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請注意,“有人”正退出你的朋友圈
2017-06-16 07:52:0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曹國東想逃離微信朋友圈,他在想各種辦法退出一些無聊的微信群。

  “大多被好友拉入,直接退也傷面子。”曹國東上網找各種“攻略”,最後將自己的群昵稱改成了“有人”,“退群顯示‘有人退出群聊’,誰知道‘有人’是誰呢,就這樣蒙混過關!”

  曹國東是內蒙古師范大學的一名大學老師,帶了一屆屆學生,也參加過一些學術會議、採風等活動,朋友圈好友近千人。這兩年,他越來越覺得,“淪陷在各種雜亂細碎的資訊中,簡直有些吃不消”。

  “真像嫁給朋友圈了”

  當了6年老師,做了5年班主任,曹國東是學院的青年教學骨幹。他的微信好友相當一部分是學生。在朋友圈,曹國東可以了解學生的情況和動態,可他也覺得出現了視覺疲勞。

  “學生微信朋友圈發的東西多,可和自己有關聯的很少。”他發現,在平常日子,學生發在微信朋友圈的內容大都是校園生活中的日常,“下場雪,雪景能發好幾天”。

  在曹國東看來,偶爾發相同或相似的資訊可以接受,但校園生活基本是模式化的,經常會出現整屏都是相似的資訊,“這是對微信朋友圈這個多元資訊平臺的浪費。”

  即便如此,經常有學生申請加他好友,曹國東一般來者不拒。

  “學生願意加你為微信好友,一定程度上也是對你的認可。”他明白,並不是所有學生都願意加老師的微信,若拒絕學生,就會影響和學生的溝通交流。

  一邊不停地加學生入微信朋友圈,一邊沉浸在各種“不痛不癢”的瑣碎資訊中,曹國東一時也很糾結。

  在銀川一家國有企業工作的青年職工廣軍也有相似的煩惱。平時工作繁忙,回家還要做飯、帶娃,但廣軍還是要抽時間瀏覽微信朋友圈。在他看來,身在職場,微信朋友圈的互動交流必不可少。

  “工作時間閒聊少,業余群裏説説話,也是一種互相了解。”廣軍説,平時公司裏大家都在忙業務,談的都是公事,比較輕松的聊天並不多,同事之間缺乏互相了解。

  孩子上學中的問題,工作生活中各種離奇的遭遇……諸如此類,往往在工作之余的微信朋友圈交流和分享比較充分。“如今互聯網是一種生活方式,如果經常不參與微信圈交流,感覺被孤立了。”廣軍説。

  “工作之余的微信交流更有利于同事間互相了解,對工作也有幫助。”廣軍説,在微信的交流中,觀察了解一個人的待人處事方式、表達習慣,對工作中提高協作水準會有幫助。他作為項目小組的牽頭人,也經常用微信和小組成員探討問題,“既節省時間,又能敞開説,效果還不錯”。

  “確實也累人,感覺和工作無法切割。”在廣軍看來,最好的狀態是工作、生活互相分割,下班後“兩耳不聞工作事”,能徹底放松下來,“但顯然辦不到,微信朋友圈加劇了兩者的融合”。

  “真像嫁給朋友圈了。”董敏是蘭州一家媒體的編委,對于如今“無孔不入”的朋友圈,她坦言有點發怵。

  “以前上班就是上班,辦公室一坐,就進入上班狀態,如今,可真是24小時在朋友圈工作。”互聯網時代媒體轉型壓力大,新聞競爭日趨激烈,搶時間成了日常狀態,為了上稿快,自去年來,董敏所在的媒體普通稿件傳稿、審稿都在微信解決,這讓她有些吃不消。

  “輪上值班,吃個晚飯都要看幾眼微信,怕耽擱時效性強的稿件審核。”吃飯盯稿、睡覺前還在審稿,在家人看來,自從用微信辦公以來,董敏就像走火入魔了,整天盯著手機。

  “沒辦法,吃了這碗飯,就得去適應。”董敏有些無奈。

  “有選擇地遮罩是理想的辦法”

  面對微信朋友圈的滾滾資訊流,一些人選擇遮罩朋友圈資訊,以此作為調適生活的一種方式。在大學校園,如今很多學生和老師都加了微信朋友,方便在課余進行交流,可也頻頻出現互相遮罩的現象。

  “熬個夜,周末出去狂歡一下總覺得有人在盯著,會有老師説這説那。”蘭州理工大學大三學生馬文斌發現,大一時同學都會加老師為微信好友,也會經常交流,後來就少多了,甚至會遮罩一些老師,或者分個組,“就防發朋友圈資訊讓老師看到”。

  “24小時都在老師眼皮下,像回到了中學時代,沒一點兒意思。”在馬文斌看來,身邊同學們將微信好友分組或直接遮罩老師的做法也屬正常,“畢竟都成年了,都得有私人空間”。

  自去年以來,曹國東也會選擇性地遮罩學生。他平時會遮罩大部分學生,若有需要就在群裏交流。與此同時,他也會在學生實習、就業集中的時期取消遮罩,以便適時掌握學生的出行動態、情緒變化和人身安全等資訊。

  “交流的資訊有相關性時,朋友圈就易于形成強關係。”在曹國東看來,師生平日在課堂上經常能見到,圍繞教學有充分的資訊交流,屬于強關係;正常情況下,課余生活師生資訊交集不多,就會形成弱關係,“互相遮罩給雙方空間,雙方都能接受”。

