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兩權分離”到“三權分置”——小崗村大包幹帶頭人眼中的農村改革
2017-08-09 16:38:44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合肥8月9日電(記者姜剛、水金辰)39年前,為了溫飽,安徽鳳陽縣小崗村民率先實行包産到戶,開啟我國農村改革大幕;如今,為了增收,小崗村民自願把土地流轉出去,踏上現代農業新徵程……

  大包幹帶頭人嚴金昌是農村改革的親歷者。近日,村委會旁的“金昌食府”裏坐得滿滿當當,74歲的嚴金昌正在招呼顧客。“這幾年村裏大力發展現代農業,我家的土地都流轉出去了,家人一起經營這家餐館,生意越來越好。”

  39年前的那一幕始終縈繞在嚴金昌的腦海裏。“那時的農村土地所有權歸集體,承包經營權歸農戶,稱之為‘兩權分離’。”他説,結果小崗一年就越過溫飽線。

  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推進,農民開始轉移到城鎮打工。“當時不少年輕人嫌種地賺不到錢,出去了,一些老年人還在家種地。”嚴金昌回憶道,這催生了土地流轉,帶來土地承包權主體同經營權主體分離。

  世紀之交,江蘇省張家港市長江村來到小崗村投資200多萬元建起了葡萄示范園,流轉了村裏的80畝土地。“當時土地流轉在村裏是新鮮事,村民們大多持謹慎態度,土地流轉數量並不高,主要怕轉出去後收不回來。”嚴金昌説,當時村裏擔保,農民才敢轉。他在2005年將自家的10畝地流轉給了一家養豬企業。

  給農民流轉土地吃下“定心丸”的是土地確權。2015年,安徽省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首批頒證啟動儀式在小崗村舉行,嚴金昌等領到《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拿到這個‘紅本本’,流轉更放心了。”他將剩下的30畝地流轉了。

  “農民的想法很簡單,一看收益,二看風險。”嚴金昌説,“小崗村的探索符合中央提出的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改革精神,農民將經營權流轉出去,承包權還在農民手中,農民既收取了流轉費,又不承擔風險,還能從土地上解放出來幹其他事。”

  土地經營權流轉熱潮這幾年在小崗村涌現。截至去年底,小崗村耕地流轉率從5年前約30%提高至61.2%,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從3戶發展到20多戶。

  開展農村土地確權登記頒證改革試點;啟動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縣裏與安徽省農墾集團合作建設4300畝高標準農田,推行農業生産全程社會化服務;小崗村現代生態農業研究所挂牌……説起這兩年小崗村的改革新探索,嚴金昌如數家珍。

  農業適度規模經營效果漸顯。在剛剛過去的夏收季節,小崗村現代生態農業研究所70多畝示范田,通過平整土地,土壤肥力提升了,同時採用有機種植方式,小麥平均畝産達1000多斤,比周邊散戶高200斤左右,每斤小麥的市場價比散戶高約0.3元。

  農民嘗到了經營權流轉的甜頭。“目前我家的收益主要是土地流轉費用和餐館收入,餐館5年前的年收入僅七八萬元,現在翻了一倍多。最多一天20桌滿員。”嚴金昌掰著手指説,“村裏還有不少人到企業做田間管理,到石榴園幹活每天都能拿70元。”

  如今,小崗村農民的“腰包”一年比一年鼓。去年小崗村實現農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16169元,比全國平均水準高3806元。“從‘兩權分離’到‘三權分置’,體現出解放思想、改革創新,都是為了促農增收。”嚴金昌説,實踐證明,唯有深化改革,農民才能富起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震後九寨天堂洲際大飯店
    震後九寨天堂洲際大飯店
    九寨溝景區受損狀況
    九寨溝景區受損狀況
    新疆精河縣發生6.6級地震
    新疆精河縣發生6.6級地震
    探訪大亞灣中微子實驗站
    探訪大亞灣中微子實驗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457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