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中國聚焦:精準扶貧成為中國減貧新戰略

2015年07月24日 17:32:3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7月24日電(記者 劉明洋 石瑩)今年酷暑時節,四川涼山彝族老鄉阿作吉落再也不用像過去一樣,和牛羊同住一間破舊土房了,而是搬進了有獨立廚房、臥室的彝家新寨。

  在四川,數萬戶貧困村民與阿作吉落一樣,得益于因戶施策的精準扶貧開發,住進了新房。2014年,四川省優先安排中央農村危房改造資金建設彝家新寨2.39萬戶,藏區新居2萬戶,秦巴山區、烏蒙山區農村危房改造3.9萬戶。

  在中國西部的另一個省份--甘肅,來自隴南市禮縣新合村的“90後”小夥康維起用了1年時間,就實現了蘋果網店銷售額870萬元的不俗業績。如今,他的網店帶動當地一批貧困戶通過電子商務致富。

  康維起創業的成功,同樣得益于精準扶貧政策--甘肅省的電商支持計劃。甘肅在今後3年內將實現省內貧困村寬帶網絡全覆蓋,七成以上的貧困鄉能用電商銷售當地土特産。

  湖南、廣西、貴州、雲南等多個省份也因地制宜地推出了各自的精準扶貧具體政策,“精確打擊”已成為中國消滅絕對貧困的新戰略。

  今年6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貴州召開部分省區市黨委主要負責同志座談會時強調,在扶貧攻堅上進一步理清思路、強化責任,採取力度更大、針對性更強、作用更直接、效果更可持續的措施,特別要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上下更大功夫。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扶貧脫貧工作成績斐然。從1978年到2014年,中國累計減貧逾7億人。但截至目前,中國仍有7000余萬貧困人口,約佔農村居民的7.2%。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表示,目前條件稍好的地方基本已脫貧,剩下的都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專家認為,減貧到一定規模後,其難度會邊際遞增,效應呈現邊際遞減,加之余下的地方往往底子薄、條件差、開發難,相同的投入很難再有之前的産出。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今年要再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000萬人以上。不僅如此,中國明確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時,實現全面脫貧。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范小建表示,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步入調結構、轉方式、中高速增長的新常態,扶貧工作面臨一定的挑戰。

  分析人士認為,“減貧效應”遞減現象和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客觀現實,要求中國必須創新扶貧方式,從粗放“漫灌”向精準“滴灌”轉變,以解決中國扶貧開發中長期存在的貧困人口底數不清、情況不明、針對性不強等問題。

  2014年,中國完成了規模浩大的貧困人口建檔立卡工作,為推進精準扶貧奠定了基礎。

  “以前沒有建檔立卡,扶貧政策大多像大水漫灌,一享受都享受,一不享受都沒有。”劉永富認為,現在是讓有限的扶貧資源更精準地指向真正需要的人,發揮出最大效益。

  與此同時,2014年,中國各級政府向貧困村派出了12.5萬個工作隊、駐村幹部達43萬人,他們成為精準扶貧的“傳感器”和“帶頭人”。

  龍六球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鳳凰縣追高魯村村民,這個村是典型的高寒山區貧困村,2012年農民人均純收入只有1900元。

  在當地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龍六球流轉承包了50畝菜地種辣椒,算下來每畝純收入有兩三千元,連在外打工的兒子也返家一起種菜。

  “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種植高山富硒蔬菜,真是走對了路子!”龍六球説。近兩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通過精準扶貧脫貧的人數超過24萬人。

  除了上述的居住扶貧、電商扶貧、駐村扶貧等手段,劉永富表示,今年開始推進的精準扶貧十大工程將是有力抓手。“比如整村推進工程,整合各類涉農資金來完善村組道路等基礎設施、推進公共服務和發展特色經濟。再比如扶貧小額信貸,給他們啟動資金,就能給生計帶來很大變化。還有旅遊扶貧、光伏扶貧等,都能有效增加農民收入。”

  2015年,中央財政預算安排扶貧資金補助地方部分460.9億元,比上年增長8%,目前所有資金已撥付完畢。據了解,2015年,中央財政將重點支持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的扶貧攻堅。

  此外,中國不少省份還調整了對扶貧工作的政績考核,推動精準扶貧措施落到實處:甘肅取消了對絕大多數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市、區)的GDP考核,而完不成扶貧攻堅任務的縣級領導幹部,將面臨一票否決;廣西也對貧困縣採取了取消或降低GDP考核的舉措,把考核結果與貧困縣領導幹部年度考核挂鉤……

  分析人士指出,隨著中國各地陸續改革貧困縣考核機制,扶貧開發成為基層幹部政績考核的“指揮棒”“硬指標”,加之中央與地方的扶貧決心和力度不減,只要堅持區域發展與精準扶貧相結合,扎實推進扶貧攻堅,中國就能如期實現全面小康。(參與採寫:張欽、周相吉、鄒雲、林暉)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16034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