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民的名義》:反腐大劇重拳出擊
2017-03-28 08:05:0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人民的名義》:反腐大劇重拳出擊

  一名官員被人舉報受賄千萬元,當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前來搜查時,看到的卻是一位長相憨厚、衣著樸素的“老農民”在簡陋破敗的舊房裏吃炸醬面。檢察院反貪局長陳海在調查行動中遭遇離奇車禍,為了完成當年同窗的未竟事業,侯亮平臨危受命,接任陳海未竟的事業……

  3月28日,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組織創作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定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開播。時隔多年,反腐劇再次回歸熒屏,而且“尺度”頗大——劇中級別最高的貪腐官員“官至副國級”,一個大省的“半壁江山”都陷入貪腐。

  本劇導演、制片人李路説:“本劇的力度、布局之大,是前所未有的。電視劇能拍到這個尺度,是國家反腐力度使然。”

  原著小説作者、編劇周梅森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説:“作為一個作家,如果你不敢寫,或者寫得不痛不癢,你的作品就失去了讀者和觀眾的信任。老百姓是真的關心反腐,對腐敗的切齒痛恨不容置疑。”

  沒有人臉上寫著“貪官”二字

  江蘇省作協副主席周梅森出生于1956年,代表作有《人間正道》《絕對權力》《國家公訴》《至高利益》等。他只在徐州市政府挂職過一年副秘書長,並沒有從政經歷,如何寫好官場,“只能説我非常關注這個時代,關注這個時代的政治生態,看透了權力背後的面孔”。

  李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沒有人天生是貪官,沒有人臉上寫著‘貪官’二字。從導演的角度,我更看重的是描繪官員內心世界和人格的演變過程。對人性的挖掘,是反腐劇需要思考的。”

  小説中,某官員家屬受賄150萬元,破案過程就來源于南京市浦口區反腐部門的一個真實案件。“我曾經下到反腐第一線,和辦案的同志們聊。我們以前覺得,反腐就是把犯罪嫌疑人抓過來,軟硬兼施,其實不是,是鬥智鬥勇。像這個案件,完全是零口供辦案”。

  當時,受賄的方式是卡,可以用來消費和提現,但寫的不是受賄人的名字,而銀行取款機的監控錄像也因時間久遠已經銷毀,案子一度陷入僵局。但反腐部門的同志注意到,卡裏還剩幾千元“零頭”,“就看受賄者舍不舍得這幾千塊錢,如果他拿著這張卡再去取錢或者消費,證據就拿到了。最終,受賄者還是舍不得,拿著卡去買了貴重物品,還和自己的卡合並使用”。證據到手,犯罪嫌疑人立刻被捕。周梅森把這個案子寫進了小説,也成為電視劇中的一個重要案件。

  從年輕時候起,巴爾扎克就是周梅森的偶像——巴爾扎克所處的是一個新舊交替、金錢至上的時代,和現在有很多相似之處。“巴爾扎克有一個觀點講得非常好,小説家必須面對現實生活,使自己成為當代社會的風俗史家;小説家的任務不僅在于描摹社會現象,還要解釋這些現象的原因;小説家又必須同時是道德家和政治家。”周梅森説,“巴爾扎克的作品有一個特點,就是對社會思考的追求,這也是我這部小説所追求的東西。”

  弱勢群體對貪腐有切齒痛恨

  在《人民的名義》中,除了描寫官場,周梅森還花了近一半篇幅寫下崗工人等弱勢群體。“我的幾乎每一部小説都會有一定篇幅觸及弱勢群體,這個群體我非常熟悉。”周梅森自己曾是一個煤礦工人,十幾歲就在煤礦半工半讀,1979年離開煤礦後,仍有很多親戚朋友在煤礦工作。

