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找女兒的路上,我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一位父親23年的尋女苦旅
2017-06-18 13:19:26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6月18日電(記者吳光于 薛玉斌 薛晨)王明清不到50歲,頭發已白了許多。在過去的23年裏,他一直苦苦尋找、等待著一個人——3歲時失蹤的女兒王啟鳳。

  他是一位網約車司機,兩年多來,跑了11000多單,載過的乘客過萬人。他無數次想象著,失蹤多年的女兒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網約車,輕輕地説一聲:“爸爸,我回來了。”

  “一家三口出去,回來時只剩我和她媽媽”

  1994年1月8日下午5點,成都,九眼橋。

  一場冬雨剛剛下過,和往日一樣,王明清夫婦在街邊賣著水果。還差10天就滿4歲的王啟鳳如往常一樣在水果攤旁玩耍。

  母親劉登英記得,那天孩子跑過來抱著自己的腿,一下子沒站穩滑倒了。自己正忙著照看生意,朝她屁股上輕拍了一掌:“鳳娃子你咋這麼淘氣!”

  那一掌,讓她自責了23年。

  水果攤上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劉登英讓丈夫去換零錢,一回頭的功夫,女兒就不見了。他們橋上橋下找了個遍,不見孩子的蹤影,連忙到派出所報了案。他們發動親戚朋友把各大車站尋了個遍,女兒卻如人間蒸發了一般。

  “早上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出門,回來就只剩我和她媽媽了。”王明清回憶著,淚珠從眼裏滾落下來。

  那個夜晚,他摟著妻子,在床邊枯坐了一夜。第二天天還不亮,他騎著自行車趕到成都市兒童迷失招領所,沒有女兒的身影,又去了遠郊的兒童福利院,依然無功而返。擔心自己前腳走,後腳就有孩子送來,錯過了女兒,他每天都來回奔波。

  妻子則繼續在九眼橋附近,一邊聲嘶力竭地喊著孩子的名字,一邊尋找。那些日子裏,妻子幾乎每天都哭著入睡,悲傷的情緒籠罩在逼仄的出租屋內。

  “尋親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幫我”

  從成都到老家安岳縣,報案、登報、四處找人、來回奔波……他們花光了積蓄,幾乎脫了人形。“我們完全顧不上自己了,旁人眼裏,就像兩個癲子。”王明清説。

  回到成都,王明清買來一輛人力板車,一邊送蜂窩煤,一邊繼續找。“有很多人也叫我去外地打工,我都不願意。她是在成都丟的,應該記得九眼橋。萬一她到成都找我,我沒在這裏怎麼辦?我不能走。”王明清説。

  2014年底,王明清開起了“滴滴”網約車。他的車上貼著尋人啟事,座位旁放著尋人卡片。他像復讀機一般,一遍遍地向乘客講述著20多年前那個悲傷的下午,希望人們幫他把尋女的消息擴散出去。

  尋親的路上,他們遇到了很多善良的人。

  王明清的手機裏有一位叫“好人”的聯係人。在聽説他的遭遇後,下車時堅持留下200元錢。“雖然錢不多,算是一點點的支持。”乘客對他説。王明清多次打電話想把錢還回去,可她總是拒絕。後來,他只好給她存了200元話費。

  還有一位乘客,被王明清稱為“姓方的兄弟”,主動提出制作尋女廣告,臨走時要走了他珍藏的報紙。“起初我還舍不得,怕他哄我。過了十多天,他竟然從達州市的渠縣把報紙和制作的近萬張卡片,以及海報、車貼全部帶到了成都。”王明清執意給錢,他卻説:“如果收你一分錢,你就把它取下來,我們永遠不是弟兄。”

  王明清常常收到好心人的微信紅包,可他一次都沒有點開過。“乘客坐我的車已經付過錢了,怎麼還能要呢?只要他們願意幫我轉發,我就很滿足了。”

  去年年底,成都網約車新政出臺,王明清的車面臨淘汰。在得知他的情況後,滴滴公司聯係了一汽大眾,免費為他換了臺新車,還免了購置稅、保險費和終身保養費。

  “尋親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幫我,讓我走得更加堅定。”他説。

  “只有在找女兒的路上,我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

  一名乘客曾經告訴王明清,自己不是家裏親生,可他不敢去找親生父母,怕會傷害到現在的家庭。這件事刺痛著王明清,他也擔心女兒因為同樣的原因不敢來找他。“我只想知道她在哪裏,不管她現在怎麼樣,我只想見見她,再抱抱她。想跟她説爸爸媽媽對不起,把她給弄丟了。我不會打擾她的生活,只想讓她知道,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她。”

  去年,王明清夫婦到公安局採了血,他們盼望著,有朝一日全國DNA信息庫中能傳來比對成功的消息。他們與許多丟失了孩子的家庭建立了聯係,大家相互安慰、相互支持,交換著線索。

  王明清的尋人啟事上印著“請失蹤的孩子及父母到公安機關免費採集DNA”,他説,他希望通過這樣的宣傳讓更多家庭團聚。

  如今,王明清身體越來越差。他有時也擔心,將來開不動車的時候,是否還能繼續堅持找女兒,他甚至也擔心,自己有一天突然倒下,等不到和女兒相見。

  但他的兒子和小女兒都答應他,無論怎樣,不會停下腳步,一定會找到姐姐。

  “相信她能回來,是我唯一的支撐。”王明清説。“只有在找女兒的路上,我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

  10年前,他們去拍了一張全家福,後排中間空出了一個位置。王明清説,那是留給鳳娃子的位置,他會一直等到空缺被填滿的那一天。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程無人駕駛——探秘地鐵燕房線
    全程無人駕駛——探秘地鐵燕房線
    夏日黃土高原
    夏日黃土高原
    油葵花海醉遊人
    油葵花海醉遊人
    視障大學生余亞男:大學英語考試有了盲文試卷!
    視障大學生余亞男:大學英語考試有了盲文試卷!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164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