等措施,加大黑土地保護力度,取得一定成效。一些代表委員認為,當前應從加快立法、完善補償機制等方面入手,繼續推動黑土地保護,保障我國糧食安全。

    “當前,我國黑土地保護面臨責任機制有待完善、缺乏科學規劃和長效機制、法制建設滯後等問題。”車黎明説。盡快開展黑土地保護立法和規劃工作,切實提高重視程度,建立黑土地生態保護利益補償機制。

    全國政協常委、東北林業大學副校長趙雨森認為,應科學制定黑土地保護治理總體規劃,並將黑土地保護的重要政策措施法定化、制度化,同時建立經常性的執法檢查制度。

    “還應在國土資源部門設立專門的黑土地保護機構”,趙雨森説,這樣能夠統一行使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黑土地資源保護監督管理職責。

    任克軍代表建議,國家應構建黑土地生態保護的利益補償機制,設立黑土地耕地補償資金和土壤保護專項基金,加大對黑土地耕地的保護性投入,以鼓勵用地養地的機制對從事黑土地保護修復單位和個人進行扶持激勵。

[責任編輯: 楊婷]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9970111463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