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聲稱可“月入五萬” 中國最大微商公司被指傳銷
2017-06-02 08:20:5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自稱為中國最大的微商公司“摩能國際”近日陷入傳銷爭議。

  5月30日,一篇題為《10萬微商集體訴訟被騙100億,最大微商集團被爆涉嫌“傳銷”》的文章在網上廣為傳播。

  31日,代理商們來到摩能國際位于北京華茂購物中心的辦公室外,要求退款。公司大門緊閉。

  摩能國際總裁萬兵昨日對新京報記者解釋稱,因端午休假,公司沒開門。

  據記者了解,目前要求退款的代理商有近200名。

  2016年,該公司在武漢、廣州等地召開千人“峰會”,吸引代理商打款進貨,分成7層代理級別,逐層發展下線,中間的代理商靠差價掙錢。但是,因貨品品質參差不齊,難以銷售,代理商們退貨無門,從半年前開始與公司對峙。

  有法律專家認為,摩能國際的模式具備傳銷的幾個特徵,但萬兵對此否認。

  至今,警方尚未立案。

  7層代理髮展下線

  摩能國際的全稱為北京摩能國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宣傳材料顯示,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專注于女性美容、健康行業的移動社交電商公司,先後推出棒女郎抑菌私護凝膠、女神泡泡紅潤抑菌液等女性用品。

  符女士因患有婦科疾病,曾花去治療費20多萬。2015年10月,她被某微信公眾號裏對棒女郎功效的描述所吸引:“純中藥、無副作用、有治療效果”。

  在公眾號小編的介紹下,符女士認識了一位摩能國際內部員工。2015年10月25號,符女士通過微信將600元轉給這位“上家”,通過快遞收到了8盒棒女郎,開始使用。她發現有一些效果,便將産品介紹給好友,收獲好評後,符女士決定成為代理,開始在朋友圈裏“做生意”。

  記者獲得的“微商各級代理提貨標準”顯示,公司給代理明確了7個層級的提貨標準,從高至低依次為官方核心、大核心、小核心、總代、皇冠(一級)、鉑金(二級)和天使級別。級別不同,相同産品的進價不同。以棒女郎為例,根據2016年8月漲價後的標準,要成為“官方”級別的代理,需交600萬,每盒僅30元;入門級別“天使”,需交640元,每盒80元。

  符女士了解到,級別越高,單盒成本越低。上家告訴她,只有升級,才能爭取更多的差價。

  2015年12月,符女士給上家先後微信支付1萬元,購入4箱棒女郎。沒等賣完,她又交了19800元,購入10箱新産品“女神泡泡”,成為公司聲稱平時需花38000元才能升級的“總代”級別。

  2016年7月底,摩能國際在武漢舉辦“峰會”。面對臺下的一千多人,公司老板聲稱,每個代理都能掙很多錢,還有人上臺講述因做代理改變命運的故事。

  會上,公司還打出標語:你想月入50萬以上,請您選擇600萬官方大核心;你想月入過3~5萬,請選擇21萬小核心……

  湖南的劉女士受到鼓舞:“還有這麼好的人,專門來幫我們改變命運,很羨慕他們,我也想往上爬。”她借錢湊夠21萬,買了100箱女神泡泡。

  2個月後,摩能國際在廣州開峰會。會後,江西的唐先生給公司的一個私人銀行賬號轉賬282萬,入手1700箱女神泡泡,成為最高級別的官方代理。

  有産品變質,退貨扣款

  很快,代理們發現,現實並不那麼美好。

  符女士、劉女士、唐先生都加入了微信行銷大軍,每天在朋友圈發廣告,一天甚至達到10多條。

  但廣告效果並不好。同類型的産品在市面上只需10多元,女神泡泡的零售價卻高達138元。

  有客戶使用産品後出現副作用,還有的産品變質,凝膠變成液態,味道發臭。貨到現在還沒賣出去,親戚朋友也不願接盤做下級代理。

  此前公司承諾給不同級別代理贈送微信客戶,幫助代理“分流”。唐先生級別高,收到5000個“精準粉絲”,但他發現,只有零星幾個能夠發展成為下線,其余的都是“僵屍粉”。

  近200位代理聚集在一個群裏,2016年11月,他們決定開始維權,要求公司退貨。

  對此,摩能國際給出回復,若退貨,代理只能拿到1/4的貨款;對于已付錢但公司還未交貨的,代理可以拿到3/4的貨款。

  代理們不接受這個方案。

  涉嫌虛假宣傳

  為了取證,今年4月,代理維權代表柏勇在國家輕工業香料化粧品洗滌用品品質檢測廣州站給棒女郎、女神泡泡兩款産品做了檢驗。

  報告顯示,産品對大腸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有抑制作用,但對白色念珠菌抑菌效果為0。

