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廣州法院:控辯平衡懲治犯罪保障人權相統一
2017-09-25 08:46:36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廣州法院探索“三項規程”推進刑案庭審實質化 控辯平衡懲治犯罪保障人權相統一

制圖/孟紹群

  “現在開庭。庭前被告人及辯護人申請排除非法證據……”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公開開庭審理的被告人譚某非法持有毒品案,因被告人稱曾被刑訊逼供,辯護人申請排除非法證據,法庭不僅適用庭前會議規程和法庭調查規程,還在庭審中啟動排除非法證據規程,由此成為最高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三項規程”改革試點的全國首例觀摩庭。

  《法制日報》記者今天從廣州中院了解到,2013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實施後,廣州中院率先在全國探索實施庭前會議、非法證據排除、證人出庭等制度,先後有112件案件召開庭前會議,115件案件啟動非法證據排除,590件案件有證人、鑒定人出庭作證。今年6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確定為“三項規程”試點法院後,廣州中院將“三項規程”作為關鍵抓手,推進以司法證明、控辯對抗、依法裁判為核心內容的庭審實質化,實現懲治犯罪和保障人權相統一,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積累了第一手的經驗做法。

  落實庭前會議庭審集中高效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去年11月15日,公安人員在被告人譚某租住的出租屋內查獲其所持有的毒品共2769.17克。

  該案審判長、廣州中院刑一庭副庭長倫銘健介紹説,因譚某的辯護人在庭前提出,被告人有罪供述是在刑訊逼供情況下作出的,並提交了排除非法證據、證人出庭等申請,合議庭先後兩次組織控辯雙方召開庭前會議。

  第一次庭前會議後,檢察機關根據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的非法取證線索,調查了14名相關證人,沒有發現刑訊逼供的非法取證行為,並在第二次庭前會議中出示了相關證據。

  記者了解到,通過兩次庭前會議,控辯雙方就該案審理的程序性事項、明確無爭議的證據以及雙方爭議焦點達成一致意見,確定了出庭作證人員名單,展示了證據收集合法性的證據目錄。不過,雙方對非法證據問題未達成一致意見。

  廣州中院院長王勇認為,利用庭前會議進行證據開示,可以解決非法證據排除、申請回避、管轄異議,梳理爭議焦點,精簡法庭調查程序,保障辯論時間。庭前會議制度讓控辯雙方充分了解對方立場,實現控辯實質平衡;讓法官明確審理重點,提高庭審駕馭指揮能力。

  通過庭前會議解決程序問題,有效提高了庭審的效率。廣州中院今年5月開庭審理的李某故意殺人案,通過庭前會議解決了案件定性、定罪證據分歧,明確開庭時重點審查被告人量刑情節,從而使實際庭審僅用1小時。

  廣州中院刑一庭庭長嚴劍飛介紹説,試點中,廣州中院首先明確庭前會議報告格式、基本內容,確定試點案件全部制作庭前會議報告並在法庭調查前宣讀,宣告程序性事項處理結果及案件爭議焦點,對達成一致意見的證據簡化質證。為了便于歸納爭議焦點,明確審理重點,該院明確庭前會議證據展示規則,原則上僅出示證據目錄,對于爭議證據則進行證據開示。

  “試點以來,通過充分保障被告人庭前會議參與權,庭前會議可操作性明顯增強,法官認為庭前會議‘形式大于實質’的認識逐步轉變,適用比例逐步提高。”嚴劍飛舉例説,海珠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涉網絡制售假發票案件時,通過召開庭前會議,促使5名被告人從否認犯罪轉變為主動認罪。

  排非規則促控辯對抗實質化

  “在庭前會議中,對于是否刑訊逼供問題,雙方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現在對此進行調查。”宣讀完庭前會議報告後,審判長倫銘健宣布啟動非法證據排除調查程序。

  庭審中,被告人譚某堅持稱自己被毆打過。其辯護人辯稱,體檢表記錄被告人後枕部麻木的症狀與其反映被毆打的情況相印證;抓獲經過證實被告人兩天沒有休息,候問室沒有床,存在疲勞審訊。

