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首頁 國內·國際·言論 | 經濟·財富·科技 | 社會·文化·生活·其他 | 專欄 | 過刊檢索 | 關于我們 | 環球廣告
昆藤緣,因聶耳生
  新華網 ( 2021-07-15 06:45:01 ) 來源: 《環球》雜志
 

由郭沫若揮毫的“聶耳終焉之地”石碑

     藤澤還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市消防樂隊的必奏曲目,每年在聶耳的紀念儀式上都會演奏。

《環球》雜志記者/楊汀 姜俏梅(發自東京)

  日本神奈川縣西部相模灣沿岸,因地形與中國湖南省的瀟湘二水匯入洞庭之處相似,自江戶時代以來就被稱為湘南。湘南海岸公園一角有一個紀念廣場,正中央有一座“耳”字形紀念碑,簡潔明快,面海而立。

  1935年7月17日,23歲的中國音樂家聶耳在這附近的鵠沼海岸遊泳時不幸溺水,將年輕的生命留在了這裏。為紀念他,1954年,由當地民眾發起建立的紀念碑在這裏落成,後幾經重修和擴大,呈現今天的樣貌。

從故鄉昆明到鵠沼海岸

  從東京乘坐快速列車到藤澤,再換乘當地列車,將近兩小時便抵達鵠沼海岸站。從車站步行約10分鐘,就到了湘南海岸公園。聶耳紀念廣場就位于公園面向相模灣的一角。盛夏時節,碧海藍天,蒼翠的衛矛樹和清新的海桐花環繞,廣場三面以矮墻圍起,宛如肅穆的墓園。

  廣場內有多座紀念碑,靜靜昭示著當地紀念這位中國音樂家的歷程和兩國人民對聶耳的緬懷。

  步入廣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1965年紀念碑重修時郭沫若揮毫的“聶耳終焉之地”石碑。碑文由聶耳在日本結識的劇作家、社會運動家秋田雨雀撰寫,“聶耳1912年生于中國雲南省……在二十多載的短暫生涯中,寫作了謳歌中國勞動民眾的《大路歌》《碼頭工人歌》,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側耳聆聽,我們至今仍能聽到聶耳解放亞洲的呼喚。”

  在“耳”字紀念碑右側,兩塊來自雲南的花崗岩碑上,用中文更詳細地回顧了聶耳的生涯:“從小學開始,聶耳的音樂天才就初露鋒芒,笛子、胡琴、月琴無所不精。16歲的時候,他兼職做著家庭教師,完成了昆明師范學校的學業。17歲的時候到廣東的戲劇學校、音樂學校學習。這個時期,他開始接觸到馬克思主義書籍,投身學生運動……”

  聶耳1928年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1930年,19歲的他到上海,希望進一步深造,但等待他的卻是失業和貧困。這段時間的個人經歷和他對勞動大眾悲慘生活的耳聞目睹,對聶耳産生了深刻影響。

  1931年4月,聶耳考入明月歌劇社,正式開始了他的藝術生涯,並結交了上海文化界眾多人士。他用“黑天使”作筆名,發表了多篇闡述自己音樂見解的文章。他主張音樂應該為人民服務,音樂家只有深入到廣大人民群眾中去才能創造出鮮活生動的藝術。

  1932年上海淞滬抗戰爆發後,全國抗日救亡運動風起雲涌,激發了聶耳的創作靈感。同時,聶耳結識了中國共産黨黨員、戲劇家田漢。1933年初,聶耳由田漢介紹加入中國共産黨。從此,他不僅獲得了新的政治生命,藝術才華也得到進一步施展,成為中國新音樂的開路先鋒和反法西斯的勇士。在此後的兩年中,聶耳為歌劇、話劇和電影譜寫了《新女性》《開路先鋒》《大路歌》《前進歌》《畢業歌》《鐵蹄下的歌女》等主題歌和插曲,在全國廣為傳唱。但也因為這些歌曲成為了鼓舞教育人民、打擊敵人的有力武器和戰鬥號角,聶耳的處境變得兇險。按照黨組織的決定,聶耳離開上海,取道日本赴蘇聯。

  據相關史料記載,1935年4月15日,聶耳從上海登船赴日,于18日抵達東京。赴日前夕,他完成了《義勇軍進行曲》的初稿,並在約5月初將定稿寄往上海。在東京,聶耳寄居友人家中,並到日語補習學校學習日語,積極了解當地的戲劇、電影和演奏會,結交進步人士。7月9日,聶耳與友人一同去拜訪藤澤的日本友人並住下,與當地人交流,遊覽了江之島等風景勝地,還幾次到鵠沼海岸遊泳。7月17日,聶耳又一次到鵠沼海岸遊泳時不幸溺水身亡,年僅23歲。1935年秋,友人將聶耳的骨灰帶回上海,次年葬于其故鄉昆明。

“一曲報國驚四海,兩地架橋惠萬民”

