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懸崖村收獲最美愛情 第一個大學生媳婦留村當幼教
2017-10-10 07:33:13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月26日,沼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勒爾組幼教點的吉伍爾洛老師背著孩子爬鋼梯。在以前沒有鋼梯時,她從山下到山頂要6個小時,如今只需要2個小時左右。

  9月22日下午5點,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勒爾組,寧靜祥和。

  “嗨,您好!”稚嫩的普通話聲音,從身後傳來。轉身,土坯房旁,一個孩子滿臉微笑望著記者。

  去年5月前,因為出行只有一條絕壁藤梯,這裏被稱為“懸崖村”,全國聞名。特別是今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還提到了“懸崖村”的出行問題。

  如今,藤梯變成鋼梯,一共2550級;村裏有了幼教點,老師教孩子們學説普通話……細數村裏的“巨變”,阿土列爾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説,剛才用普通話招呼陌生人的孩子叫某色阿花,擱在以前,她早就躲得遠遠的了,“孩子變得大方開朗,與幼教老師教導有關。”

  “懸崖村”勒爾幼教點,有兩位幼教老師。其中一位叫吉伍爾洛,今年28歲,是懸崖村史上第一個嫁進村的大學生媳婦。

  愛情的力量,讓吉伍爾洛選擇嫁進“懸崖村”;因為這裏孩子太可愛,她選擇留在村裏,當幼教老師。

  “每個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麼地方。”吉伍爾洛説,“這裏孩子太需要我們了,我不留下,誰又留得下?”

  懸崖村鋼梯共用鋼管6000根120噸,共有梯步2550級,共計耗資100多萬。

  緣分到了 女大學生愛上協警帥哥

  吉伍爾洛個子不高,面容清秀。她出生在西昌市西郊鄉張家屯村。盡管是農村,但這裏距西昌市區只有8公里。

  她的丈夫吉巴日洛今年27歲,土生土長的懸崖村人。初中畢業,他就不讀書了。18歲,他第一次到了西昌,那是他參軍入伍路過這裏,“我非常羨慕住在邛海邊的人,他們回家不用費力,更不那麼危險。”

  吉巴日洛説,入伍當兵,是他迄今最拿得出手的經歷:“部隊期間,我參加了轉士官考試。可惜,我只有初中文化底子,沒考上。”

  從部隊轉業後,吉巴日洛回到涼山。“我不想回村,除了山,什麼也沒有……”吉巴日洛通過朋友介紹,在西昌當上了一名交通協警員。“就是這個時候,我認識了她!”望了一眼吉伍爾洛,吉巴日洛滿眼柔情。吉巴日洛的執勤崗位,在西昌市西郊鄉張家屯村附近。當時,吉伍爾洛在西昌學院彝文係讀大學。時逢周五,從學校回家,吉伍爾洛會路過執勤點。“他穿警服的樣子,很帥。”吉伍爾洛每次經過,總想多看他一眼。久而久之,兩人認識了。經過接觸,吉伍爾洛漸漸愛上了這個昭覺小夥子。兩人簡單平凡的愛情,就這樣開始了。“吉巴日洛告訴我,他的家在懸崖上,回去一趟,要爬藤梯,不僅累,而且危險。”對于吉巴日洛的家,吉伍爾洛根本沒在意,“緣分到了,哪管他的家在哪裏!”

  吉伍爾洛老師和她的老公吉巴日洛一家。

  首次回村 爬藤梯爬了六個多小時

  交往兩年後,吉巴日洛準備向吉伍爾洛求婚。

  吉巴日洛把求婚日子選在2015年情人節。他帶著吉伍爾洛,還邀約很多朋友,一起去邛海玩。

  在邛海邊,吉巴日洛用手機播放“情人節快樂”,然後走到吉伍爾洛面前,大聲對她説“嫁給我吧!”吉伍爾洛沒有猶豫,爽快地答應了。她説:“嫁給他,我有安全感。”

  2015年3月,兩人在西昌舉行了婚禮。當年10月,兒子誕生。

  去年4月,吉巴日洛決定帶吉伍爾洛回一趟村:“兒子一歲了,再不回去,説不過去!”

  從西昌出發,坐兩個多小時客車到昭覺縣城,再轉車,一個多小時後,才來到回村山腳下。

  吉伍爾洛第一次到阿土列爾村,望著絕壁上的藤梯,她的心裏不禁犯怵:我能爬上去嗎?吉巴日洛知道,第一次走藤梯是什麼感覺。他鼓勵吉伍爾洛:“別擔心,你爬不動了,我背你。”吉巴日洛背著很多生活用品,吉伍爾洛則背著兒子。這樣一來,她爬起藤梯來,就更吃力了。一路上,不知道歇息了多少回。“反正,吉巴日洛回家只需一個小時,而我足足走了六個多小時!”吉伍爾洛説,“那條路,對于我來説,真的很累!”

  來到村裏,看著土坯房,吉巴日洛很不習慣。“村子像與世隔絕了一樣,真的很心酸。”吉伍爾洛説,她一直沒把自己嫁到懸崖村的消息告訴更多人。“一個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麼地方。”吉伍爾洛説,“我現在很幸福!”

