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間投資活力減弱了嗎
2017-06-05 09:52:23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今年前4個月國民經濟運作情況,數據顯示,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首次出現回落走勢,但降幅溫和,總體處于正常調整幅度范圍。民間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未來應進一步完善鼓勵民間資本投資的政策,拓寬投資領域,努力為民間投資發展創造更廣闊空間

  不久前,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今年前4個月國民經濟運作情況。數據顯示,1月份至4月份,民間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速較上一季度放緩0.8個百分點,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首次出現回落走勢。

  相關專家表示,盡管民間投資增速有所放緩,但調整幅度處于正常范圍。未來,應進一步激發民間資本投資熱情,拓寬投資領域,提升投資品質和效益,努力為民間投資發展創造更廣闊空間。

  民間投資放緩“事出有因”

  “民間投資同比增速雖然有所放緩,但降幅較為溫和,調整幅度處于正常范圍。與去年相比,6.9%仍屬較高增速。”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説,4月份工業品價格結束了近一年來持續上漲的態勢,市場擴張信號在減弱,這會給投資者信心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進而導致投資增速放緩。前4個月,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速比一季度放緩了0.3個百分點。從這個意義上説,民間投資與全部固定資産投資的發展態勢是基本一致的。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經濟體制與管理研究所綜合研究室副主任郭冠男認為,一季度我國經濟增速超過全年6.5%左右的預期目標,實現了自2015年以來的最快增速。因此,宏觀經濟決策重點轉移到控制金融風險、遏制房地産市場等投機活動上。盡管今年以來的減稅降費等降成本政策對民間固定資産投資增長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明顯加強的金融監管以及去杠桿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中小民營企業的融資,進而導致民間投資增速放緩。

  “主要經濟指標的表現在個別月份出現小幅波動是經濟運作中的常見現象。我們不能因為4月份民間投資增速放緩,就斷定民間投資沒有活力了。”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認為,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一季度,我國民間投資增速有所回升,這主要受宏觀經濟趨穩向好的帶動。4月份民間投資增速放緩,表明宏觀經濟的下行壓力仍然較大。

  “民間投資同比增速小幅回落,與我國經濟結構繼續調整的階段性特徵有關。”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分析説,分地區看,今年前4個月,民間投資增速回落主要由于東北地區民間投資降幅擴大,這是由于東北地區仍處于經濟結構的深度調整期,部分領域民間資本準入門檻過高、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仍較為突出,民間投資尚難以找到新的投資領域。

  分産業看,第一産業、第二産業、第三産業民間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比一季度分別回落1.1個百分點、1.1個百分點、0.6個百分點,這説明當前宏觀經濟穩中向好的基礎尚不牢固,有效需求不足,而且結構性過剩情況仍較為嚴重,對民間投資意願形成一定制約。

  “值得注意的是,前4個月,盡管投資增速放緩,但基礎設施投資高位運作,代表産業結構升級方向和消費升級方向的制造業投資保持較快增長,結構優化持續推進。”潘建成表示,由于民間投資大多集中在傳統制造領域,傳統制造業又是産能過剩的“重災區”,在去産能的壓力下,民間投資增長放緩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我國經濟結構趨于優化的客觀表現。

  補短板非“國進民退”

  有人認為,民間投資增速的放緩,與其投資空間受到擠壓有關。特別是在補短板的過程中,大量的政府投資和國企投資進入短板領域和薄弱環節,壓制了民間投資的活力,形成了新一輪的“國進民退”。

  “補短板領域主要集中在提供公共服務的領域。提高完善公共服務水準本來就是政府的職責所在,並不存在擠壓民間資本投資空間的問題,更談不上‘國進民退’。”潘建成説,在補短板所涉及的領域,往往投資規模大、回報周期長、回報率相對較低,民間資本過去很少進入。而且,我國加大補短板的力度,強化在這些領域的政府性投資,一般採取的是PPP模式,是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其中的。從這個意義上説,補短板不僅沒有擠佔民間資本的投資空間,反而有利于通過發揮政府投資“四兩撥千斤”的作用,調動民間資本投資的積極性。

