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資金鏈斷裂 ST行悅經營幾近癱瘓
2017-09-08 07:56:08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因7月13日被做市商報出每股1分錢的轉讓價格,ST行悅瞬間“火”了。從新三板市場的佼佼者淪落到經營幾近癱瘓的地步,ST行悅僅用了半年時間。據公司相關人士透露,公司目前實際上班人員大概10人,核心技術人員僅剩下1人。

  大批高管與技術骨幹離職、實控人套現撤離、做市商集體退出、銀行賬戶被凍結、訴訟纏身等接連被曝出,漸漸勾勒出ST行悅重重問題的輪廓。就目前情況來看,由于資金鏈斷裂,這場亂局還未現結束的曙光。

  9月7日,公司現任董事長胡鵬在婉拒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後發來短信稱,“從公司穩定經營的大局出發,不希望企業成為媒體關注的熱點並引發不必要的動蕩。經過動蕩的公司需要穩定,員工需要企業安定。”

  公司資金鏈斷裂

  ST行悅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9938.15萬元,同比僅下滑3.32%,但凈利潤卻從2015年的盈利1250.06萬元變成虧損972.79萬元。ST行悅前任董事長俞豐偉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實際情況更為嚴重,2016年公司實際虧損在1億元左右。

  俞豐偉稱,廣告運營業務方面,2016年,公司與控股子公司上海臻彧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簽訂獨家代理合同,應收廣告代理費3600萬元,但實際上當年該業務幾乎顆粒無收,沒有一分錢進賬。整個2016年度,公司唯一的運營收入是視頻點播費用,收入約100萬元。與此同時,公司支出了80萬元的版權費,以及400萬元左右的運營維護費用。另外,還有40名計算運營維護人員及研發人員的工資尚未計入其中。

  “在主營業務幾乎沒有收入的情況下,公司為了快速佔領市場,2016年投放近50000個終端,設備投入約6000萬元。2016年,公司實際虧損上億元。”俞豐偉表示,2017年1-5月底,公司硬體銷售收入只有幾百萬元,廣告收入幾乎沒有,只有視頻點播收入正常,每個月在10萬元左右。

  今年5月2日,因年報未能按期披露,ST行悅自5月2日起被股轉係統暫停轉讓。5月27日,公司實際控制人徐恩麒辭去董事長、總經理職務。徐恩麒辭職後,外部董事俞豐偉于6月5日被選舉為新任董事長。但俞豐偉上任兩月後,又被徐恩麒遙控指揮的代理人胡鵬召開董事會罷免。

  俞豐偉上任後開始徹查公司財務賬目,發現公司賬上僅有20萬元現金,另有4000多萬元的應收賬款。于是,俞豐偉開始著手討要應收款,以期維持公司的日常經營。但一番核查過後,發現這4000多萬元的應收款只能算是“紙面財富”。

  “我通過公司財務部與銷售部核查發現,所有大額的應收款,公司銷售部人員都不知道有這些業務。如賬面顯示公司對朗誼貿易、林萍電子、京裕機電3家公司有2000萬元左右應收款。但核查後發現,這些應收款實際上是虛增的營業收入,只有發票往來,而未有業務合作。這幾家公司根本不肯確認有應收款。”俞豐偉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今年6月14日,徐恩麒個人的經營性貸款逾期,ST行悅因擔保連帶責任遭牽連致賬戶被查封。自此,公司所有資金通道被凍結,債權人也接連起訴查封,公司運營全面惡化。

  “本來銷售部通過變更收款賬戶的方式還有一些小額的應收賬款進賬,用來維持基本運營,但公司個別員工在網上公開公司經營惡化的資訊,自6月下旬起如家集團、鉑濤集團尚有近500萬元貨款拖欠未還。”公司人士透露。

