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二線城市加碼吸引高校畢業生落戶措施 “人才爭奪”也要因地制宜
2017-07-20 08:42:07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線城市落戶政策收緊,二線城市加碼吸引高校畢業生落戶措施——

  “人才爭奪”也要因地制宜

  許多二線城市陸續發布“搶人”政策,試圖通過降低落戶門檻等方式,吸引畢業生在當地就業創業,帶動地區産業發展。但是,出臺優惠政策吸引人才只是起點,關鍵還要創造一係列有利于創新活動開展的制度安排、社會環境和文化氛圍,通過體制機制的不斷完善,使人才紅利得到最大限度的釋放——

  每逢畢業季,許多城市總會打響“人才爭奪戰”——通過出臺給錢、給戶口等各類優惠政策,鼓勵大學生到當地就業和定居。

  記者梳理髮現,今年各地“人才爭奪戰”比往年更加激烈。特別是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大學生落戶政策進一步收緊的情況下,武漢、成都、長沙、西安等地出臺吸引高校畢業生落戶措施力度比往年更大。

  有關專家表示,吸引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將給地方經濟發展帶來更多生機活力。對于二線城市而言,不僅要引進人才,更要完善體制機制,使人才紅利得到最大限度釋放。三四線城市也應找準城市功能定位,加快打造特色優勢産業,提高對專業人才的吸引力。

  “搶人”源于重視創新發展

  2017年,我國高校畢業生人數達到795萬人,較去年增加16萬人。自2011年以來,全國畢業生人數按照2%至5%的同比增長率逐年增長,近7年間累計畢業生人數達到5075萬人。

  在高校畢業生數量大幅增加,且一線城市就業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許多二線城市陸續發布了“搶人”措施,試圖通過降低落戶門檻和給予住房補貼等方式,吸引剛剛走出大學校園的學子就業或創業。

  例如,武漢市提出了“支援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明確畢業3年內的大學生憑畢業證即可申請登記為武漢常住戶口;畢業超過3年的大學生,只要在武漢工作,繳納了社保,也可申請落戶。

  南京市提出,對于非南京市戶籍居民家庭,凡是取得碩士及以上學位且在南京工作,在江寧、浦口等五區購房不需要提供社保證明,對于一般學歷的外地戶籍居民,買房須先繳滿兩年社保。

  長沙市除對畢業生實行落戶零門檻以外,對新落戶並在長沙工作的博士、碩士、本科等全日制高校畢業生(不含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兩年內每年分別發放1.5萬元、1萬元、0.6萬元租房和生活補貼;博士、碩士畢業生在長沙工作並首次購房,分別給予6萬元、3萬元購房補貼。

  “一線城市明顯收緊人口流入,二線城市必然會成為許多高校畢業生就業的首選城市,這在客觀上給二線城市吸引大學生落戶提供了有利機遇。”國家治理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楊枝煌説,對于二線城市而言,通過出臺優惠政策,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城市對高校畢業生的吸引力。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表示,隨著經濟增長極從東部沿海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大量二線城市有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更美好的發展前景。這些城市的發展已經不能像過去一樣依賴大量的資源要素投入,必須轉向依靠創新驅動。從這個意義上説,二線城市採取各種優惠政策吸引人才,是重視創新發展的客觀需要,也是當前發展階段的必然選擇。

  “高校畢業生有衝勁、有幹勁,也有一定的專業知識積累,如果給他們合適的舞臺,他們中的許多人肯定會給地方經濟發展帶來更多的創新元素和生機活力。”中國工商銀行投行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師柳陽説,吸引更多高校大學畢業生落戶,對于當地的産業發展創新和升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讓人才紅利得到釋放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佔斌曾表示,除特大型、超大型城市以外,我國絕大多數城市要實現繁榮發展,必須理性面對城市人口的問題。

  “一線城市面臨人口問題,並不意味著人口一定會成為城市發展的負擔。從某種意義上説,人口是一個城市發展的‘正能量’。二線城市人口多,産業才能發展得好。相反的,如果城市人口少了,城市競爭力可能會衰弱。”張佔斌説。