  劉學智也指出,當前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力度持續加大,投資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加快推進,一些自然壟斷領域也在加快開放,民間資本與國有企業在投資領域的同臺競技或合作共贏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民間資本和國有企業之間相互依存的關係也會不斷強化。

  董希淼表示,政府投資大量進入是加快補齊民生短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必然要求和重要支撐。但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財政收入增速放緩、地方政府債務融資管理制度改革等因素影響下,政府在短板領域的投資比重將逐漸下降,未來民間資本將會逐漸成為“主角”。

  潘建成指出,在補短板的過程中,應該構建政府部門與民間資本共擔風險、共用收益的PPP運作模式,並加大PPP模式的推廣應用力度,吸引更多民間資本進入,改變“國進得多,民進得少”的局面,形成“國”“民”同進的格局,改善投資結構,提高投資效率和收益。

  繼續增強投資活力

  民間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有媒體撰文指出,2006年至2012年,民間投資增速保持在30%至50%的高水準,對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經過十年的高速增長,民間投資在整體固定資産投資中的佔比,從2006年初的36%迅猛上升到2015年12月份的64%,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關鍵引擎。

  “近年來,民間投資增速一直低于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增速,這説明目前激發民間固定資産投資增長的內生(直接)政策設計和落實都還很不到位。”郭冠男説。

  民間投資活力問題已經引起中央高度重視。201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穩定民營企業家信心”“保護企業家精神,支援企業家專心創新創業”。

  “民間投資關係到整個經濟的活力。不過,鼓勵民間投資,不能只看投資的規模和速度,更要看品質,特別是要引導民間資本投向符合消費升級和産業結構升級方向,符合綠色環保的方向。”潘建成表示,去年以來,我國房地産市場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泡沫,導致資金出現“脫實向虛”,影響了民間投資的積極性。因此,當前還應進一步加強對房地産市場的分類調控,堅決阻止“脫實向虛”苗頭繼續蔓延。同時,要繼續加大降成本力度,適時適度進一步加大減稅力度,擴大企業減稅的受惠面。

  劉學智建議,要增強民間投資活力,關鍵要拓展民間投資的渠道;要鼓勵民間資本更多進入創新發展領域;要加強金融支援,提升民營企業的直接融資能力和途徑。

  恒豐銀行研究院商業銀行研究中心負責人吳琦建議,要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進一步推進放管服改革,改善和加強政府公共服務;降低民間投資的各類市場準入門檻,尊重和維護企業市場主體地位,營造公平的市場營商環境。同時,要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培育和發展新産業、新業態,提高項目投資收益率,推動民間資本創新創業。此外,要加強鼓勵民間投資相關政策的落實與督查,加強相關部委、各級地方政府的協調性,形成政策合力。(記者 林火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 退市股炒作降溫 市場投資理念悄然生變
    在被深交所判定退市後,原*ST新都在5月24日進入退市整理期,更名為“新都退”,而最後30個交易日的整理期無疑是持股者最後的出逃時間。相信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聰明的投資者對新都退將敬而遠之,畢竟誰都不想充當“接盤俠”,讓自己的投資打水漂。
    2017-06-02 07:44:00
  • 人民日報:監管升級,守護投資信心
    【人民日報:監管升級,守護投資信心】隨著市場不斷發展,傳統的長期坐莊操縱越來越難以達到盈利目的,通過“短頻快”的操縱來實現盈利成為一種趨勢,證監會目前處罰的這類操縱案件最短的片段甚至只有幾秒鐘,對這種行為進行打擊有利于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
    2017-05-22 08:31:58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英國警方在倫敦恐襲後拘捕12人
    英國警方在倫敦恐襲後拘捕12人
    “蛟龍”雨中深潛4187米 完成雅浦海溝第一潛
    “蛟龍”雨中深潛4187米 完成雅浦海溝第一潛
    廣西三江侗寨荷香
    廣西三江侗寨荷香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086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