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夢·大國工匠篇】李儉康:小小絲線織就成功人生路
2017-11-27 20:48:53 來源: 中國臺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前語:“中國夢·大國工匠篇”大型主題宣傳活動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中華全國總工會聯合開展,中央新聞網站、地方重點新聞網站及主要商業網站共同參與。活動旨在深入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通過採訪報道基層工匠典型,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在全網全社會營造勞動光榮的社會風尚和精益求精的敬業風氣。

  “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這是宋代詩人范成大描寫農村婦女白天下地晚上搓麻線織布勞動場面的著名詩句。今天,記者就在重慶市榮昌區盤龍鎮採訪到了一位有名的夏布紡織高手,他就是海棠麻紡有限公司的技術總監——李儉康。

  李儉康,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榮昌夏布代表性傳承人,海棠公司的“鎮企之寶”,精通打麻、績紗、上漿、挽麻芋子、排布和織布等各種夏布織造技藝。尤其在難度最高的織布環節,其技藝水平更是出類拔萃。2016年度榮獲榮昌區十大“棠城工匠”。

  李儉康出生在夏布編織世家,6歲就向母親學習挽麻芋子,12歲跟著父親學習夏布織造的各種技藝。14歲,已能夠獨立完成織造夏布的所有流程,自己編織夏布去賣。經過多年的錘煉,他在上世紀80年代成為夏布織造高手。那時,他把織出來的布拿到市場上去賣,往往幾分鐘之內就會被“搶走”,而且價格還比人家高出10%。

  榮昌夏布又稱麻布,是以苧麻為原料而編織的布,常用于夏季衣著,涼爽適人。苧麻春季栽下,一年之內收獲三至四次。其中,頭麻與二麻收獲的纖維較好,長而韌,纖維的絲線通常可達兩米。剛收獲的苧麻不能直接使用,要經過打麻、漂白、績紗、挽麻團、牽線、穿扣、上漿、織布、漂洗、整形、印染等十多道手工工序,才可織得夏布一匹。

  從苧麻脫皮到上漿、紡織,李儉康一遍遍地親自為記者做演示,由于視力不太好,在織布時他還帶上了眼鏡。“夏布紡織對濕度的要求太高,太幹或太濕均無法進行工作,太幹無法編制,因此早晚最適宜編織。”李儉康介紹夏布繁復的編織工藝。

  重慶榮昌盤龍鎮素有“中國夏布之鄉”的美譽,成片的苧麻(被外國人稱作“中國草”)基地在農田屋後形成了一道道靚麗的風景。“各鄉遍地種麻,婦女勤績成布,白細輕軟較甚于葛。山陜直隸客商,每歲必來榮採買,遠至京都發賣。”從清光緒《榮昌縣志》的記載中,還能看到榮昌夏布的昔日輝煌。在盤龍鎮許多傳統手工紡織作坊和規模不大的工廠中,身為夏布織造技藝市級代表性傳人,李儉康正盡自己最大努力保護和傳承夏布紡織傳統技藝。

  夏布原坯布的利潤很薄,現在夏布行業也不像過去那樣景氣,手工織布者的收入常常不如意。據李儉康介紹,夏布編織工人一天要工作十來個小時,月收入一般在兩三千元,雖然比當地收入水平稍高一點,但是工時長很辛苦。是否能夠依靠現代技術進行改良?面對記者的提問,李儉康頻頻搖頭,上世紀九十年代曾用機械做實驗,發現根本不行,因此全手工的兩千年傳統做法還是無法取代的。

  在交談中,李儉康告訴記者,由于我國目前的印染技術不行,北京西安許多高校都來做過實驗,一印就花。因此都要把原坯布拿到韓國日本去印染,然後再回國銷售,如此一來,價格就會高出很多,這其中的利潤都被外國人賺走了。而韓國日本對印染技術又是秘而不宣,這一技術難點讓我們吃虧很大。

  每天長時間的織布,對視力和脊椎都傷害比較大,李儉康説這在當地叫做“累傷”,厲害的甚至“吐紅”(當地人以前管“吐血”叫“吐紅”)。李儉康無奈地表示,因為夏布紡織技藝的學習時間很長,以他的妻子為例,至少需要三年,使得從事手工織布的年輕人越來越少,目前的工人基本都在40歲以上。長此以往,夏布的獨特編織技藝面臨失傳困境。因此,夏布紡織技藝急需政府投入資金來支持年輕人來學習和傳承這一優秀手工藝。 

+1
【糾錯】 責任編輯: 何凡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足協杯:上海申花奪冠
足協杯:上海申花奪冠
青海雜多救助受傷野生雪豹
青海雜多救助受傷野生雪豹
浙江余姚:杉紅似火猶未盡
浙江余姚:杉紅似火猶未盡
蒹葭之思
蒹葭之思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11297505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