  “公司歷年來沒有完整的經營戰略及嚴謹的財務風控體係,落地執行能力也比較差,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後一直處于蒙眼狂奔狀態。”俞豐偉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2013年12月在新三板市場挂牌後,ST行悅于2014年-2015年間分別以每股2.5元、3.9元、6.66元的價格完成了3次募資,共募集2.42億元。

  核心技術骨幹僅剩1人

  公司人士透露,ST行悅在2016年8月時有在冊員工166人,目前在冊人員僅40人左右,而實際上班人員大概僅10人。其中,核心技術人員此前一共8人,目前僅剩下1人。

  ST行悅去年底至今年上半年發布最多的公告類型,當屬高管辭職公告。公司管理層經歷半年的大換血,董監高基本被換了一遍。公司原高管徐恩麒、陳影丹、茹麟、宋慶磊、申琳、魏心硯,公司原董事周曉棟、尚志強、徐恩麒、茹麟、宋曉峰、胡曙光,先後遞交了辭職報告。

  自2016年10月份開始,ST行悅就有董監高相繼離職,離職原因均表述稱“個人原因”,包括負責技術團隊和開發工作的副總經理,以及董秘、財務總監等。

  前董事長兼總經理徐恩麒離職後,公司于6月5日召開董事會,通過俞豐偉擔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決議。不過,此次決議到會的董事7名,僅代表公司股份總數的22.30%,且2人投出反對票,1人棄權。

  “公司高管辭職主要由于內鬥。核心技術骨幹的去職主要由于工資被拖欠。”上述內部人士透露,部分員工出差費用自今年3月份起已無法報銷,工資發放不正常,公司的3個子公司、4個倉庫的房租在俞豐偉到任之前有部分已欠租。其中,公司總部辦公室是俞豐偉到任後以其個人名義承諾擔保支付的方式確保繼續租賃。這幾個月,就是靠酒店採購預付款以寅吃卯糧的方式發放工資。公司主營業務屬于技術密集型行業,業務發展與公司所擁有的專業技術人才數量和素質密切相關。大量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離職,核心技術人員流失,造成多個研發項目不能開展。

  據介紹,俞豐偉到任後個人出借50萬元給ST行悅,用于5月份員工工資的發放。其中,月薪6500元以下的員工,工資全額發放;月薪高于6500元的員工,暫時僅發放4000元。

  實控人套現“撤退”

  一邊是日常運營無米下鍋,一邊是公司內部分歧加劇。令人難以琢磨的是,今年8月10日,上任方滿2個月的俞豐偉被罷免了董事長職務。

  公司人士透露,自2017年6月中旬以來,俞豐偉、公司原董秘魏心硯多次通過郵件、微信等方式,就公司經營管理等事項與公司實際控制人徐恩麒取得聯繫,徐恩麒對這些郵件、微信予以回應,但其本人始終未到過公司。至于俞豐偉通過郵件要求徐恩麒到公司辦理工作交接手續,徐恩麒則對此未作回應。

  公告顯示,今年1月5日與6月14日,公司實際控制人徐恩麒通過兩次股權質押共質押了2500萬股公司股份,佔其持股比例逾9成,佔公司股份比例為19.72%。

  其中,1月5日質押的1500萬股,用于辦理6000萬元的融資租賃業務。而當日ST行悅的收盤價僅為1.91元/股,前7個交易日的平均收盤價更不足1.90元/股。這就意味著徐恩麒以不足2850萬的市值套現了6000萬元。

  6月14日質押的1000萬股,徐恩麒並未説明獲得的貸款金額,僅表示係用于個人借款。俞豐偉稱,其擔任董事長期間,已經就徐恩麒等人侵佔、挪用公司財産向上海市經偵總隊報案,上海公安局經偵總隊已受理。(戴小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孫楊,六金一銀!
    孫楊,六金一銀!
    都市鷺鳥圖
    都市鷺鳥圖
    守衛“萬裏黃河第一壩”
    守衛“萬裏黃河第一壩”
    寮國南俄湖風光
    寮國南俄湖風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1626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