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授權發布:央行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

2015年03月12日 20:57:42 來源:新華社

(兩會授權發布)貨幣政策·人民幣匯率·利率市場化——央行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

    新華社北京3月12日電  經濟新常態下如何理解穩健貨幣政策的含義?人民幣匯率波幅增大原因何在?利率市場化今年會有什麼新動作?……12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易綱、副行長潘功勝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熱點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貨幣政策未超“穩健”范疇

    周小川説,盡管去年以來央行使用了各種貨幣工具進行調節,但加在一起的廣義貨幣供應量(M2)增長仍是適度的,未超出穩健或中性的范疇。

    他介紹,關于貨幣政策的描述只有五個大范疇:寬松、適度寬松、穩健、適度從緊和從緊。這五個范疇覆蓋面都比較大,每一個范疇裏向左向右都可以有靈活性調整,但是從一個提法換到另一個提法,臺階比較大。

    “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是一種常態,不是一種特殊的、有問題的狀態,貨幣政策不一定需要一個新提法。”周小川説,雖然從近期看,人民銀行用了不少過去大家不太熟悉的貨幣政策工具,但相對于國民經濟的體量,每一項工具所使用的量並不一定很大。

    在回應市場關于通縮的擔憂時,易綱説,在密切關注價格走勢的同時,會以穩健的貨幣政策來調控好流動性。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恰恰是應對目前經濟形勢的一個合適組合,也是政策的應有之義。

    人民幣匯率波幅增大是正常現象

    關于人民幣匯率最近波幅不斷增大的問題,周小川説,在中國經濟開放程度越來越高的背景下,這是正常現象。人民幣匯率波動不僅取決于國內經濟基本面,還取決于國際上包括國際金融市場上人民幣的供求關係,與整個國際局勢有沒有重大事件也有關係。

    “去年以來,國際上很不平靜,有很多因素導致匯率波動。如果在一個階段來看波動率,人民幣與世界上很多貨幣比較起來是相對穩定的,波動算比較小的。”周小川説,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元開始走強。貿易商、投資者、金融市場的參與者,基本上能夠正常應對這樣一種波動。

    此外,今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對特別提款權(SDR)進行五年一次的評審。針對人民幣今年是否能加入SDR,易綱表示,這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過程。中國什麼時候加入、加不加入,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進程都會繼續向前推進。

    易綱説,IMF評審SDR時有兩個標準:一是看貨幣背後的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的量,二是貨幣要能夠自由使用。目前,中國的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在世界上是數一數二的,且人民幣正朝著一個可自由使用貨幣的方向發展。人民幣加入SDR,有利于擴大SDR的代表性,有利于推動國際貨幣體係改革,對中國金融業的改革開放也會起到促進作用。

    熱錢存在但不嚴重

    在回答有關熱錢的問題時,周小川説,在我國國際收支上,絕大多數資金的進出都有正常的貿易和投資背景,但也有一些可能與熱錢有關係。這個數量不容易準確觀察,但它肯定是存在的,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很厲害。與正常的投資貿易相比,這個數量也不是很大。

    易綱介紹,人流、物流、資金流、投資流都會造成跨境資金的流動。去年,企業和個人在我國境內金融機構的美元存款增加1000多億美元,今年1月又增加400多億美元。這説明企業、個人、金融機構在目前經濟環境下,都在優化資産負債表,根據預期來調整資産和負債的貨幣結構。這是“藏匯于民”的好現象。“當然,我們也在警惕一些不正常的跨境資金流動。”

    存款利率上限今年放開概率“非常高”

    周小川説,我國利率市場化已逐漸推進多年,取得很多進步。去年,人民幣存款利率的上浮區間擴大了20%,今年前不久的利率調整,上浮區間又進一步擴大了10%。

    “因此,大家非常合理地估計,我們離利率市場化也就是最後的存款利率上限的解除,已經非常近了。”周小川説,“今年如果能有一個機會,可能存款利率上限就放開了,這個概率應該説是非常高的。”

    易綱補充説,央行將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由基準利率的1.2倍擴大至1.3倍後,商業銀行能夠差異化定價,出現了上浮區間不同的陣營。利率市場化條件正漸趨成熟。

    關于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政策,潘功勝透露,央行正在牽頭制定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意見,目前正在履行相關審批程序,預計不久就會出臺。

    他説,央行對互聯網金融的基本態度是鼓勵創新發展、分類適度監管。由于涉及的法律關係和風險性質不同,互聯網金融不同業態的監管規則和監管強度會有所差別。(記者趙曉輝、胡浩、侯麗軍、于佳欣)

[責任編輯: 楊婷]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99701114622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