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天兩萬進京車 檢查站站長守“關卡”
2017-10-09 10:18:0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月7日,大興區鳳河營治安檢查站,鄭傑正在執勤。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10月7日,國慶長假進入尾聲。為迎接返城高峰,大興區鳳河營治安檢查站多開放一條車道。即便如此,車輛匯集時,站前還是排起幾十米長隊。

  “您好,兩側車門及後備廂打開,請出示身份證等有效證件。”檢查站內,身穿制服、見到來車敬個禮的鄭傑攔下車輛。

  招手示意停車,上前檢查車輛、證件,這套40秒內完成的動作,他一遍遍地重復著。

  鄭傑43歲了,是這個檢查站的站長,國慶期間一直堅守在檢查站一線。他説,要為北京守好“關卡”。

  “望聞問切”工作法

  作為北京南大門防線上守衛104國道的重要關卡,7日、8日返城高峰,鳳河營檢查站每天檢查兩萬余進京車輛。

  站內起初只有9名民警,安檢時使用的設備相對落後,不管多冷,都不能戴棉手套,很多民警手上都有凍瘡。

  檢查站的工作也有危險。鄭傑記得,一輛大貨車進站檢查,減速時突然車身牽引斷,車身向前衝出十幾米,撞斷8段圍欄,幸好沒造成傷亡。

  建站兩年來,鳳河營檢查站共檢查車輛200余萬輛,核查人員300萬余人次,查獲違法嫌疑人2613人。

  多年一線工作,鄭傑提煉兩套工作法:“望聞問切中醫檢查法”和“五官”工作法。

  前者指的是,通過肉眼觀察,看乘客是否有臉色不正常、心虛表現;通過車內氣味,辨別是否有攜帶違禁物品的可能;對感覺不對勁的乘客進行盤問;確認某些人存在問題後,進一步細致地檢查。

  後者則指的是利用遠端查控係統的“嗅探”法,利用人臉識別係統近端“識聽”法,視頻監控內外“聯動”法,電臺信息傳送法及關聯信息研判法。

  有次例行檢查,一名女子稱沒帶身份證,而其報的身份證號又與本人不符,鄭傑便帶到站內檢查。隨後,他從包中找到女子身份證,登記發現其有吸毒史。此外,他又在隱形眼鏡盒裏看到粉末狀物品。對其進行尿檢後,結果呈陽性。幾經查問,該女子承認近期仍有吸毒行為。

  幫流浪漢找家人

  檢查站中每日人流量很大,建站兩年來,共救助30余失蹤人員。

  今年4月23日,一名蓬頭垢面的男子扛著包袱,從河北方向逆行徒步進入檢查站。

  這名張姓男子19歲時,就從老家河南外出打工,一直沒和家裏聯係。“他也想家,只是太顧及顏面,感覺外出闖蕩這麼多年,沒掙到錢,不好意思回家。”鄭傑介紹,該男子20年來一直靠拾荒四處流浪,北至哈爾濱南到福建,走了大半個中國。

  根據其提供的線索,民警找到了他的哥哥。“他變化挺大,人都老了,但我一眼就能認出來,肯定是受苦了。”看到照片,對方當即決定,連夜驅車十小時趕來接弟弟。

  為了讓張某感受到家的溫暖,鄭傑特意給他準備了幹凈衣服,並安排其洗澡、刮臉、理發。

  經整夜奔波,一大早張某哥哥就趕到檢查站。見到哥哥時,張某眼眶一紅,又把眼淚憋了回去。“哥哥!”他終于按捺不住,上前抱住哥哥。哥哥用力拍著弟弟的肩膀。“好弟弟,咱們回家!”

  鄭傑一直和家人聚少離多。就連父母過世,也因都在一線,未能見上最後一面。他覺得虧欠家人太多。

  女兒鄭琦18歲了,從小到大,不管生日、節日還是假期,他都很少能陪在身邊。就連生病,也只能是媽媽帶著去醫院。

  國慶假期,她在家待了一周,也只匆匆見過爸爸一面。7日晚,鄭傑專門安排好時間,趕在女兒返校前一天回了家,親自下廚。“他就是這樣,雖然平時在一起很少,總能在關鍵時刻出來給人驚喜。”鄭琦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八月十八潮
八月十八潮
鐵路迎來假期返程客流高峰
鐵路迎來假期返程客流高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201121773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