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遊戲直播侵權糾紛調查 遊戲授權問題未受重視
2017-11-24 06:43:3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網絡遊戲直播侵權糾紛調查

  有網絡主播認為玩家享有一定權利有平臺工作人員稱取得授權有難度

  調查動機

  近年來,網絡遊戲發展迅猛,其強勁勢頭不僅給遊戲開發者帶來了巨大利潤,也吸引了一大批網絡直播平臺和遊戲主播的目光。不過,網絡直播從網絡遊戲中“分一杯羹”似乎不太順利,隨著幾起遊戲開發商(代理商)訴網絡直播平臺侵權案件的出現,網絡遊戲直播侵權問題成為一大熱點。

  11月14日,廣州智慧財産權法院就“網易訴YY遊戲直播侵權”案作出一審判決:YY停止通過網絡傳播遊戲畫面,並賠償原告2000萬元經濟損失。

  在判決書中,廣州智慧財産權法院陳述:涉案電子遊戲的創作凝聚了開發者的心血,遊戲畫面作為網絡遊戲這個“綜合體”的組成部分也不例外。

  法院的一審判決陳述了網絡遊戲、網絡直播之間的權利關係,但對于網絡主播來説,似乎對其中的法律規定、權利關係不甚了解。

  判決明確網遊畫面權利屬性

  為了解網絡遊戲制作過程,《法制日報》記者輾轉聯繫到幾位從事網絡遊戲開發的工程師。

  一位名叫Hoosin的後端工程師説:“一款遊戲,尤其是大型網絡遊戲,在面向大眾之前,一定經過了多次測試、反饋、修改,當然這是建立在遊戲已經做出來的基礎上。如果從遊戲開發整體來説,就涉及更為復雜的程式。”

  “首先是前期策劃,包括遊戲概念、場景角色、計算數值、角色動作等;其次是涉及場景、角色、後期的美工部分;之後是最為復雜的程式設計以及反覆的測試。整個過程用寥寥數語就能説出來,但在實際的開發中,卻需要大量工作。”Hoosin補充説。

  曾負責遊戲編程的韋易笑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近幾年,遊戲開發成本持續上升。以某上市公司開發的一款遊戲為例,美術成本就已經達2000萬元,開發人員平均超過20人。而且有時候用一兩年甚至幾年時間才能開發出一款新産品,還不能保證上線之後一定會成功”。

  一款網絡遊戲成功上線確實傾注了遊戲開發者的大量時間和財力投入。

  長期從事遊戲開發的楊哲告訴記者,一款網絡遊戲開發不僅是時間和金錢成本,還有著開發者的思路和構思,開發者要設定好玩家所能操作的每一步,玩家的操作也是在遊戲開發者所確定的框架內進行的。換句話説,不論玩家操作多麼厲害,都是在遊戲開發者的設定之內實現,而越不過這個圈。

  2016年,上海壯遊公司對其運營的網絡遊戲《奇跡MU》進行維權,以廣州碩星和維動公司開發運營的遊戲《奇跡神話》抄襲《奇跡MU》為由提起訴訟,法院將遊戲的整體畫面作為“類電影作品”進行保護。

  在此次“網易訴YY”案的判決中,網絡遊戲畫面同樣被認定為“類電影作品”。

  大型網絡遊戲的法律屬性認定,在多起案件中得到了回答:大型網絡遊戲畫面屬于著作權法中規定的作品。

  遊戲開發者與玩家看法不一

  楊哲説,有人認為直播遊戲是玩家在網絡環境中的個人行為。遊戲研發發布就是為了供大家娛樂,玩的人越多,遊戲開發者越快樂。但是,網絡主播利用遊戲進行直播可以獲得收益。網絡直播平臺作為商業公司,從直播行為裏也可以獲取商業利益。

  “所以,我覺得這都構成了不合理使用,構成侵權。遊戲主播和遊戲直播平臺侵犯了遊戲開發者的著作權。不過,這並不意味著遊戲不能直播。網絡主播在進行遊戲直播前,應取得遊戲開發商的授權。”楊哲説。

  楊哲認為,對于小的遊戲公司來説,它們並不反對網絡直播拿它們的遊戲進行直播,畢竟也可以算是一種宣傳,但不能一聲招呼都不打。

  “就像我買了一輛車,平時不怎麼用。有人開著我的車去跑專車,獲得了收益。我承認對方付出了勞動,但車的所有權畢竟屬于我,對方在使用前應徵得我的同意,而不能直接把車開走。”楊哲説。

  對此,網絡遊戲主播李某提出,在操作遊戲過程中,玩家創造了獨特的故事和畫面,不同玩家最終形成了不同的畫面。“因此,我覺得玩家在作品中是否應該享有一定的權利也是值得考慮的問題。”李某説。

  有沒有考慮過網絡遊戲版權的問題?李某説,“我沒想過我打遊戲進行直播是不是侵權,更沒想過自己是不是在直播中享有著作權,我相信大多數主播都沒考慮過。我感覺自己玩得還不錯,就直播了”。

  遊戲授權問題尚未受到重視

  就網遊開發者與網絡遊戲主播來説,他們盡管對網遊畫面著作權的看法存在不同觀點,但都認為網絡直播平臺應獲得網遊開發者授權。

  記者聯繫了幾家遊戲開發工作室的負責人,他們的意見大體一致:從宣傳自己的産品這一角度出發,可以允許網絡直播遊戲。不過,前提是必須向遊戲開發商申請授權,尤其是通過網絡直播獲得不菲利益時,授權顯得更為重要。因為,“這畢竟是一種認可、一種尊重”。

  李某也認為,“關鍵得看遊戲開發者與直播平臺採取什麼樣的態度。合作,直播平臺可以獲利,遊戲開發者也能擴大宣傳。互掐,雙方也許都會有所損失”。

  記者發現,隨著遊戲直播行業日漸成熟,越來越多的直播平臺加入網絡遊戲直播行列。在一家網絡直播平臺,單就“英雄聯盟”這款遊戲進行直播的遊戲玩家就多達幾百人。遊戲主播的人氣值也有所不同,少則幾十、幾百或幾千,多的可以達到幾百萬。

  在如此多的直播平臺裏,究竟有多少平臺與遊戲開發者進行了洽談、得到了授權?

  對此,某直播平臺的公關經理楊女士告訴記者:“如果要求每款在平臺上直播的遊戲都取得授權,我想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據我所知,就現在幾個比較流行的大型網絡遊戲而言,還有很多直播平臺沒有取得授權,因為這件事一直沒有得到直播平臺或者遊戲開發商的重視。此外,還有一個原因,如今幾乎每周都有新的網絡遊戲上線,主播們喜歡嘗鮮也許就開始直播,而直播平臺也許根本察覺不到。”(本報記者 韓丹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湖落葉 堪比油畫
西湖落葉 堪比油畫
福州:空中綠道 城市幽境
福州:空中綠道 城市幽境
成都發現唐宋時期“市政工程”
成都發現唐宋時期“市政工程”
西成高鐵進入全線拉通試驗階段
西成高鐵進入全線拉通試驗階段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002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