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父欲賣房治病遭子殺害 醫生收錢開假死亡證明
2017-05-20 09:20: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殺死父親的46歲男子劉某(右)受審,同時受審的急救醫生王某收錢後為其開出假死亡證明。通訊員 王鑫剛 攝

  74歲患癌症的父親欲賣房治病,要求兒子劉某盡快騰房。46歲的劉某在與父親的爭吵中,用拳頭及煙灰缸砸對方面部,並用胳膊扼壓脖子,造成老人機械性窒息死亡。為逃避責任,劉某用1000元現金讓急救醫生王某開具父親“肺癌”死亡的證明。

  因被控犯故意殺人罪和幫助偽造證據罪,5月19日上午,劉某和王某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審,二每人平均表示認罪,但在起意做假死亡證明的問題上互相推卸責任。

  兒子稱遭父親驅趕辱罵後行兇

  5月19日上午9點半,頭髮花白、身材壯碩的劉某被法警帶入法庭,環顧旁聽席,他沒有見到一位親屬。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劉某案發前在北京市鐵路局北京客運段工作,在位于豐臺北大地的家中,他與妻兒、妹妹和父親一起生活。2011年劉某母親去世,父親在2015年查出肺癌。

  檢方指控,去年6月17日下午5點,劉某因家庭矛盾與其父親發生爭吵,用拳和煙灰缸擊打其父頭面部,並用胳膊扼壓其頸部,致其父機械性窒息死亡。

  劉某稱,從小由母親帶大,常年在外的父親患病後,由他和妻子、妹妹照顧,父親沒有正經工作,自己還曾將5萬私房錢用來給父親治病。另據劉某辯護人介紹,案發的房屋為三室一廳結構,是早年劉某母親單位分的房,父親生病後才搬回家與子女一起生活。

  劉某回憶稱,案發當天,父親突然提出要將房屋出售換錢治病,要求劉某和妹妹盡快搬出。後二人發生爭吵,父親進行言語辱罵,自己被激怒後出拳毆打了父親面部。

  “他揪我的頭髮,我順手抄起煙灰缸砸了他的頭。”劉某稱,爭吵愈演愈烈,從客廳吵到衛生間,為讓父親停止辱罵,劉某用胳膊卡住父親的脖子,直到倒地的父親不再掙扎……庭審中,面對公訴人對案發細節的詢問,劉某多次低頭嘆氣。

  劉某説,面對口鼻流血、頭部受傷的父親,他曾實施急救措施但無效果。妻子隨後趕回家,並撥打了999急救電話。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為防止事情敗露,劉某還阻止趕回家的妹妹看父親遺體。對父親死因心生懷疑,妹妹報警後,劉某歸案。

  急救醫生開出“肺癌”死亡證明

  此案中的另一名被告人是25歲的王某,案發時已經當了2年多的急救醫生,被捕兩月後,王某取保候審,開庭時他提前到達法庭。

  據指控,王某作為999急救中心的醫生,于案發當日晚7點到達現場,在確認劉某父親死亡後,跟家屬進行溝通並聯繫殯儀館。但他在明知劉某之父係非正常死亡,應當報警的情況下,幫助劉某偽造其父死于肺癌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並收取好處費人民幣1000元。

  王某稱,他趕到劉某家時,看到劉某的父親躺在床上,經確定已經死亡。他注意到,死者頸部有一個2、3釐米的口子,左眼瞼有皮下水腫,身上有血。在問及死因時劉某告訴他,約2小時前其聽見浴室響了一聲,發現父親摔倒快不行了,就將其抱到臥室床上實施搶救,但沒能救過來。

  檢方認為,劉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王某幫助當事人偽造證據,情節嚴重,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劉某的刑事責任,以幫助偽造證據罪追究王某的刑事責任。

  王某在最後陳述時稱,自己的行為不但違反規定,還差點讓劉某逍遙法外,所收的1000元錢在配合警方取證時已上交,希望能得到寬大處理。

  案件未當庭宣判。

  ■ 追訪

  急救醫生稱開假證明是“出于好心”

  與王某一同出診的司機趙某證言證實,到現場後,家屬接王某上了樓,自己過幾分鐘上樓看時,王某正跟家屬説,老人不在了,按要求不是正常死亡不能開死亡證明,當時劉某稱,作為家屬自己能證明是正常死亡。

  趙某説,下樓後過了30分鐘又上去時,看見劉某正請求王某開死亡證明。處理完在回醫院的路上,王某稱自己在家屬央求下寫了死亡證明,家屬給了1000元。

  殯儀館服務人員證言顯示,老人遺體被拉到殯儀館時,體表可見左眼青紫,劉某稱是遛彎摔的,並在證明上簽字。

  “我當時説老人有外傷要報警,家屬都不同意,説不想屍體解剖讓老人再受罪”,王某庭後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自己幫忙開死亡證明是出于好心,並沒有想到後果,更不知道兒子會殺父親。

  “制造”假死亡證明 誰出的主意?

  對被指控的犯罪事實,劉某和王某均表示認罪悔罪,但在起意做假死亡證明的問題上,二人互相推卸責任,也成為此次庭審爭議的焦點問題。

  ■ 庭審焦點

  死者兒子劉某:醫生稱可不驚動警方

  劉某稱,急救醫生王某對父親檢查後,做出已死亡的判斷,提出如果給錢可以不驚動公安機關。

  “他(王某)説,死者有外傷,按規定應該交公安機關處理,如果家屬沒有異議,可以不驚動公安機關,幫忙把事兒處理了。”劉某稱,當時自己頭腦混亂,也想隱瞞行為,于是表示同意,現場給了王某1000元現金,收錢後,王某幫忙聯繫了殯儀館,並開具老人因肺癌死亡的證明。

  將煙灰缸和清理衛生間血跡的抹布扔到樓下垃圾桶後,劉某隨車前往殯儀館送屍體。

  屍體被拉走前,妹妹聽聞父親出事趕到家時情緒失控,擔心妹妹過度傷心影響身體,自己沒讓妹妹看屍體。

  對此,劉某的妹妹在證言中提到,哥嫂在現場的舉動讓她心生懷疑,自己被告知父親洗澡時摔傷,但浴室內並無血跡,前往殯儀館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對勁,遂報警。

  急救醫生王某:要求報警被家屬塞錢

  “我開死亡證明是出于好心幫忙,沒想到後果,更不知道兒子會殺父親”,王某稱,按規定,對50歲以上的病人、有病史、無外傷、且家屬在場的,急救人員判斷為正常死亡的,可以開具死亡證明,如果不符合條件,急救人員需找警察來排除刑事嫌疑,做出正常或非正常死亡的判斷。

  對老人頸部的外傷王某説,當時準備報警,但被家屬拒絕,請求其開具正常死亡的證明,盡快送殯儀館。

  王某稱,開完死亡證明,殯儀館的車抵達前,他再次向劉某夫婦強調此情況按理説應報警,劉某的妻子就將1000元現金塞給他。

  “這是我的違規行為”,王某承認,自己違反了規章制度,對此深刻檢討,如法院認定其行為犯罪,自己接受並將認真悔過。(記者 李禹潼)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神農架高山杜鵑盛開
    神農架高山杜鵑盛開
    大馬士革玫瑰成脫貧“幸福之花”
    大馬士革玫瑰成脫貧“幸福之花”
    博物館裏看紐約
    博物館裏看紐約
    “共用”洗衣機亮相上海街頭
    “共用”洗衣機亮相上海街頭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100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