  吉伍爾洛老師(穿白上衣者)和孩子們一起玩遊戲。

  留下任教 這裏的孩子太需要我們

  上午10點,背著兒子,站在幼教點屋後坡地上,吉伍爾洛在等村裏最後一個孩子來上學。

  吉伍爾洛發現,峽谷對面懸崖上的哈甘鄉瓦伍村,現在同樣也架起了鋼梯路。“……深秋嫩綠的垂柳,親吻著我額頭,在那座陰雨的小城裏,我從未忘記你,成都,帶不走的,只有你……”身後飄來熟悉的歌聲,吉伍爾洛扭頭一看,是丈夫吉巴日洛。

  “爾洛,你在這裏?”吉巴日洛招呼説。

  “我在這裏等一個孩子……”吉伍爾洛笑著回答。

  走近,吉巴日洛先摸了摸兒子腦袋,順手又摘下一朵野花,插在妻子發髻上。

  丈夫的小舉動,吉伍爾洛有點不好意思,兩頰泛紅。“走,回去吧。那個孩子已經來了。”吉伍爾洛催促丈夫走前面。

  從西昌學院畢業,吉伍爾洛本可以在西昌當老師。但和吉巴日洛結婚當年,四川省委、省政府再度將涼山彝區列為精準扶貧重點地區,新增17條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實施“一村一幼”計劃。

  得知這個消息,吉伍爾洛再次作出決定:留在懸崖村,應聘當幼教。

  2016年9月,吉伍爾洛通過考試,成為懸崖村第一位幼教老師。和她一起的還有一位女老師,名叫甲拉曲洗。

  吉伍爾洛説,選擇留下,愛情的力量有,“但最主要還是這裏的孩子太需要我們了!我們不留在這裏,誰又留得下來?”

  吉伍爾洛選擇留在“懸崖村”,她的媽媽起初不太理解。原因很簡單:太艱苦!

  剛來時,媽媽很難打通吉伍爾洛的手機。只有她打給媽媽,而且要走到離家200米的懸崖邊才有信號,“聽説我上山要爬6個小時,媽媽就更心疼了!”

  後來,藤梯變成鋼梯,吉伍爾洛爬一趟,只需兩個小時。另外,山上還通了網絡,手機是滿格4G信號。“媽媽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發微信。”知道了這些變化,媽媽便不再催吉伍爾洛回西昌了。

  一個不少30個適齡兒童全部入學

  “懸崖村”幼教點教室,暫時租用吉巴日洛家堂屋。門前,豎起了一面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剛建起時,只來了幾個孩子,吉伍爾洛便挨家挨戶去家訪做工作。一次沒説通,兩次,三次,直到家長答應為止。

  目前,全村30個適齡兒童,全來了,一個不少。

  “藤梯路時,村裏很多人覺得讀書沒用。鋼梯搭好後,大家也變了,覺得一定要讓娃娃讀書。”阿土列爾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説,當地人終于意識到,只有知識才能改變貧困。

  幼教點的作息時間,上午10點半上課,下午4點半放學。

  下午3點,課外活動。吉伍爾洛和甲拉曲洗帶著孩子們,走出教室,唱著漢語兒歌做遊戲。

  “去年這個時候,孩子們還不會説漢語,聽不懂我講課。”吉伍爾洛説,孩子們年齡結構也不一致,教學很是費勁。她和甲拉曲洗商量後決定,把孩子們分成兩組。年齡小的,教中文拼音、做遊戲。年齡大一些的,教識字、加減法等。如今,孩子們不僅都會説普通話了,性格也變得越來越開朗大方了。

  説話間,下午4點半到了。孩子們放學了。

  帶著3歲弟弟某色拉作,某色阿花朝200米外的家走去。在路上,某色阿花情不自禁地唱起歌來:“春天在哪裏呀春天在哪裏,春天就在青翠的山林裏……”稚嫩響亮的歌聲,蕩漾在青山之間。

  9月22日,沼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勒爾組,當地村民組成的“背夫隊”爬鋼梯運物資。

  懸崖村特寫

  2550級鋼梯 年輕背夫每天上下兩三回

  為人背東西每次最少能掙50元

  站在美姑河對岸的半山腰上,隔河相望,通往“懸崖村”的絕壁鋼梯,像一條長龍蜿蜒而上。據統計,鋼梯共用近6000根、120噸鋼管,梯步2550級。

  藤梯變鋼梯之後,每天,行走在2550級鋼梯上的人,除慕名而來的外地人,還有一群新職業人的身影:背夫。這些背夫,都是懸崖村的小夥子,他們靠為人背東西上山賺取收入。

  村裏巨變 吸引青壯年陸續回家

  “以前,村裏男孩長大成年,絕大多數都會選擇外出務工。”村支書莫色子古説,隨著村裏悄然發生變化,包括吉伍爾洛在內的20多個青壯年,陸陸續續回來了。小夥子們回村後,第一份職業就是“鋼梯背夫”,“他們都很年輕,最大的30歲,最小的20多歲,全部正當年。”“外來的人,有物件要帶上山,靠他們自己是不可能的。而這些東西,對我來説,卻不是問題。”吉巴日洛説,他回村,同樣也當起了“背夫”。

