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堅守無名墓22年,他説:生者需要慰藉 逝者需要尊嚴
2017-04-04 08:09:57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堅守無名墓22年,深圳“天堂守望者”莫建豐:

  生者需要慰藉 逝者需要尊嚴

  鮮花,樹蔭,一排排墓碑,靜默的人群,清明小長假,深圳三大墓園之一的西麗報恩福地墓園迎來祭拜高峰,連園外馬路兩側都停滿了車。

  這也是57歲的莫建豐最忙碌的時間,作為南山區民政局殯葬管理所所長、西麗報恩福地墓園守墓人,僅這3天就要接待至少5萬掃墓人。

  墓碑上鑲嵌著逝者生前的照片和墓志銘。一座墓碑被鮮花覆蓋,照片上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另一座墓碑屬于一個5歲的孩子,旁邊擺放著小汽車和玩具……終日裏守護著他們,這些逝者已成為莫建豐熟悉的陌生人。

  守墓22年,莫建豐已將死亡看得很淡。如今,他最看重的是有生之年和家人相伴的時光,“親人離世後才後悔的人太多了”。

  “無名墓”也值得祭奠

  20歲從部隊退伍後,莫建豐就一直在民政係統工作。1995年2月,組織上派他負責籌建南山區殯葬管理所。起初,他還以為是“迎賓”的“賓”,後來才知道是做“殯葬”。莫建豐有些猶豫,便給潮汕老家的父親打電話。莫建豐的父親也在民政係統工作,在他的鼓勵下,此後22年,莫建豐沒有再換地方。

  莫建豐見證了特區殯葬管理改革。1997年,深圳逐漸取消土葬,推行火葬。1999年則開始了史上最大規模的清墳。交通不便,莫建豐騎著一輛自行車,跑遍了南山各個山頭和墳崗。

  “只要有荔枝林的地方,一般就會有墳頭。”莫建豐也記不清到底去了多少座山,只記得最遠的一次,騎到幾十公裏外的赤灣村,花了一個多小時。大摸底之後,莫建豐與同事統計到4萬座墳。

  這4萬座墳裏有3萬多座是“有主墳”,1萬座是“無主墳”,都統一遷到新建的墓園管理。“當時很多老百姓講究遷墳時辰,有時選在清晨6時,那我們淩晨就要提前趕到現場。”莫建豐説。對于“無主墳”,莫建豐也認真對待,如果原墓碑上刻了字,則原樣刻在新碑上,沒有墓碑或未刻字的,則立無字碑。

  “這些‘無名墓’,有的是家族失傳的墓地,有的是客死他鄉的旅人,還有的是過去戰場上的無名烈士,都值得我們去祭奠。”每遷一座墳,莫建豐和同事們都拍下了錄像,以防有後代回來尋根問祖,還能夠找到他們。盡管22年來,大多數無名墓始終無人認領,但莫建豐20年如一日地守護著這些逝者,看到哪裏的草長高了,就拔掉;哪塊墓碑上有落葉或臟了,也要擦拭幹凈。

  “死後在我這都是平等的”

  守護墓園裏的往生者是莫建豐日常的工作。因為熱心和堅守時間長,許多人慕名前來找他幫忙,只要能幫,莫建豐都來者不拒。“不論他們生前是高官名人,還是平頭百姓,在我這裏都是平等的”。

  幫助的人多了,總會遇到別人送紅包的機會。有人是為了表示感謝,有人是因為有習俗,如果拒絕收,死者的家屬甚至會不高興。但莫建豐硬是從沒有收過一次。有一次,一位死者的家屬發起脾氣,認為莫建豐太不近人情。莫建豐便想了個點子,“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收‘皮’不收‘肉’”,紅包殼收下,現金退回。

  從業20多年,莫建豐很感激家人對自己的支持。做殯葬隨時都有工作要處理。有一年大年初二,莫建豐接到電話,説有兩個突然過世的人需要安置。

  “中國人過年就講究個吉祥,大部分人家裏在這個時間接到處理殯葬的電話,都會很忌諱,但我的家人還是很包容。”但也有人因此而排斥他。“我也理解,所以有些人家裏,我就不去親自拜年,而讓家人代替我去。”莫建豐説。

  再過3年,莫建豐就要退休了。如今他最擔憂的是找不到合適的接班人。很多年輕人由于家庭和社會的壓力,不願意從事這個工作。

  但莫建豐也不想降低要求。“愛心和責任心是最基本的,還要懂得溝通,因為剛失去親人的人,心情已經很悲傷了,如果我們説話的語氣重一點,就很容易産生摩擦”。(記者 張瑋 穆玉潔)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江蘇興化千垛油菜花海上演瑜伽秀
    江蘇興化千垛油菜花海上演瑜伽秀
    土修憲公投在即 支持派密集造勢
    土修憲公投在即 支持派密集造勢
    清明小長假 河南老君山遊客爆棚
    清明小長假 河南老君山遊客爆棚
    甘肅敦煌鳴沙山下杏花紅 遊客騎駱駝覓芳蹤
    甘肅敦煌鳴沙山下杏花紅 遊客騎駱駝覓芳蹤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747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