  “高樓背後有陰影,霓虹燈下有血淚。一方面,我們改革開放,物質極大豐富;另一方面,兩極分化嚴重,這是非常可怕的。”周梅森在《人民的名義》中寫到一個老工人鄭西坡,工廠破産,工人下崗,他本來是幫助政府做説服工作的,但後來被貪腐官員欺壓,打官司又被司法腐敗壓迫,為了保衛自己的工廠,他被逼無奈搞出一個群體性事件。

  “這正是貪腐的可怕之處,侵害了老百姓的權益,敗壞了世道人心,激起了人民的憤怒。”周梅森説,“有些無恥的腐敗官員,連老百姓的救濟款都貪,沒有底線到這種程度。底層老百姓對腐敗有切齒痛恨,我的作品就要寫出老百姓的這種痛恨。”

  反腐主題的文藝作品在過去十幾年一度出現空白,反腐劇也在電視屏幕上消失,此次《人民的名義》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回歸觀眾的視野。周梅森説:“文藝作品對腐敗和反腐敗問題的描寫,也是一種監督。過去我們的文藝作品對這些群體性事件都是回避的,官僚們以為你不寫,老百姓看不到,就能掩耳盜鈴。”

  在《人民的名義》中,一個大省的“半壁江山”都淪陷了,老書記、接班者、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法院副院長、大型國企老總、省會城市副市長……全是腐敗分子;小説中級別最高的貪腐分子更是官至“副國級”。

  周梅森説:“我們寫出來,不是要讓人民絕望,而是要給人民希望,引導人民正確地看待這場反腐鬥爭。要讓人們知道,像侯亮平、沙瑞金這樣的肩負著反腐職責的同志,面對多麼大的風險,要讓老百姓相信我們。”

  95後剪完片子稱“重塑三觀”

  當周梅森剛寫完3集劇本的時候,制片人兼導演李路就與他簽約;為了籌拍這部“很有風險”的電視劇,李路差點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貸款,最終,投資方是5家民營企業“個體戶”,而且從不幹涉拍攝。

  周梅森告訴李路,之前他的《絕對權力》和《國家公訴》兩部反腐劇,審查修改意見有八九百處,這次也要做好心理準備。“結果,這次我們給最高檢影視中心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都呈送了劇本,審查過程比較順利。當下的國家形勢和反腐力度,需要這種重拳出擊的劇。”李路説。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毛羽還公開表示:這段時間,我們在審看周梅森編劇、李路導演的《人民的名義》時,一直被這部現實主義大劇感染著……劇中腐敗勢力非常猖獗,形勢非常嚴峻,但看的過程中,每一集都有正面的力量,光明hold住黑暗。從這部劇中,我們看到了人性的溫暖,看到了正義的力量,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曾有不少人建議李路給電視劇改個更抓人眼球的名字,但他堅決不同意。“先立正,再觀劇。主旋律不是喊口號,也可以拍得很好看。好萊塢電影也是弘揚美國精神、正義戰勝邪惡,商業和娛樂元素並不代表不是正劇”。

  《人民的名義》集結了陸毅、張豐毅、張凱麗、侯勇等40多名實力派演員。相比之前傳出的“摳圖演戲”等新聞,李路用“敬業得不得了”來形容這些演員。因為夜戲太多,演員們熬夜是家常便飯,晚飯都常常顧不上。

  在《人民的名義》後期制作中,剪片子的工作人員有不少是95後,剪完後對李路説了4個字,“重塑三觀”。“他們跟我説,原來官員是這樣的,生活是這樣的。本來以為是年輕人的父母才愛看的劇,結果發現年輕人這麼感動,觀眾是全年齡段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南京雞鳴古剎櫻花盛開 引來“賞櫻大軍”
    南京雞鳴古剎櫻花盛開 引來“賞櫻大軍”
    洛帶——客家小鎮
    洛帶——客家小鎮
    呼倫貝爾 銀色大世界
    呼倫貝爾 銀色大世界
    長沙舞者“花海”中跳芭蕾
    長沙舞者“花海”中跳芭蕾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705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