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交醫學院:為邊疆培育“最給力”的本地醫生
2017-10-26 07:58:0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月7日至12日,當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仁濟醫院、新華醫院、第九人民醫院、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等全國知名三甲醫院的專家赴南疆喀什地區進行義診、慰問時,這些在上海醫院挂號費超過200元、預約排隊至少兩三個月的頂級專家,大多數時候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現在才看病,太晚了。”新華醫院兒科主任錢繼紅在喀什市巴楚縣一個居民小區義診時,遇到了3名唐氏綜合徵患兒、1名腦癱並發腦腫瘤患兒,“這些病,大城市婦女都可以通過早期産檢、篩查避免,但在這裏,婦女沒有産檢意識、大多在家生産,發病率太高。”

  記者拿到的一份上海交大附屬第九人民醫院與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共建“滬-喀口腔診療中心”的協議書顯示,“開展口腔科普教育”和“為喀什培養口腔科人才”成為協議的重頭戲。

  “健康中國不應只在大城市,還需要讓邊疆偏遠地區的人民感受到。”上海交大醫學院黨委書記范先群是一名眼科醫生,幾天義診下來,他發現,提升邊疆地區人民的健康指數,最重要的不是給邊疆輸送多少高精尖的儀器、設備或者技術,而是先要教會邊疆民眾如何看病,再教會邊疆醫生如何準確地治療常見病。

  “看不好”的病

  喀什地區的疾病,總讓上海交大附屬醫院的名醫們“看不懂”。

  有的人40多歲就得了老花眼,有的人被一個簡單的眼部眶上神經炎折磨得整個眼睛都腫了,還有的人白內障數年甚至10多年都沒有醫治,直接致盲並失去了治療機會。病情各不相同,但喀什地區病人的一個相同點是,他們大多數在接受診療時並不確切知道自己應該到什麼科室去看病。

  鼻子流血的,到眼科看眼睛;心臟不舒服的,到呼吸科看嗓子;腦子長腫瘤的,到口腔科看牙齒。

  莫嘉驥是上海第九人民醫院一名口腔修復科的醫生,目前擔任了喀什二院口腔科的主任,他要進行為期一年半的醫療援疆。按照常規,他應該發揮自己在口腔修復專業的亞專科優勢,專做種植牙。

  但一段時間下來,小莫只做了30多例種植牙術,遠不及他在九院時工作量的1/10。小莫打算未來把建設“滬-喀口腔診療中心”的一部分精力花到口腔衛生的普及工作上,“這裏很多中小學生的父母一輩子不刷牙,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刷牙。”

  最極端的案例,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她找到小莫就醫時,頜面部有一個很大的膿瘡。經牙片檢查,她只是長了一顆蛀牙,但因為長期拖延治療,蛀牙突破面部骨頭、肌肉,膿水溢出到皮膚外面,“其實問題並不復雜,我給她治好了牙齒,但面部皮膚的凹陷疤痕卻留下了。”

  同樣“治不好”的,還有白內障。在上海,白內障手術成熟度高、治愈率高,但在偏遠邊疆,白內障成為致盲的主要疾病。

  范先群是國內頂尖的眼眶整形、眼眶腫瘤專家,但在塔什庫爾幹縣、巴楚縣等地義診時,他接診的病人中十之八九都是白內障患者。有的人已經雙目失明,有的人只剩下一只眼睛還能看見微光。

  “趕緊去做白內障手術,還能保住部分視力。”這是范先群對病人説得最多的一句話。

  在塔什庫爾幹縣人民醫院,熱依木醫生是這裏的眼科副主任,整個眼科總共只有兩名醫生,他們同時還要兼顧泌尿科、普外科、骨科等,“沒有人工晶體,做不了白內障手術。超聲乳化不敢做,淚囊鼻腔紋合術也不敢做。”

  讓喀什當地的醫生“給力”起來,是醫療援疆的重中之重

  現在的喀什二院骨科主任是上海第六人民醫院的骨科骨幹彭曉春,他在喀什的每一天,都在“算日子”,“不是計算什麼時候可以回上海,而是在算我還剩多少時間可以把徒弟帶出來。”

  彭曉春形容自己對喀什醫生的訓練是“魔鬼訓練”,“臨床工作中的各個環節,包括術前宣教、術中無菌、術後康復、材料使用、病例撰寫等都需要規范;工作紀律不夠嚴明,缺乏時間觀念。”