  鋼梯“背夫” 每趟最少能掙50元

  上午9點,在山腳公路邊,接到要背六個背包上山的生意,吉巴日洛叫來某色拉洛、俄底長江、俄底曲正、俄底個哈,力氣最大的某色拉洛背兩個,其余四人一人背一個。和藤梯相比,鋼梯要安全很多。“往上爬時,不再擔心會掉到懸崖下去。”某色拉洛説。

  負重從鋼梯往上,説起容易,其實並不容易。在一段垂直度幾近90度的鋼梯處,某色拉洛要把四肢全用上,才上得去。

  站在最陡梯步前,某色拉洛伸出右手,抓牢梯步,再伸出左手,抓住護欄,雙手一起用力,這才邁出右腳,踩穩梯步。每上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不小心點不行,踩滑了,會磕到小腿,痛得很……”

  爬完最後一步鋼梯,某色拉洛把背包放在地上,脫下襯衣,一擰,水直往下掉。“鋼梯有兩段最陡,背上東西重了,非常累人!”某色拉洛説,他們喜歡把重量控制在40斤以下,這樣才不那麼累。

  半個小時左右,吉巴日洛他們回到了村裏。放下背包,五人又下山接活去了。

  吉巴日洛説,背三四十斤東西,他們從鋼梯上山,大概花一個多小時。空手上山,只需40分鐘。村裏小夥子們在鋼梯上當起背夫後,幾乎每人每天都要上下來回兩三次,“每次最少能掙50元。”

  致富門路 正向懸崖村民敞開

  在涼山農商銀行讚助下,某色拉洛家有了五頂帳篷,還開起了小賣部。過去一年多時間裏,靠出租帳篷和小賣部生意,他家收入翻了兩番。某色拉洛説,農商銀行授信他家可以貸款20萬,等獅子山索道可以用了,機械運上來,他先用這筆錢蓋一套大一點的房子做客棧,“我相信,依靠客棧,我家收入還會提高。”村支書莫色子古説,和某色拉洛一樣,很多年輕人一邊當背夫一邊盤算各自未來。有的要開燒烤店,有的要把蜂蜜生意做大,還有的想把小賣部擴成超市……“想法多,説明村民思想觀念在改變,大家都在努力尋找致富門路。”

  懸崖村聚焦

  懸崖村蝶變

  用上WIFI 將成旅遊景區

  2016年5月,因為媒體的關注,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勒爾社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有了“懸崖村”的名字。如今,一年多時間過去,在當地精準扶貧幫扶下,“懸崖村”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變化之一

  藤梯變鋼梯 上下山更安全

  從2016年8月開始,州、縣兩級財政共投入100多萬元,將“懸崖村”原來的藤梯換成鋼梯。當年11月,鋼梯建成投入使用。

  鋼梯路共用了近6000根、120噸鋼管,組成了2550級臺階。與原來藤梯相比,更加牢固、安全、好走得多。同時,鋼梯“裁彎取直”,節約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村民上山至少少走半個小時,下山則更快。鋼梯全部噴了防銹油漆,壽命可達10至20年。

  變化之二

  4G信號滿格 村民用上WIFI

  2016年5月,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首次來到“懸崖村”時,手機信號非常微弱,要打電話,得到村後山坡上去尋找信號。今年“懸崖村”手機4G信號全部滿格。同時,兩家通信運營商從山下將光纖拉到了山上,並贈送了一批上網設備和電視機頂盒,村裏從此有了WIFI信號。如今,“懸崖村”村民基本都用上了智能手機,每天用微信、QQ與外地朋友交流,也喜歡打開手機看新聞。晚上回到家,還能觀看高清電視節目。

  變化之三

  村民思想更活 致富路更寬

  去年,通過村民大會商議,“懸崖村”成立山羊養殖專業合作社,養了400多只山羊、80多只綿羊。村裏還充分利用自然條件,在山上種植核桃、青花椒,山下種植臍橙。

  鋼梯架設好了,網絡進村了,村民的思念和觀念也發生了改變:想辦法種核桃、種花椒、養羊、養蜜蜂……都在努力想辦法尋找致富門路;重視教育,都將孩子送到學校讀書;一些在外打工的村民,也回到家鄉準備創業。

  變化之四

  搞旅遊開發 山村將變景區

  地處大涼山腹地的“懸崖村”,有著峽谷、溶洞、溫泉、原始森林等豐富的旅遊資源。下一步,“懸崖村”如何走?答案是變身為景區。目前,成都一家公司已和昭覺縣簽約,擬投資3億元,分兩期對“懸崖村”—古裏大峽谷景區進行旅遊開發。第一期已啟動,將建設遊客集散中心、“懸崖村”索道、索橋、古裏峽谷棧道、懸崖村體驗險道及其他旅遊附屬設施。第二期將建設到山頂平臺的索道、雲頂度假村等。記者梁波 徐湘東 雷遠東 謝凱 涼山昭覺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豐收的田野
豐收的田野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776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