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您撥打的機主是老賴" 登封法院為部分"老賴"定制"失信彩鈴"
2017-06-16 07:58:2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失信鈴聲”被最高法認為“有價值”

  “失信彩鈴”的懲戒方法此前就曾被最高法關注,並表示將會同有關部門研究探索。

  最高人民法院網今年6月2日發布的一份《來信人所提失信名單相關建議及答復意見》顯示,來信人于東鋒曾建議:“和電信部門聯合推出‘失信鈴聲’,失信被執行人撥出電話或者其他人給失信被執行人撥打電話時,提示此人已被納入失信名單。”

  最高法給出的答復意見為:“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快推進失信被執行人信用監督、警示和懲戒機制建設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幹規定〉的決定》、最高人民法院與相關聯動單位簽署的對失信被執行人聯合懲戒合作備忘錄,對失信被執行人共採取了11類100余項具體懲戒措施,為失信被執行人設置失信鈴聲不在上述懲戒范圍之內”。

  不過,最高法在回復中稱,“您的建議非常有價值,我們將會同有關部門研究探索該項懲戒措施,加快推進失信被執行人跨部門協同監管和聯合懲戒機制建設,構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信用監督、警示和懲戒工作體制機制,維護司法權威,提高司法公信力,營造向上向善、誠信互助的社會風尚。”

  “失信彩鈴”仍在探索階段

  登封區人民法院為失信被執行人“定制”手機彩鈴服務被媒體報道後,有法律人士對此舉提出質疑。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發微博指出,法院給被執行人定制彩鈴缺乏法律根據,“強制執行措施由國家立法,不允許法院創設,更不允許基層創新”。

  何兵指出,雖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幹規定》第七條,各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各地實際情況,將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通過報紙、廣播、電視、網絡、法院公告欄等其他方式予以公布,並可以採取新聞發布會或者其他方式對本院及轄區法院實施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制度的情況定期向社會公布。但並“不能從通告發布權,推出強行植入手機鈴聲權。公民通訊自由和秘密受憲法保護”。

  何兵還提出,法院給被執行人定制彩鈴,“損害債務人信譽,不利于執行”。何兵告訴北青報記者,“老賴”分類起來比較復雜,有的是真的老賴,有的是資不抵債,有的是覺得判決不公,因此較難認定,如果“一刀切”摧毀其信用,反而不利于一些案件的履行。

  對此,上述登封市人民法院負責人回應稱,目前,給“老賴”們“定制”手機彩鈴的舉措還在探索階段,在范圍設定上,登封市人民法院針對的並不是全部的失信被執行人,“主要針對的是‘比較賴’的那種,包括有能力履行而不去履行的、偽造證據幹擾執行的、不敬畏法律暴力抗法的等等”。

  對于為哪些人定制彩鈴,該負責人稱,法院內部承辦人要進行審查,確認對方的手機號以及是否符合被定制彩鈴的條件,“如果是未成年,比如交通事故事件中的未成年被告,我們肯定不會”。

  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認為,為“老賴”定制彩鈴,這種行為是法律與社會、與科技並行的體現,並不違反法律的規定,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不過,這種行為也應把握一定的“度”,“若為‘老賴’設置‘失信’彩鈴影響‘老賴’的通信,超過一定的程度有可能侵犯‘老賴’的人身自由權利”。(記者 張帆)

   上一頁 1 2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152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