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較勁14年拿到6000萬?上海“最牛釘子戶”:瞎講!
2017-09-15 14:03:34 來源: 人民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較勁了14年,攔掉一半主幹道,有上海“最牛釘子戶”之稱的徐宅,居然要拆除了!大江東工作室的東姐相當好奇,趕緊撲到松江區九裏亭街道現場,看看這個彎子是怎麼轉過來的。

  動遷談不攏,四車道成了兩車道

  9月14日上午,東姐乘車來到滬亭北路。陽光下,寬敞的四車道,車流不斷。突然,馬路中央突現了一棟三層小樓,“攔”掉了兩車道,司機急轉方向盤,向左繞開。

  這棟小樓,就是大名鼎鼎的“最牛釘子戶”。

  攔路一棟小樓,在路中央足足矗立了14年。孫小靜攝

  東姐下車,小心穿過車流,走到樓前。六七人剛剛拍完照,往裏走。“昨天東西都搬走了,今天我們一起拍張照留個紀念。”九裏亭街道動遷辦主任陸輝笑道。

  上樓,到客廳,徐宅戶主、87歲的徐老伯安靜地坐到一邊,近70歲的女兒、女婿開始忙碌。女兒打包了幾個袋子後,便往外走,“剛搬家,要去租住的房子整理整理”。女婿張新國則熱情地端上茶水,“來,來,喝茶。”

  怎麼看,東姐都不覺得這一家人像想象中的“釘子戶”。“我們也不想啊。”張新國嘆道。以這樣的方式出名,他其實很介意,“叫出租車,不必説路名、門牌,只要説‘最牛釘子戶’,司機就會開過來。”

  那為啥還做了這麼久的“釘子戶”?

  “這房子,是1981年我親手建的,2003年九亭鎮要建滬亭北路,鎮動遷辦通知我們動遷。”張新國説,當時的政策是給他們一塊宅基地,可以自建一棟樓。“我和老伴同意了,但兒子想要商品房,不同意。”

  這一拖,就是8年。

  期間,滬亭北路要拓寬,鎮裏又啟動動遷工程,漸漸地,“滯留戶”從最初的10多戶慢慢減少,到2011年1月,僅剩下徐宅一家。

  3月,鎮動遷辦再找上門,但未談妥。一個月後,政策變了,動遷不再分宅基地,而是一個宅基地標準戶安置大、中、小三套房子。“由于老張女兒戶口也在這裏,作為多子女標準,可以增加一套大房子。”陸輝説。但是,老張一家認為,雖然是一戶宅基地,但他與兒子一家三口已分戶,應該按兩戶標準,安置6套房子。

  還是談不攏。公路不等人,修到了他家門口,卻腸梗阻一般,四車道變兩車道。“九亭房地産開發多年,周邊住戶10萬人,滬亭北路是進出主幹道,本來車流就多,這下擁堵更嚴重。”陸輝説。

  修路造橋、車來車往,噪音、灰塵,揮之不去。更惱人的是,這裏成了車禍易發地區。晚上,不熟悉路況的司機,臨到樓前急打方向,難免出事。“有次一輛出租車直接撞上路中央的石墩,都撞翻了。”張新國説,出了車禍,家人心裏也不好受,雖然他認為自己訴求合理,“但別人肯定會覺得是我們的錯,其實,我們也不想影響交通,更不想侵害公共利益。”

  從徐宅三樓窗子往下看,車到樓前,無奈繞過。孫小靜攝

  新街道新風氣,“人情牌”贏得人心

  2015年7月,九亭鎮一分為二,北部成立了九裏亭街道。次年9月,街道動遷辦成立,主任陸輝,副主任徐民強,都做過多年居委會書記,善于與人打交道。

  上任伊始,陸輝就約了張新國的兒子喝茶,也不著急談動遷,而是聊自己的人生,“讓他先了解我”。徐民強與老張兒子曾在一個小學上學,就主動與他交流溝通。不久,老張的兒子、兒媳看到兩人,就開口叫“阿哥”。

  陸輝和徐民強兩人成了常客,輪流上門看望老張他們,經常還打打電話。

  他們常常一談幾小時,兩人聽得多、説得少。“屏”了這麼長時間,老張心裏有不少積怨,兩人聽得很耐心。每次離開,兩位主任都和老張握手説,“不簽協議沒關係,關鍵是你們保重好身體。”時間久了,老張覺得這兩人“沒架子、接地氣、人品好”,打心眼裏認可。