  棒女郞的包裝盒上,印有“對白色念珠菌的平均抗菌率達到50%以上”。柏勇認為,摩能國際涉嫌虛假宣傳。

  摩能國際的産品宣傳語中,有“治療多種婦科炎症”、“增強免疫力”、“抗腫瘤”等字眼。

  實際上,棒女郎、女神泡泡兩款産品的許可證號均為消字號。根據《消毒管理辦法》和《關于消毒産品標簽説明書管理規范》,“消字號”是經地方衛生部門審核批準的衛生批號,其産品不具備任何療效,僅屬于衛生消毒用品范疇,生産企業和經營企業不應該對“消”字産品做任何有療效的宣傳。

  棒女郎的包裝盒上還顯示,該産品由臺灣隱泉健康生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監制,但據記者調查,該公司注冊地在香港。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該公司注冊資本金為港幣10000元,公司的唯一股東是萬定金,身份證號顯示其為1995年1月出生,係貴州省遵義縣某村村民。

  傳銷爭議

  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的代理都認為自己落入了傳銷陷阱,在他們看來,洗腦峰會、分層代理符合傳銷的特點。

  根據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禁止傳銷條例》,傳銷行為的三個主要特點是:要求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以其直接或者間接滾動發展的人員數量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要求被發展人員交納費用或者以認購商品等方式變相交納費用;形成上下線關係,並以下線的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上線報酬。

  2013年11月,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指出,傳銷組織內部參與傳銷活動人員在三十人以上且層級在三級以上的,應當對組織者、領導者追究刑事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網絡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武長海認為,摩能國際符合上述傳銷的特徵:“這個公司以發展會員為目的拉人頭、用層級關係來獲取差價,物品本身價值遠低于銷售價格,本質不是為了銷售商品,而是為了通過産品獲取會員利潤。”

  摩能國際總裁萬兵昨日中午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回應稱,“我們早就咨詢了相關法律專家,這種方式不屬于傳銷,不存在拉人頭的嫌疑。”

  他説,摩能國際的銷售通過微商進行,通過三級代理模式,以賣貨掙取差價獲得利潤,“從官方,到總代,到天使,和傳統的批發差不多的。”

  對于7級模式,他稱屬于銷售過程中代理們自己形成的層級,與公司無關。

  但是,記者獲得的一張7級代理模式介紹圖表裏,蓋有摩能國際旗下子公司的公章。

  在武長海看來,正規的經銷商應該有經銷資質,需與公司簽訂合同,確定雙方的關係,以真正的銷售為目的。

  對此,萬兵稱,公司與最高級別的“官方”代理都簽訂了合同,之後的逐級銷售與公司無關。

  唐先生説,只有一小部分“官方”代理與摩能簽訂了合同,他本人沒有合同,只有銀行轉帳單能夠證明他與公司的往來。

  北京日盛律師事務所律師武威曾代表柏勇等人與摩能國際一位伍姓負責人談判,雙方就退款方案沒有達成一致。

  武威認為,從現有證據來看,摩能國際的模式很難被認定為構成刑法224條的合同詐騙或“刑法修正案七”的傳銷。

  他認為,警方至今沒有立案,代理們要拿到退款,唯一的方式是通過民事訴訟,由法院來裁定是否退款。即便如此,舉證難度也很大,“訴訟主體不統一,權利義務關係不一致,涉及的人數太多,取證困難。”

  武威統計,目前涉及這個案子的代理分布在24個省、市、自治區,金額龐雜,多則數百萬,少則幾萬元,因網絡交易,未簽訂合同,交易記錄取證困難。

  在武威看來,微商是移動互聯網興起之後出現的新興事物,但國家現有的法律和司法機構並不完善,相關法律比較滯後。

  截至發稿,維權代理們和摩能國際仍在僵持中。(記者 付珊)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全國最大單體水母館亮相成都
    全國最大單體水母館亮相成都
    航拍新疆額爾齊斯河汛期
    航拍新疆額爾齊斯河汛期
    福州茶亭公園現罕見並蒂蓮
    福州茶亭公園現罕見並蒂蓮
    浙江孩童手繪警察爸媽形象 畫筆勾勒純真感情
    浙江孩童手繪警察爸媽形象 畫筆勾勒純真感情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07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