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起底職業“黑粉”江湖
2017-05-21 07:48:2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黑粉群會以群公告形式發布各種“黑”人的任務

  近年來,隨著網紅文化的不斷發展,黑粉這一群體也越來越被大家所熟悉,甚至還出現了專門以此盈利的團隊。這些人被稱為職業黑粉,也被普通粉絲簡稱為黑子或職黑。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職業黑粉頭會拉一些下線,接單後先由粉頭編好文案,再通過微信群分發到各個下線手中,雙方根據工作量按日結算工資。

  粉絲與黑粉的網上較量

  “目標是某平臺的主播,下載該平臺軟件,然後進這個號,罵了的截圖給我看。”今年4月,一群人受命去辱罵某網絡主播,但受到攻擊的主播或許還不知道,攻擊自己的並不是普通的觀眾,而是以收錢罵人為生的職業黑粉。

  熟悉網絡的人,對黑粉都不會太陌生。雖然被外界統稱為黑粉,但在粉絲界,對自己的對手有著更加細致的劃分。

  2014年2月末加入某當紅男星粉絲群的團團(化名)介紹説,在粉絲之間,一般把黑粉分為路人黑、跟風黑和職業黑幾種。其中路人黑和跟風黑都有可能是普通觀眾,而職業黑則是指被有償雇傭的專業黑粉。相比前者,職業黑也是粉絲們“作戰”的主要敵人。針對這些對手,團團所在的粉絲團組織了專門的“反黑組”,一旦發現有人造謠自己偶像的“黑料”就直接舉報。由于各個社交網站都有關于用戶不當言論的投訴機制,每次有粉絲舉報説發現黑粉後,粉絲團就會組織粉絲頻繁舉報該用戶,直到對方言論被刪除或者徹底禁言。目前,粉絲基數較大的明星粉絲團幾乎都設立了專門的“反黑組”、“挂黑站”,安排有經驗的粉絲帶領大家與職業黑粉展開“鬥爭”。

  專門QQ群直接發活接單

  雖然已經與職業黑粉進行了多年較量,但團團自己也説不清這些職業黑粉的來源,只能大致猜測稱:“他只要是黑了,肯定就有自己的正主,為了自己的目的去詆毀另一個人。”

  事實上,雖然每每有明星曝出負面消息時,都會有粉絲認為是“職黑帶節奏”,但卻很少有人真的找到黑粉職業化的確鑿證據。最近北京青年報記者加入了一個以黑某直播平臺主播為主的QQ群,發現職業黑粉的江湖有其不為人知的規則。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該群的管理員曾于4月發布公告稱:“9:00-10:00開始噴,客戶要求不讓對面看出來是故意噴他的,噴完老大就開始分錢,來的向我報到。”在之後的公告中,群主展示了任務完成後大家在微信群內領紅包的聊天截圖,按照圖片顯示,每人獲得了4元。根據公告內容,完成任務的群成員需要向管理員發送自己在直播平臺攻擊該主播的截圖,憑截圖可獲得當前任務的工資。

  5月11日下午,一位群成員在QQ群中發布消息説,晚上8點左右會有一次“單”,要求大家用手機下載某直播軟件,然後去黑主播。至于具體怎樣黑主播,他介紹:“人家叫你怎麼噴你就怎麼噴”。

  當天晚上9點50分,該成員在群內發布了一個直播鏈接,隨後發出了“開始攻擊”的消息。但群內少有人響應,北青報記者私聊該成員後,他表示群裏人太少,今晚先不黑了。

  北青報記者隨後向群中的一名等級較高的成員詢問,為什麼11日當天晚上沒有參與黑主播的任務。對方回答説:“沒去,那些都是灑灑水的。”北青報記者詢問如何才能接到大單時,她表示“你在群裏多混,還很嫩了,和群主混熟。”

  北青報記者在群公告中看到,群主最新發布了“群主正式開始收徒”的公告。據了解,該QQ群的群主將通過召集並培養一批忠實可信任的“徒弟”拿錢幹活,平時大家在QQ平臺上進行“業務”交流,分錢時再轉移到微信。

  50人“黑”網絡主播給200元

  如今,職業黑人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産業鏈。在這條産業鏈上,既有負責拿錢噴人的黑子們,也有負責聯係黑子、給他們發單的“群主”,以及位于鏈條最開始一端的需求方客戶。