  街道動遷辦副主任徐民強(右)和張新國聊天。孫小靜攝

  “街道幹部一次次上門,連黨工委書記都上門了,這麼看重我們,我倒有點不好意思了。”老張説。

  以情動人,也以理服人。九裏亭街道雖新成立,動遷政策與原來九亭鎮一脈相承。“前面動遷了1000多戶,後面還有200多戶,政策隨意變動,會影響社會穩定。”陸輝解釋道。

  今年8月19日,陸輝、徐民強和老張夫婦、兒子、兒媳進行了關鍵的一次溝通。兩個半小時內,兩人擺事實講道理:“你們有兩種選擇,一是協議徵收,另一個是依法徵收,依法徵收程序雖走得較慢,但已經啟動了,一旦強制徵收,將嚴格按照1:1的面積補償,就不能再享受九亭地區‘1:1.25’的動遷安置面積補償,也無法享受多子女動遷安置政策,這樣算下來會少了一兩套房子,得不償失。”

  “他們説的話,我信。”老張説。這麼多年“拉鋸”,動遷辦政策口徑幾乎沒有一點變化,也讓老張他們覺得訴求不可能被支持。

  兩天後,松江區規土局牽頭區委政法委、法制辦、九裏亭街道辦事處和九亭鎮政府邀請老張一家四口,召開了關于滬亭北路滯留戶動遷安置的專題會議。會上,老張一家對安置面積、補償價格終于達成認可,表示同意動遷。會議結束後,街道動遷辦會同區第一房屋徵收服務公司上門,與87歲的徐老伯正式簽約,當天終止了依法徵收的程序。

  徐老伯與徵收公司正式簽約。資料照片

  一分錢沒多拿,仍是徵收受益者

  正採訪中,老張接了一個電話。對方問:聽説你拿了6000萬元?“瞎講八講!”老張説,“我一分錢也沒多拿!”

  按第三方評估,加上獎勵費等,老張一家獲得徵收款230萬元。動遷安置房建造完畢,這筆錢就用來購買符合標準的四套房。

  錢沒多拿,但對老張家其他合理訴求,街道動遷辦也設法滿足。“他們希望先支取自家部分徵收款購買一套商品房,給87歲的老人住,我們就為他申請支取了70萬元。”陸輝説。在動遷辦安排下,9月13日上午10點多,6名志願者開著搬家卡車來到徐宅門口,幫助徐家人將大件家具、電器、被子衣物等運送上卡車,搬到新家。

  志願者在幫忙搬家。資料照片

  “我們先借住在外面,等動遷安置房建造完畢,再搬進新房。”老張説,現在借的房子127平方米,租金每月4800元,而過渡安置費每年6萬多元,還略有盈余。

  按照計劃,9月16日,徐家將把鑰匙交到街道動遷辦。18日零點一過,施工隊伍就將開始拆除徐宅。“周末的半夜,對周邊交通影響最小。”陸輝説,爭取在當日6點以前將現場建築垃圾清理幹凈。“等整個拆除工程結束,我們會在現場放置水泥圍欄、交通警示牌,提醒過往司機注意,畢竟原來在這裏的房子一下子消失,怕司機不習慣發生意外。”將爭取在國慶節之後,完成對房屋所在區域的道路鋪設。

  “最牛釘子戶”成功徵收,陸輝等心頭一顆大石落了地。“守住政策底線,真情化解矛盾,接下來,我們將繼續堅持。”陸輝説。

  對老張一家來説,雖然沒有達成6套房的訴求,“但他們買的動遷安置房是平價房,3年後,房子可進入市場交易,價格會翻上幾番。”陸輝説,“所以,徵收對老百姓來説,還是得益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曬曬各類動物寶寶照 小小的萌萌噠
    曬曬各類動物寶寶照 小小的萌萌噠
    “戰神”轟-6K冒雨出擊 目標大洋深處
    “戰神”轟-6K冒雨出擊 目標大洋深處
    受“泰利”影響浙江沿海出現8-11級大風
    受“泰利”影響浙江沿海出現8-11級大風
    大別山深處有棵“千年桂花王”
    大別山深處有棵“千年桂花王”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69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