  幾十年來,當地人對這位年輕而極富思想和才華的中國音樂家一直表達著深切惋惜和緬懷。聶耳紀念碑和紀念廣場的興建過程,也成為中日民間友誼綿延不斷的一個縮影。

  據聶耳紀念碑保存會會長渡邊光雄介紹,1949年,藤澤市民開始呼吁為聶耳建造紀念碑。1954年,由聶耳的友人、建築家山口文象設計,劇作家秋田雨雀撰寫碑文的紀念碑落成。1958年,該紀念碑因臺風而損壞,由聶耳紀念碑保存會牽頭開始重修。1965年,紀念碑重修完成,一同建起的還有郭沫若題寫的“聶耳終焉之地”紀念碑。1986年,為紀念聶耳逝世半個世紀,藤澤市民和有關方面捐資建成聶耳胸像浮雕,紀念廣場也在神奈川縣和藤澤市的支持下維修和擴大。

  湘南日中友好協會理事長上野篤志告訴《環球》雜志記者,雖然政府財政也有出資,但紀念碑主要是靠藤澤市民捐資建造的,“每人捐一兩千日元,正是在廣大市民的捐助下才建成的。大家懷抱著對聶耳的惋惜、留戀之情,同時認為通過聶耳來傳達日中友好,這是最重要的。”

  因為聶耳,昆明市與藤澤市結下了不解之緣。早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兩市就開始了民間互訪,終于在1981年締結為友好城市。據藤澤市市長鈴木恒夫介紹,從紀念碑落成,就有當地民眾自發地在每年7月17日聶耳忌日前往獻花,尤其是兩市締結友好城市以後,每年都會在紀念碑前舉行紀念聶耳的活動,每年都有上百人參與。“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紀念活動規模縮小,僅七八名代表前往獻花,但還是有市民自發前來緬懷。”鈴木市長説。

  藤澤和昆明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互幫互助,也被傳為佳話。鈴木市長介紹説,在疫情發生之初,藤澤市和湘南日中友好協會迅速籌集了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等抗疫物資捐贈給昆明市;後來日本疫情緊張,昆明市立即伸出援手,向藤澤運送大批抗疫物資。鈴木向記者展示了他在昆明市捐贈的抗疫物資前手捧“藤昆兩市 水天相連”字牌以示感謝的照片,以及昆明市贈送給藤澤市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剪紙繪畫作品。“希望藤澤與昆明友好城市的緣分與友誼能一直延續下去。”鈴木市長説。

  與湘南海岸公園相鄰的藤澤市觀光名勝江之島,是聶耳曾經遊歷的地方。這裏的山頂上,有藤澤市和昆明市共同建造的中式庭園春澤園。據陪同記者的藤澤市觀光協會工作人員谷川雅美介紹,春澤園落成于2003年,旨在紀念聶耳和兩市的友誼。由于昆明被稱為春城,加上藤澤的“澤”,庭園被命名為春澤園。園內綠樹成蔭,掩映著紅梁碧頂的騁碧亭。亭子正面兩柱上的對聯“風過小亭疏竹影,雲浮潮水逸琴音”,以及旁邊的昆明碑,都講述著聶耳和昆藤兩座城市的緣分。亭前還有一座孔雀浮雕,刻著“吉祥永駐”四字。浮雕的介紹寫道,“孔雀是雲南的吉祥鳥,寓意21世紀將是和平與發展的世紀。”

  谷川還介紹説,為建造春澤園,昆明市專門派傳統建築工匠來藤澤;而在此之前,藤澤也在昆明捐資建設了藤澤昆明友誼館,作為日中文化交流場所。多年來,兩市互派市民訪問團,還共同舉辦中文演講比賽、日語演講比賽等,兩國間的各種傳統文化活動,培養了大批致力于推進中日友好的人士。

  鵠沼海岸的潮聲伴著海風輕輕敲擊著耳鼓,“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莊嚴旋律似乎縈繞耳邊。聶耳胸像浮雕右側,是紀念締結友好城市30周年時昆明市贈送給藤澤市的詩碑,上書“一曲報國驚四海,兩地架橋惠萬民”。

  聶耳紀念碑保存會會長渡邊光雄告訴記者,“藤澤還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市消防樂隊的必奏曲目,每年在聶耳的紀念儀式上都會演奏。紀念碑保存會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為日中友好作貢獻,而這也是為國際社會作貢獻。”

來源:2021年7月14日出版的《環球》雜志 第14期

《環球》雜志授權使用,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係

本期更多文章敬請關注《環球》雜志微博、微信客戶端:“環球雜志”

 請注意: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新華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您在新華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新華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新華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查看評論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打印本稿
查看評論
推薦給朋友:
  相關新聞: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新華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新華社和新華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新華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新華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新華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係。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新華網聯係。

訂閱本刊
本刊通用網址:環球雜志
  • 如果您對《環球》雜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見及建議請與我們聯係。
  • 編輯部電話: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號新華社第二工作區
  • 郵政編碼:100040
  • 對外合作:
    010-63077015
  • 傳真:010-63073516
  • 總 編 輯:馮瑛冰
  • 執行總編輯:卞卓丹
  • 《環球》雜志
    新華通訊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辦
    環球雜志社編輯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國內統一刊號:CN11-1273/D
    ·郵發代號:2-511
    ·國外郵發代號:SM341
    ·國內訂閱:
    全國各地郵局均可訂閱 本刊隨時辦理郵購
    ·全年訂閱價:192.00元
    ·國內零售:
    全國各大中城市報刊攤點/地鐵/機場/書店等均有銷售
    ·零售價:8.00元
    ·國外總發行:
    中國國際圖書貿易總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價: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