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廣州首例環境公益訴訟獲勝:往水塘倒垃圾賠千萬

2017年02月25日 10:11:14 來源: 廣州日報

  原標題:向水塘傾倒垃圾 賠千萬還要復原

(新華社圖)

  面積過百畝的大水塘,被傾倒各種建築和生活垃圾,蒼蠅亂飛,臭氣熏天。水塘承包人沒有辦理建築廢棄物處置證,收錢後允許他人向水塘倒垃圾,有關部門責成清理卻不奏效,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于是提起首宗民事公益訴訟,坐在了原告席。昨日下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一審宣判,判令水塘承包人張玉山、鄺達堯在三個月內將涉案水塘水質恢復到地表水第Ⅴ類水標準;十日內,共同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恢復原狀期間服務功能損失費用1050萬元。

  據悉,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試點工作後廣州檢察機關提起的第一起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事件:

  承包經營大水塘供人付費倒垃圾

  2015年10月,廣州市從化區人民檢察院在履行瀆職檢察職責中發現,從化區鰲頭鎮中塘村大石古水塘(面積約50020平方米,深度約50米,屬于農用地性質)的實際承包人張玉山、經營管理者鄺達堯等人從2012年11月開始,在沒有辦理建築廢棄物處置證和其他相關證照的情況下,有償允許他人向涉案水塘大量傾倒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嚴重影響了周邊村民的生活。

  2015年9月,從化區環保局對該水塘的水體和周邊空氣品質進行應急採樣監測。經檢測,水塘中水體的化學需氧量超過農田灌溉水質標準,水塘圍場內及周邊空氣中臭氣濃度嚴重超標。從化區人民檢察院于2015年11月督促鰲頭鎮政府依法履行職責,鎮政府曾責成張玉山、鄺達堯進行垃圾清理工作。2015年11月,從化區人民檢察院將該線索移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在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中描述:經現場查看,張玉山、鄺達堯僅清理了水塘表面漂浮垃圾,未清理沉底垃圾,且大量垃圾沒有清理即被當場填上泥土,塘水呈烏黑色,至今仍散發惡臭。經評估,造成地表水生態環境損害人民幣120萬元,涉案水體恢復至V類地表水標準需要費用1250萬元以上,嚴重影響當地生態環境的健康持續發展。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就張玉山、鄺達堯污染環境案,于2016年2月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2016年7月,由專業機構作出的評估報告,涉案水塘生態環境損害費用為1050萬元。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據此將訴訟請求變更為“賠償水塘受污染期間環境功能損失費用人民幣1050萬元”。

  一審:

  三個月恢復水塘水質原狀 賠環境功能損失1050萬元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環境保護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廣州市從化區環境監理二所、中國廣州分析測試中心的監測和檢驗結果顯示,涉案水塘因被傾倒垃圾,水塘水體的氨氮值、化學需氧量、臭氣濃度均超標,造成環境污染,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一審判決自判決生效三個月內,被告張玉山、鄺達堯共同修復涉案水塘,使其水質達到地表水第Ⅴ類水標準;逾期未修復的,由法院選定具有專業資質的機構代為修復,費用由被告共同承擔;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告共同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恢復原狀期間服務功能損失費用1050萬元(以上款項上繳國庫,用于修復被損害的生態環境)。如果未按期賠付,依法加倍支付逾期産生的債務利息。

  聽判後,張玉山的代理人表示對判決沒有意見,鄺達堯的代理人表示將與當事人商議再決定。

  爭議焦點

  水塘受污染 環境功能損失費如何確定?

  庭審中,公益訴訟人明確“環境功能損失費”是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規定中所指的“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恢復原狀期間服務功能損失”,兩被告對賠償金額有爭議。

  法院認為,《環境損害鑒定評估報告》載明:該水塘由于長期傾倒垃圾,塘中污染物濃度水準較高,預計長時間內難以通過一次性工程完全恢復至基線濃度水準,且恢復成本遠遠大于其收益,故選擇環境價值評估方法中的虛擬治理成本法進行生態環境損害量化核算;《突發環境事件應急處置階段環境損害評估技術規范》中對地表水的損害確定原則係根據受污染影響區域的環境敏感度分別乘以1.5~10的倍數作為損害數額的上下限值。

  因涉案水塘的水質在受污染前為地表水,考慮到其長期受納的垃圾産生的環境危害大、時間跨度長等因素,評估機構確定以3倍計算環境損害數額並未超出上述規定的范圍,公益訴訟人主張張玉山、鄺達堯賠償水塘受污染期間環境功能損失費用人民幣1050萬元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援。 (記者 魏麗娜)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528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