  事實上,許多城市也已經充分意識到人口對于城市發展的重要意義。中國工商銀行投行部政府顧問業務負責人李嘉指出,中國經濟已經進入資本報酬遞減的時代,全要素生産率提升是最關鍵的長期增長源泉。無論是技術進步的突破,還是與之相匹配的效率和市場化體係,都需要有相應的人才配置。“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對人才有著天然的吸引力,二線城市的吸引力則相對弱一些,因此必須在吸引人才的問題上“主動出擊”。

  不過,也有媒體擔心,二線城市過度倚重依靠優惠政策“搶人”,可能會給城市發展帶來副作用。

  劉學智認為,適度吸納人才是必要的,但如果城市和地區之間過度競爭搶奪人才,確實可能會帶來負面效應。例如,過多地增加用人成本;人才流動過于頻繁,缺乏安定感和歸屬感;新引進的人才工作動力不足;可能産生尋租效應。

  “人才是一條理性的河流,哪裏的綜合空間最大,就流向哪裏。”李嘉指出,每個城市出臺的優惠措施,只是發展的必要而不充分條件,市場導向才是根本。“搶人”的優惠措施應來自于合理定位的目標市場,並回歸于本地及其輻射的市場。只有遵循這一原則,“搶”來的人才有所安、有所居、有所樂、有所業,這樣才能真正服務城市的經濟社會發展,使人才紅利得到最大限度地釋放。

  “是否會給城市發展帶來副作用,關鍵要看是否造成新的人才錯配。”楊枝煌説,對于廣大二線乃至三線城市而言,以優惠措施吸引人才只是一個起點,關鍵還要設置一套有利于創新活動開展和人的潛能充分發揮的制度安排、社會環境和文化氛圍,通過體制機制的不斷完善,使人才紅利最大限度地釋放出來。

  以特色優勢留住人才

  與二線城市“搶人”形成對比的是,許多三四線城市面臨的卻是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的棘手問題。

  長期以來,由于三四線城市的産業發展基礎、城市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水準等遠不及一二線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也明顯偏弱。正是因為人才引進難度大,留住人才也更困難,導致三四線城市與一二線城市的發展差距越拉越大。

  如今,隨著二線城市加大“搶人”力度,三四線城市的人才引進難度或將進一步加大。

  “對于三四線城市而言,如果距離一二線城市較遠,無法承接一線城市或部分熱點二線城市的資源外溢,人才引進的難度會越來越大。”柳陽説,這些三四線城市要吸引並留住人才,除了打“感情牌”以外,最根本的是要加速培育形成符合當地實際的特色産業,形成差異化産業競爭優勢,增強對特定領域專業人才的吸引力。

  劉學智也認為,三四線城市應該找準城市功能定位,發揮獨自優勢,重點發展優勢産業。只有在某些特定領域形成獨特優勢,具備更好發展前景,才能真正吸引專業人才。

  這一觀點也説明,對于城市而言,形成對人才的吸引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真正精準地“搶到”城市經濟社會發展中最迫切需要的專業型人才。

  “目前,我國各個城市出臺的吸引人才優惠措施十分趨同,因而被媒體稱為‘搶人’。事實上,城市之間應該減少一些千篇一律的人才措施,同時找準各自的功能定位,想方設法吸引一些各個城市自身發展所需的急缺人才。”劉學智説,要實現這一點,關鍵要把人才政策與區域發展規劃結合起來,把人才問題放在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布局中統籌規劃。

  “城市‘搶人’也要講究因地制宜。”楊枝煌表示,各地應該根據自身的制造業稟賦,吸引産業領頭領軍人才;根據自身的生産性服務業發展情況,引進相關的交通運輸、郵電通訊、金融保險、物流倉儲等制造業配套服務人才;根據自身的生活性服務業發展水準,引進相應的商貿、文化、旅遊、法律、家政、康體、養老等服務産業人才;根據自身的社會性服務業發展層次,引進相應的包括政府公共管理服務、基礎教育、公共衛生、醫療以及公益性資訊服務等方面人才。(記者 林火燦)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全球授權展中國站開幕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廣東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鏈條”援疆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多國旅遊專家體驗安吉“美麗鄉村”遊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重慶動物園助動物“冰爽”度夏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1348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