  為此,他制定了一套獎懲制度並嚴格執行,整個骨科的上述問題在兩個月內顯著改善。

  巴楚縣有一位50歲的患者,10年前髖部骨折誤診導致嚴重畸形無法站立,10年間看遍南疆各大醫院無人接診。彭曉春帶領的本地關節外科團隊徹底為他糾正畸形,恢復正常行走;葉城縣一名小兒麻痹後遺症患者,50年無法行走,此次用微創手術糾正畸形恢復了行走能力。一係列“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都由當地醫生親手完成了。

  每天查房,彭曉春都要隨機抽查知識點,並進行定期考試。手上功夫練好了,彭曉春還要求科室青年醫生作主題演講、申報課題;反復模擬假骨模型手術;術中帶教,手把手講解知識點。

  在今年骨科領域最高級別學術會議、中華醫學會全國骨科年會上,喀什二院骨科有4名醫護人員的投稿被選為大會發言,成為南疆醫學界的一大“奇跡”;今年6月,兩名喀什二院醫生配合完成了一臺92歲高齡的半髖關節置換術,他們僅用4個月時間就掌握了彭曉春曾用兩年才掌握的技術。

  現在喀什二院急診科主任楊之濤來自瑞金醫院急診科,他直接為急診科帶來了美國心臟協會基礎生命支持、高級心血管生命支持兩套標準化培訓課程。下一步,楊之濤將選出其中6名考試優秀的青年醫生,培養他們成為上述兩項課程的導師。

  喀什二院是喀什地區醫聯體的龍頭醫院,“喀什二院的醫生學會了,他們成了導師,可以再教會10個縣醫院的醫生。”

  楊之濤告訴記者,喀什二院的急診患者中,約有20%的重症患者急需準確處理,但由于缺乏標準化培訓,這裏搶救患者的給藥方式還停留在上海10~15年前的水平。

  讓喀什當地的醫生“給力”起來,是醫療援疆的重中之重。

  打通邊疆醫生的“上升通道”

  崔勇是上海第九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如今在喀什二院任常務副院長。見到前來義診、慰問的新華醫院黨委副書記李勁松,他忙不迭地湊上前去:“你看,今年我們能不能再送15個規培生到新華來學習?”

  規培生,是指醫學本科畢業後接受為期3年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的醫生。崔勇要送到新華醫院參加規培的,是喀什二院的年輕醫生。

  新華醫院是上海知名的綜合性三甲醫院,該院的檢驗科、臨床藥學、耳鼻咽喉科、心臟大血管外科、兒內科小兒呼吸專業、小兒外科等都是國家臨床重點專科。一般情況下,醫院會面向全國招收規培生,挑選全國最優質的生源。

  喀什二院的年輕醫生,能在上海交大醫學院係統內得到“規培優待”。他們可以直接被送往上海交大係的各大知名醫院接受規培。“每培養一個規培生,就等于給邊疆送去一個靠譜的醫生。”崔勇説。

  陳曉歡現在是喀什二院腎病科的副主任,而在3年前,她還是一名呼吸科大夫。腎病科于2014年8月在上海仁濟醫院腎病專家顧樂怡援疆過程中創建,像陳曉歡一樣的醫生們被從各個科室挑選出來,先在本院接受上海援疆大夫的培訓,再被送到上海的醫學院讀研、培訓。

  如今,喀什二院的腎病科已經成為南疆醫學界的一個“傳奇”——建科最晚,發展最快,3年間創下許多“南疆第一”。它還成立了南疆唯一一個血液凈化中心。

  “過去南疆的病人得了腎炎,有錢的就買上2000多元的機票去烏魯木齊透析,在烏市租房生活;沒錢的,就只能放棄治療。”陳曉歡説,南疆血液凈化中心的成立,直接提高了本地腎病居民的生活幸福指數。

  喀什二院的手術量從2012年的8149臺,一路呈陡直增長,到2016年,手術量達到史無前例的22675臺。

  記者了解到,除了南疆地區,在西藏、雲南、貴州、青海、寧夏等祖國最偏遠的地區,都活躍著上海交大醫學院係統醫學專家及青年醫生的身影,持續不斷地為缺醫少藥地區的人民送去先進的醫療技術和健康理念,為健康中國目標的實現貢獻著智慧和力量。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45屆東京車展搶先看
第45屆東京車展搶先看
霜葉染紅八達嶺
霜葉染紅八達嶺
大熊貓享受秋日時光
大熊貓享受秋日時光
美麗中國丨紅葉“醉”金秋
美麗中國丨紅葉“醉”金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857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