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大巴山貧困村“苦黃連”嘗出了“甜滋味”
2017-03-26 11:33:3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3月26日電 題:四川:大巴山貧困村“苦黃連”嘗出了“甜滋味”

  新華社記者叢峰、左衛、劉海

  地處大巴山腹地的宣漢縣,是四川省貧困人口最多的縣。距縣城140多公里,有一個最偏遠、最貧困的村子——黃連村。

  黃連村原本出産野生黃連,但因為地方太窮,人們都説,黃連村是因為“日子苦”而得名的。

  有多苦呢?村民告訴記者,雖然宣漢是幾十年的貧困縣,但縣上、鄉上的人聽説你來自黃連村,都會一臉的同情,因為你“更窮”。全村110多戶人,散落在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半山上。村子到公路只有一條羊腸山道,兩人不能並排行走,最陡峭的地方馬都過不去,人只能手腳並用。用手機打電話,要爬到山頂上“借”信號。

  37歲的村支書胡曉玲是全村第一個大專生。當年為了供她上學,當鄉村教師的老父親拄著拐杖出去借錢,借到半夜回來,只借到10元錢。

  扶貧搞了很多年,但黃連村自然條件太差,“苦味兒”依然很濃。2013年,新一輪脫貧攻堅啟動後,宣漢縣下決心整合扶貧資金700多萬元,開始修建黃連村通村水泥路。全村人熱情高漲,投工投勞。“人整天泡在工地上,開山放炮震得耳朵聽力都下降了。”胡曉玲説。

  通村公路不長,只有6.5公里,卻是黃連村“翻身”的最大本錢。2014年底公路通車,2016年貧困戶劉福太就摘掉了“貧困帽”。

  劉福太説,家裏原來就有四十多畝山林,種著中藥材木香。可沒有公路,好東西被“困”住了。“雇馬馱下山,一次馱兩三百斤,運費兩三百元。”劉福太説,“去掉鍋巴沒了飯,根本不賺錢。”

  路通了,汽車直接開進村子,中藥材就能賣出好價錢。胡曉玲説,路修通後,全村家家戶戶種植的黃連、木香、黨參等中藥材,當年就多賣了20多萬元。

  劉福太算了筆賬:家裏四十多畝木香,每年輪作能收入近2萬元;養了二十多桶高山蜜蜂,每年蜂蜜能收入8000多元;還養了四五十只土雞,能賣30元一斤。“地裏的玉米、馬鈴薯全拿去喂豬,這些收入也夠脫貧了。”劉福太説。

  苦了多年的黃連村,一旦打開幸福之門,所有的細胞都興奮起來。黃連村所在的龍泉土家族鄉黨委書記高仕軍説,村子所處的峽谷正在打造“巴人谷”景區,村裏12戶易地搬遷戶,在政府的規劃下,沿公路邊修建了漂亮的土家風情民居,宜居宜商。

  “不僅有土家族特色飯菜,還要建‘歡樂動物園’‘希望菜地’等遊樂項目。”高仕軍説,“每年來峽谷漂流的遊人,旺季時每天一千多人。能吸引十分之一二的人過來,村子就富了。”

  脫貧奔小康信心滿滿的當然不止黃連村。宣漢縣委書記唐廷教説,宣漢地處大巴山深山區,貧困人口多、分布廣、程度深,是四川省唯一一個貧困人口還在10萬以上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脫貧攻堅任務非常艱巨。

  “10多萬的貧困人口,如果一家一戶地搞脫貧,不僅難以做到,而且容易返貧,或産生新的貧困。”唐廷教説,必須走開發扶貧、整體脫貧的路子,把“窮根”徹底挖掉。

  在貧困人口集中的樊噲片區,宣漢縣因“景”制宜,計劃三年投入百億元,打造集旅遊休閒、觀光農業和文化消費為一體“巴山大峽谷”景區。

  “這個事兒辦好了,能帶動周邊9萬多貧困人口脫貧,全縣‘摘帽’不成問題。”宣漢縣委宣傳部長張升國説。

  不同的滋味,是因為不同的心境。如今,曾讓黃連村人“苦”得不想提起的黃連,卻嘗出了“甜滋味”。走進村裏一家土家族小店,店老板迎客倒來大小兩杯水,小杯的是黃連水,清熱祛火;大杯的是蜂蜜水,甘甜香鬱。“先苦,後甜。這是黃連村的特色飲品。”店老板笑著對記者説。

  當問起黃連的價錢,貧困戶李秋林連連説:“不能賣、不能賣,得‘囤’起來。等旅遊全都弄好了,做成特色飲片,能賣更高的價呢!”

  走出店外,記者發現,黃連已經被設計成了土家新寨的旅遊Logo,印在家家戶戶的匾額上。胡曉玲説,黃連村正在注冊“中國苦村”商標,要把過去的“苦”變成今天的“寶”。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韓國“世越”號整體出水
    韓國“世越”號整體出水
    安徽滁州:桃花園裏千人宴
    安徽滁州:桃花園裏千人宴
    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投票開始
    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投票開始
    雪後祁連山盡顯丹青畫卷
    雪後祁連山盡顯丹青畫卷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696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