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會堂裏的“夢想拼圖” 

2015年03月13日 11:28:11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13日電 段秀英年少時的夢想是語文老師“硬塞”給她的。

    這名49歲的獨龍族女教師還是初中生時,老師為了幫助他們應付考試,寫了幾篇作文讓學生背,其中一篇是《我的夢想》。作者寫道:“我想要做一名教師。”結果她還真把這個“夢想”實現了。

    如今她坐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裏,已是一名人大代表。她帶來的改善基層教育的建議,承載著家鄉人的夢想。

    段秀英的夢想

    段秀英來自雲南省怒江州丙中洛鎮,一個風景美麗卻又偏遠的地方。她直到上初三只去過一次縣城,走了一天半。

    由于道路條件差,學生們只能住校,課余還要去砍柴、拾糞。閉塞的地方,教學水平也不高。段秀英初三轉學到縣城中學時,發現同學英語已經學到第四冊,自己卻連26個字母還認不全。

    1989年,她在縣城的怒江州師范學校任教。“那些農村孩子不會講漢語,也沒有書看,寫的作文老師光改病句一晚上也只能改十本。”她説。

    春節,大雪封住山路,獨龍族學生回不了家。老師就買來炊具給他們做飯。晚上,學生們就借住到縣城親戚家,最多時一家要接待十七八個孩子。

    時任全國人大代表的貢山縣老縣長高德榮在兩會上反映了這個情況。政府聽取並接受了他的建議。隨後,當地修建了一條隧道,從縣城到獨龍江開車三四個小時就到了。而之前,人們回獨龍江要步行三四天,夜宿山洞中。

    那是段秀英第一次看到人大代表有這樣的權力。

    2013年,段秀英成為全國人大代表,也是新中國第一名獨龍族女代表。

    這個角色,讓段秀英看待問題的方式不同了,但她最關注的依然是教育問題。

    2014年,她提出能否讓人口較少民族享受優勢資源,在昆明較好的學校辦一個怒江班。11月,她得到了教育部的回復,説“這個建議好”,要跟省裏溝通協調解決。她今年帶來的是提高基層教師待遇的建議。

    把夢想帶進人民大會堂

    2012年底,在人民大會堂對面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了“中國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

    然而,“夢想”一度對楊豐岐而言是不可企及的。這名53歲的農民出生在陜西省安塞縣侯溝門村。作為家裏唯一的男孩,他拼命勞作,可家裏的飯還是不夠吃。

    “那時候沒啥夢想,只知道能吃上飯就行。”他説。

    後來,楊豐岐成為村黨支部書記,帶領村民種植大棚蔬菜改善了生活。但他發現,不少老人喪失了勞動能力,子女又不在身邊,需要救濟。

    白鳳起老人已不能勞作,兒子又在幹活時摔斷了腿,他求楊豐岐幫忙想辦法。這最終促成身為人大代表的他提出建議,希望農村也能覆蓋養老保險。

    這個建議得到了重視。2011年,養老保險在延安的一個縣試點,次年全面鋪開。如今,村民享受的養老保險逐年上調,70歲以上老人還有高齡補貼。

    “白鳳起很高興,見我就説人大代表真是能辦實事啊。”楊豐岐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作為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自1954年誕生至今,催生了新中國四部憲法以及多個憲法修正案。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還決定了建設三峽工程、廢止勞教制度和實施“單獨二孩”等重大事項,也解決了不少百姓面臨的實際問題。

    來自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的傈僳族代表余秀芝連續兩年帶來修公路的建議,今年公路開始修了。“這證明我帶的材料起作用了。有路,傈僳族就能發展起來了。”

    怒族代表、鄉村醫生鄧前堆提過提高鄉村醫生待遇的建議,在分組討論中也談到溜索改橋的想法。“我當了28年鄉村醫生。溜索比較危險,有時晚上出診,我媳婦很擔心,就要跟我一起去。”

    現在,當地鄉村醫生的待遇從300多元提高到了600元。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人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補助標準由35元提高到40元,增量全部用于支付村醫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也提出“全面完成西部邊遠山區溜索改橋任務”。

    一年來,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主席團交付有關專門委員會審議的468件代表議案全部審議完畢。其中160件議案涉及的69個立法項目已列入立法規劃或年度立法計劃。代表提出的8576件建議、批評和意見,現已全部辦理完畢並由承辦單位答復代表,建議所提問題得到解決或計劃逐步解決的佔建議總數近八成。

    去年,國務院各部門辦理了7437件建議和4672件提案,分別佔總數的86.7%和92.5%。

    尋求最大公約數

    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確認的2987名有效當選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少數民族代表409名,佔13.69%,全國55個少數民族都有本民族代表。來自一線的工人、農民代表401名,佔13.42%,其中農民工代表數量大幅增加;專業技術人員代表610名,佔20.42%;黨政領導幹部代表1042名,佔34.88%。婦女代表699名,佔23.4%。

    這樣的構成決定了代表的身份和“夢想”是多種多樣的。他們和他們所代表的人的夢想,如同一套拼圖組件,雖然各異,組合起來正是一幅“中國夢”。

    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趙季平夢想中國傳統文化能發揚光大,走出國門。他建議,學習傳統文化應從孩子抓起,以防止文化出現斷層。

    向惠玲代表長期參與自閉症幹預治療志願者活動,她希望對罕見病進行定義、歸類和明確界定,將罕見病的專項法律法規列入立法規劃。

    騰訊公司董事局主席馬化騰的願望是加快移動互聯網在民生領域的普及和應用,把人和公共服務鏈接起來。

    郭金才牧師希望國家經濟能發展得更好,這樣教堂的開支會得到更多支持。

    東航集團黨組書記馬須倫的夢想是借鑒發達國家低空空域管理辦法,開放更多的空域民用。

    山東省濟寧市市長梅永紅希望做到“讓百姓有更多體面和尊嚴”。

    軍事科學院研究員陳舟的願望是建設強大的軍隊,維護和平。

    北京行政學院政治學教研部主任袁達毅説:“人民代表大會肩負著立法、選舉、任免、決定、監督等重要職責,也是利益表達訴求的機關。代表們代表了他們的選舉者和單位,帶來各方面的聲音,這就是中國式民主。”

    他認為,人民的意願、意見和要求有利于國家在宏觀上制定決策和政策,從全局出發,通盤考慮,“我們的國家決策就是尋求最大公約數。”

    而中國夢是民族復興、民族發展和強大的夢,是一代又一代人夢想的集合,實現也要靠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和推動。

    “人民代表大會就是要發揮這樣的作用,推動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他説,“只要發展了,就是在向中國夢不斷靠近。”

    如今,段秀英的夢想很現實:“我們那裏還沒有大專院校,希望能夠建立一所。”她還希望自己能繼續擔任人大代表,幫助更多人圓夢。”(採寫:白旭、王研、王海鷹、許祖華、李鯤、朱青)

[責任編輯: 王爽]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63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