  北青報記者詢問一位新入群的客戶,為什麼要花錢專門去黑一個直播主播時,他介紹稱,是因為被這名主播騙去了4000元廣告費,“説要幫我做直播,結果收了錢就不回復了。”一時怨氣難消,他才到群裏找人去罵該主播。

  類似的個人恩怨是這些“低端”職業黑粉客戶的主要來源之一。而針對知名娛樂明星的職業黑粉,則更多是出于對利益的考慮。據粉絲們分析,願意花錢為自己偶像買黑粉的除了競爭對手,可能還有偶像所在的經紀公司。畢竟被黑有時候也能造成話題,增加曝光量。

  為了查清楚請職黑究竟需要花費多少錢才能達到噴人的目的,北青報記者以另外一個QQ號加入了該群,並以有一個直播競爭對手想黑一黑他為由向該群的群主了解價格。群主表示,平臺、噴法不同價格不同,在一些不是非常很熱門的直播平臺上,罵到主播下臺價格為200元,大概會有50人去噴主播,直到罵到主播下臺。如果決定下單,需要先交50元的押金,押金交上後他才能開始招人。而在一些熱門網站上,價格就會相對較高。北青報記者提出會不會被主播發現是有人故意罵他時,群主回答説:“他(主播)看不出來,就單獨地罵他,給他找事。”

  職業黑粉按照工作量日結錢

  如今,購買各大社交平臺上的水軍已經不是秘密,甚至在電商平臺上就可以直接購買。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目前購買微博的粉絲數、轉發數乃至上頭條上熱搜算是水軍領域最熱門的消息。而各商家提供的點讚、轉發、評論等服務,也因粉絲質量的不同而收費不等。據某“微博推廣”商家介紹,使用有頭像、資料、名字、粉絲的賬號進行評論,5毛錢一條,會邀請專業寫手圍繞客戶的主題來寫最少10條原創評論;使用達人賬號,評論30條以上,並且進行轉發,8毛錢一條,達人評論自帶粉絲幾十到幾百;真人賬號評論2元一條,起步5條。

  但與職業黑粉不同,這些商家提供的水軍只能根據微博的內容進行評論,“評論一般都是誇獎的,好文章,轉發,加油等等”。當北青報記者明確説明就想要負面評論時,賣家回復稱“負面的評論不敢保證,有的怕會被屏蔽。”據商家介紹,他做的這種算水軍,平時做負面評論的比較少。

  另一個賣家則表示,負面評論那種要直接支付寶付款,不能通過購物網站進行交易。而且,職業黑粉的價格會高于普通水軍,評論7毛一條,轉發7元100條,點讚5元100個。買家可以將負面評價內容的大致方向先發給賣家,賣家會安排人員去寫具體的文字內容,再通過後臺進行評價操作。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一旦業務達到一定數量,一些職業黑粉頭就會開始拉一些下線,往往以在校學生為主。先由粉頭編好文案,再通過微信群分發到各個下線手中,雙方根據工作量按日結算工資。但據該賣家證實,這種發展下線式的人工轉發評論已經完全可以由後臺技術代替。

  法律人士:損害他人名譽應擔責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介紹説,網上黑粉散布他人的不利的行為,涉及損害他人的名譽,輕則侵犯公民或法人等的個體權利,重則危害社會管理秩序,參與者應承擔一定的責任。

  據韓律師介紹,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尚不構成犯罪的,要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等規定給予拘留、罰款等行政處罰。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職業黑粉誹謗他人的行為,可能被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行為較為嚴重還有可能觸犯刑法,構成誹謗罪。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的規定,捏造虛假信息,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行為人可能被判處三年之下有期徒刑。

  另外,從民事責任角度,散布謠言侵犯了公民個人的名譽權或者侵犯了法人的商譽的,依據我國民法通則的規定,行為人要承擔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及賠償損失的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五條規定,雇傭、組織、教唆或者幫助他人發布、轉發網絡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權益,被侵權人可請求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韓律師表示,散播謠言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即使是在以網絡為平臺的新傳播媒介上,發表言論所需承擔的法律責任同現實生活中也是一致的。

  文/記者 孔令晗 實習記者 張聰

  線索提供/朱先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地之“心”
    大地之“心”
    特朗普抵達沙特開啟其首次出訪
    特朗普抵達沙特開啟其首次出訪
    內蒙古呼倫貝爾那吉林場火災撲救取得決定性進展
    內蒙古呼倫貝爾那吉林場火災撲救取得決定性進展
    26個和一個
    26個和一個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1007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