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怒斥醫托的“俠女護士”火了
2017-03-30 10:12:58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一段“南京護士怒斥醫托”的視頻瘋傳網絡。這名護士也一時間大“火”被稱“俠女”。記者了解到,這名護士來自南京市婦幼保健院。“醫托已成為醫療行業的一種怪象,屢屢出現難以打壓。”該院保衛科科長鄭明飛這樣感慨。據悉,該院保衛科還建立了“醫托臉譜庫”,他們曾現場“抓獲”的一名醫托,甚至一天內寫下了82份保證書:保證不再來醫院。

  市婦幼護士怒斥醫托:

  人家都哭了還騙人錢

  “你們就是鑽國家法律的空子,真是恨不得在你們臉上貼上‘醫托’兩個字。人家在我這邊都哭得稀裏嘩啦了,她還騙人錢!我已經跟了兩次,又跑上來了!”

  視頻中,這名護士拉著一位身穿綠色長毛衣的女子生氣地説。被拉著的女子疑似“落網”的“醫托”,數次低聲説著“我不來了,我走了,我走了。”旁邊的圍觀者則表示“報警,將他們抓起來。”之後這位護士撥打電話要保安將其帶走。

  記者了解到,視頻中的護士是南京市婦幼保健院的駱福玉,已在該院工作25年。昨天上午,記者在該院見到了這位“俠女”。面對前來咨詢的患者,駱福玉總是笑臉相迎,耐心回復。

  駱福玉介紹,那是26日上午發生的事情。“有個患者下來找我,問我們醫院有沒有一個叫李美蘭的專家。”駱福玉肯定市婦幼沒有叫這個名字的專家,患者説2樓兒科有個女的正在遊説患兒家屬去看這個專家。

  “走,帶我去。”駱福玉一聽,就知道是碰到醫托了,交代下手中的事,跟著患者跑到2樓。一上電梯,駱福玉就看到一個穿著綠色長毛衣的女子坐在長椅上,跟一個家長説著什麼。她立即掏出手機,通知保衛科。此時,醫托也看到了駱福玉,撒腿就跑,到衛生間附近消失了。

  不過,15分鐘後,又一名患者下來找到駱福玉,説有個醫托在2樓兒科騙人呢。駱福玉上去一看,居然還是那個綠衣醫托,正站在一名家長旁邊。這次駱福玉一個箭步衝過去,緊緊抓住醫托的手。“她知道我是來抓她的,也不狡辯,就求我,説保證下次不來了,這次放她走吧。”

  設“醫托臉譜庫”抓醫托

  有醫托1天寫82份保證書

  南京市婦幼保健院保衛科科長鄭明飛介紹,自春節以來,該院已發生醫托事件不低于20起。一般而言,這些醫托主要以女性為主,醫托都會穿梭在患者間,主動跟排隊的患者搭訕,有的是團夥一起,相互捧某醫院或者某個醫生。

  “醫院在打壓醫托上力度也很大,醫院每層的挂號處都貼有謹防醫托的字樣,同時病人咨詢的時候,我們都會告訴他們不要相信醫托。”鄭明飛説,他們一旦發現醫托,就會存照,建立“醫托臉譜庫”;另一方面,還要讓他們寫保證書。

  記者注意到,在這本登記冊上,有個人在2017年1月10日這一天,寫了82份“保證書”,都寫著“以後再也不來婦幼發傳單了,以後再也不來了。”而在保衛科,含醫托在內的,已有數千份“保證書”,放了幾大箱。然而這些保證書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他們反反覆復地出沒,趕走了又來了,我們也束手無策。”

  但仍存在“固證難”

  需多部門聯合打壓醫托

  “我們不能採取強制措施,也不能進行經濟處罰,最大限度也只能滯留。”鄭明飛説,這些醫托將患者介紹去一些小醫院看病,而這些醫院或者診所都會有醫療執業許可證,坐診醫生也有行醫資格,加上很難找到醫托與這些診所、醫生之間存在利益關係的實證,即使警察來抓了,最後也只能教育放人。

  記者了解到,早在1998年12月,原衛生部、公安部就聯合頒發了《關于清理整頓非法醫療機構、嚴厲打擊“醫托”違法行為活動的通知》。2013年底,衛計委、中央綜治辦、公安部、司法部等11個部門還曾聯合印發《關于維護醫療秩序打擊涉醫違法犯罪專項行動方案》,然而長期以來,打擊“醫托”取證環節多難度大,這都導致“醫托”屢禁不止、被抓住之後很快重操舊業。

  南京市衛計委醫政處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醫托需要多部門聯合執法,而目前對付醫托最大的問題就是固證難,“你還沒報警,他們已跑得無影無蹤。”他們只能約束醫療機構張貼醒目安全提示,提醒患者和家屬,提高自身防范意識,不要輕易上當受騙。(通訊員 孔曉明 揚子晚報記者 于丹丹)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295217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