  針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的理由及線索,公訴人在庭上指出,檢察機關通過查證辦案民警的調查筆錄和訊問錄像,證實沒有人毆打被告人;被告人提供的證人也證實沒有看見其被毆打;看守所的體檢記錄表明被告人體檢情況正常。

  為了證實該案證據收集是否合法,控辯雙方圍繞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的證明證據收集合法性的材料展開質證。

  王勇對記者説:“試點中,我們致力于推動改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適用環境,努力解決啟動難、證明難、認定難、排除難問題,促進控辯對抗實質化,防范冤假錯案發生。”

  審判實踐中,非法證據的認定標準對非法證據排除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為此,廣州中院積極探索非法方法和不文明執法、非法證據和瑕疵證據的區分標準,規范非法證據認定。此外,督促檢察機關移送起訴時附被告人入所體檢報告,以便非法證據審查與認定;重點規范非法證據排除申請程序,落實主動告知機制,在送達起訴書副本筆錄上增加詢問被告人是否提出非法證據排除申請欄。

  嚴劍飛説,廣州中院與公安、檢察機關建立常態化溝通機制和重大案件偵查終結前對訊問合法性進行核查機制,就證據標準化制定工作達成共識,提高了非法證據排除制度的可操作性。2013年以來,通過嚴格證據審查,全市法院先後排除非法證據33份,補強證據3368份。

  值得關注的是,廣州中院強化偵查、公訴機關對證據來源合法性的主體責任,明確偵查機關對全案的補充偵查以兩次為限,對同一事項補充偵查以一次為限,每次補充偵查時限為一個月。時限屆滿後,公訴機關未予書面答復的,視為補充偵查未果。

  規范調查讓事實查明在法庭

  庭審中,審判長分別傳召偵查人員、看守所體檢醫生和同期被羈押人員等證人出庭作證,就譚某是否遭遇刑訊逼供向證人逐一發問求證。

  合議庭通過綜合分析證人證言和其他證據,認定取證程序合法,被告人譚某有罪供述可以作為證據。庭審隨即進入定罪事實和量刑事實的法庭調查階段,控辯雙方圍繞庭前會議確定的爭議焦點展開辯論。

  經過休庭合議,合議庭當庭宣判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處譚某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5萬元。譚某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該判決目前已經生效。

  記者了解到,廣州中院試點法庭調查規程中,貫徹證據裁判原則,規范開庭訊問、發問、舉證、質證、認證等程序,推動案件事實查明在法庭;規范出庭作證申請審查標準,確定相關人員出庭作證的5種情形和作證程序;改變以往的舉證、質證方式,控辯雙方存在爭議的關鍵物證原物直接在法庭上出示,有效推進了司法證明實質化。

  近日,天河區法院審理一宗販賣毒品案時首次啟用多媒體證人室,借助錯位技術,遮擋證人的身體和樣貌特徵,通過視頻信號將證人出庭情況連接到法庭,接受審判長發問和控辯雙方的提問。法庭據此查明,該案被告人涉案毒品數量的稱量過程存在瑕疵,支持被告人對瑕疵證據中存疑部分的主張。

  嚴劍飛介紹説,目前,廣州法院普遍與公安機關建立了民警出庭作證機制。通過出庭作證,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偵查人員規范取證的意識。越秀、海珠、天河等基層法院均設立獨立證人室,實現證人隱蔽作證,為出庭作證人員提供物理隔離、個人信息保護、人身安全保護等措施,消除作證人員顧慮。統計顯示,今年6月試點以來,越秀區法院證人出庭案件49件85人,同比翻了近5番。

  王勇説,通過探索“三項規程”,實現司法證明實質化、控辯對抗實質化、依法裁判實質化,符合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綜合全案證據對所有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成為廣州法院刑事審判的必備要求。2014年至2016年,因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全市法院依法對21名被告人宣告無罪。(記者 章寧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57屆國際小姐中國大賽總決賽在京舉行
第57屆國際小姐中國大賽總決賽在京舉行
新疆禾木:雨中仙境
新疆禾木:雨中仙境
秋分·秋色
秋分·秋色
喀納斯:秋景入畫來
喀納斯:秋景入畫來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17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