  “有選擇地遮罩是理想的辦法。”在他看來,既然加了微信好友,直接拉黑太傷人,遮罩既減少了圈裏不想關注的資訊,同時,若有事情可以隨時私聊,“對一般的弱關係,這種距離最好”。

  曹國東也被人邀請加入一些學術類微信群,雖然群裏很多人都未曾謀面,但他還是經常關注群裏的資訊。他認為:“要想在那個圈子混,就得加入這個圈子,及時了解圈子裏面的資訊”。

  曹國東會主動加一些學界翹楚的微信,並交流專業資訊,可他發現有些人也遮罩了他。“人家覺得被打攪了,誰讓我是個無名小‘青椒(青年教師——記者注)’呢!”他理解,這就是典型的社會分層,是社會生活中的客觀存在。

  “雖然網絡讓資訊傳播更加扁平化,但核心和專業資訊的交流還是在不同層面進行,具有排他性。”曹國東逐漸意識到,“微信朋友圈就是社交圈,是社會關係的窗口,社會上怎麼樣,朋友圈還是怎麼樣”。

  80後“時尚辣媽”陳立從事汽車銷售工作,這些年來,微信朋友圈裏加了各種客戶,這方便了開展業務,也給她帶來了困惑。

  陳立是周圍朋友公認的美女,已成家多年並有小孩,她性格開朗大方,喜歡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自己休閒、娛樂、享受美食的狀態,經常會引來眾多點讚。與此同時,也會經常被不熟悉的朋友問及是否單身,是否有對象,“會有人追著問,很尷尬!”她説。

  遇到這樣的人,陳立就會遮罩他,“讓他看不見,心裏也不産生想法”;如今,對于不太熟悉的申請加好友的人,她會慎之又慎,“實名、印象較深的才會考慮加好友,其他的都置之不理”。

  “微信朋友圈是私人空間,沒有必要礙于情面變成‘廣告圈’或者‘工作圈’。”陳立説,如今自己經營微信朋友圈,有些會選擇直接拒絕,有些會在添加時限定許可權,有些會在加上後選擇刪除或者遮罩。

  “對微信朋友圈還是要有點‘潔癖’。”陳立對此深有感觸。

  “逃離”微信朋友圈

  今年以來,馬文斌覺得自己玩微信少多了,“人人見面都要加,就像QQ一樣,這樣就不好玩了”。

  在他看來,微信朋友圈社交性能強化,發的資訊都是大眾化的資訊,“不疼不癢,個性的東西越來越少,不帶勁”。

  馬文斌希望看到一些社情民意的多元表達,了解更多社會生活中的多維資訊,但他發現,隨著微信朋友圈熟人越來越多,人們的話語方式逐漸“雞湯”化,評論也四平八穩,資訊量在減少。

  在蘭州,小靜和阿蘆原本並不認識,因為熱愛插花,互相交流漸多,成了閨蜜,她們會把各種精致的插花發在微信朋友圈,也會發一些參加插花發燒友的活動資訊。

  小靜自認為發朋友圈資訊是比較把握分寸的,她會選擇發一些美好、向善的內容。一段時間來,她將自己參加各種插花活動的照片發到了朋友圈,收到很多朋友的點讚和詢問,還發現了一些有相同愛好的人,這令她心情很愉快。

  也有不愉快的事情出現,單位周末加班,加班後大家提議聚餐,小靜因為要給孩子做飯就婉言拒絕,可單位同事們卻調侃説:“算了吧,人家要去參加高雅的聚會!”領導也面露不悅,小靜頓時覺得自己被隔離在同事的圈外。

  阿蘆遇到了同樣的尷尬,她發出很多參加插花活動的照片,“不在乎贏得朋友圈點讚,只希望給自己留下一些記憶”。可時間久了,不斷有同事悄悄問她:“是不是在開辟第二職業?”領導也旁敲側擊地説:“業余生活很豐富,8小時以內更要有熱情呀!”

  小靜和阿蘆不想因微信朋友圈引發是非,她們想逃離微信朋友圈。“凡是工作內容以外的資訊,就要遮罩所有的同事,建另一個可見的微信朋友圈。”如今,逃離了同事的關注,小靜和阿蘆自稱是桃花源人,悠然享受插花之美。

  不如小靜和阿蘆般灑脫,也有人因為逃離微信朋友圈“未遂”而哭笑不得。

  李玲在北京一家媒體工作,女兒已經上中學,班上一名同學的媽媽經營一家月子會所,李玲和這位媽媽一來二往互相熟悉,加了微信好友。

  這位經營月子會所的新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很活躍,每天都會發大量如何順産、怎樣催乳、如何克服産後抑鬱等資訊,時間一長,李玲有點受不了,就遮罩了她的微信。

  可不久後她驚奇地發現,自己女兒和該同學媽媽也是微信好友,經常會看她發到朋友圈的各種坐月子資訊,還不時會點讚互動。“還得關注女兒(在朋友圈)的動向,真是想逃也逃不脫!”李玲感嘆,“簡直哭笑不得!”

  曹國東用“有人”這個群昵稱,成功從若幹微信群逃出。如今,他改變玩法,每天早上或臨睡前會集中瀏覽微信朋友圈資訊,白天基本不看,“擠出更多時間讀書、寫作、帶娃,靠譜!”(應受訪人要求,文中董敏、李玲為化名)(記者 馬富春 通訊員 劉星妤)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1152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