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輝山乳業“暴跌”背後:一年利息支出5.05億元
2017-03-27 07:09:1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26日,位于瀋陽康平的一處工地上,框架周圍長滿荒草,當地居民稱,此為輝山乳業在康平的項目之一。

  3月26日,位于瀋陽市康平縣的輝山乳品城,大門後面的簡易板房多處破損。B04-B05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朱星

  一場幅度為85%的股價暴跌,將輝山乳業的財務問題呈現在公眾眼前。

  3月24日上午11點左右,在港上市的輝山乳業股價在毫無徵兆情況下突然跳水大跌,盤中最大跌幅90.71%,午盤收盤跌幅略有收窄,股價報0.42港元/股,跌幅85%。1小時內,輝山乳業市值蒸發322億港元。隨後,輝山乳業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楊凱承認,公司資金鏈已斷裂。

  快速發展的背後,是資金壓力不斷增加。為打造從上游牧場養殖到下遊奶品加工的全産業鏈模式,輝山乳業上市以來的3個完整財年,用于廠房設備、土地、購牛等的資本開支達到106.67億元,遠超其2013年在港上市時78億元的募資額。

  3月26日,新京報記者走訪了輝山乳業位于瀋陽的老廠、新廠和康平投資項目看到,康平項目已有多處長滿荒草,未見施工跡象。

  輝山乳業康平項目多處“疑似停工”

  輝山乳業在瀋陽的地位,從當地計程車司機的態度就能窺見一斑,當提到要去輝山乳業時,就有計程車司機主動提及公司近日遭遇。

  3月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輝山乳業集團注冊地,瀋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01號所在的廠房外看到,廠房周邊用簡易的鐵絲網圍著,抬腳就能跨過去。廠區內一處庫房門口貼著“庫房重地,閒人免進”的字樣,透過門縫,庫房裏面則空蕩蕩的。一個鐵門上貼著“成品庫”標誌的倉庫也一樣是空的。

  一位輝山乳業前員工透露,這是輝山乳業的老廠,該公司搬到了新城,在那邊建立了新廠。老廠門口的保安表示,該處依舊有人員辦公,只是今天是周末,無人上班。

  輝山乳業位于沈北新區虎石臺大街120號的新廠裏面,停放了大約50輛貼有“輝山乳業”廣告字樣的廂式貨車。新廠門口的保安拒絕記者入內,表示周末領導沒有上班。

  一位自稱在輝山乳業旗下一家養牛場工作過的前員工介紹,其家人也在輝山乳業上班,目前輝山乳業內部工資發放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及時。

  3月26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瀋陽北部的康平縣,據瀋陽日報報道2013年,輝山乳業曾在此投資88億元,建設全産業鏈乳品産業集群綜合項目。但新京報記者看到,除了位于海洲鄉內的一座奶牛養殖場在運作外,其余兩處的項目,均未見施工跡象。

  瀋陽日報報道,康平項目計劃開工時間為2014年4月,工程竣工時間為2016年10月。

  康平縣政府網2015年2月發布資訊稱,輝山乳業集團在康平的具體建設內容為:現代化標準奶牛養殖場40座、年産6萬噸的嬰兒配方奶粉廠1座、年産20萬噸飼料加工廠1座、年産26噸液態奶廠1座、沼氣濃縮廠10座、加氣站4座以及24萬畝高效農業種植項目等。

  3月26日下午,新京報記者看到,位于康平縣勝利鄉八家子村的一處工地,立著一個鋼筋大棚的框架,工地上隔一段有一條水泥鋪成、寬約1米的路,旁邊圍著的細鋼筋已經銹跡斑斑,枯黃的茅草超過10公分。據當地居民介紹,這裏就是輝山乳業位于康平的項目。

  工地周邊,圍墻只建起了一部分,一座黃色的三層小樓立在工地一側,屋內未進行裝修,甚至門也未安上。工地旁邊一位當地人介紹,“該處已經停工快2年了。”

  在康平縣經濟開發區內,當地居民介紹的輝山乳業集團的一處工地,同樣未見施工跡象。一位附近的居民介紹,該工程停了約一年半。

  工商資訊顯示,在康平經濟開發區內,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注冊了一家康平優品農牧飼料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成立,注冊資本為3.6億元。3月26日晚上,新京報記者來到康平開發區內,透過車燈,工地上豎立著“輝山乳業中國乳品城”字樣的紅色大門框架,大門的背後,則是一座由白色的移動隔板搭架的兩層簡易房,透過大門看到,簡易房多處破損,大部分的房間已經沒有門和窗戶,無人居住。

  當地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三處關于輝山乳業集團的投資項目,只有位于海洲鄉的一處奶牛場,已經運作。

  3月26日傍晚,新京報記者在該養牛場看到,一座三層的小黃樓佇立在黃昏降臨的平原上,起初,有8個房間的燈亮著,但過了5分鐘,只有4間房亮了燈,兩位工作人員騎著摩托離開。後面,是一排排藍色頂棚的養牛場。

  記者以路人的身份,從該處的保安那裏了解到,該養殖場屬于輝山乳業。該保安稱,裏面養有牛,但數量不多。當詢問負責人時,該保安稱出去開會了。

  對于康平項目的情況,輝山乳業負責人表示停牌期間不接受採訪。

  股價暴跌引發債務問題

  3月24日,在港上市的輝山乳業股價一小時內暴跌85%,市值僅剩56.6億港元。實際控制人楊凱、葛坤夫婦則一天財富額蒸發209億元人民幣。

  公開資料顯示,輝山乳業是一家覆蓋全産業鏈的乳制品公司,業務涉及草料種植、奶牛養殖、液態奶和奶粉的生産及銷售,于2013年在香港上市,總部位于遼寧瀋陽。

  根據Wind資料,截至2016年12月19日,楊凱與其妻子、輝山乳業執行董事葛坤共持有98.67億股,持股比例達73.21%,為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

  新京報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在股價暴跌前的3月23日,遼寧省有關部門組織召開關于輝山乳業債權工作會議,要求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不要抽貸。輝山乳業讓出部分股權以獲得足夠資金,爭取兩周以後恢復付息能力,四周以後解決資金流動性問題。這也意味著,輝山乳業目前正面臨債務危機。據媒體報道,牽扯其中的銀行等金融機構,多達數十家。

  據財新3月25日報道,在輝山乳業債權工作會上,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楊凱承認,公司資金鏈斷裂。但他宣稱,公司將出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通過重組在一個月之內籌資150億元,解決資金問題。

  財報稱2016上半財年毛利率56%遠高于蒙牛

  輝山乳業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自上市以來,其營收、凈利潤連年增長,並未顯現財務之憂。

  2013年9月26日,輝山乳業在港上市,IPO募集資金78億元,成為香港歷史上消費品行業首次發行企業募集資金前三名。

  得益于IPO募資,輝山乳業規模迅速擴大。輝山乳業在2016財年報告中稱,其經營82座標準化奶牛養殖場,牛群規模達到20萬頭,年産原料奶74.3萬噸。這一數字,較2013上市前快速增長。2013財年顯示,截至2013年3月31日,輝山乳業經營的標準化奶牛養殖場為50座,養殖牛群11.28萬頭,年産36.51萬噸。

  更為靚麗的是輝山乳業的毛利率。2016財年報告中,輝山乳業稱集團整體毛利率達到56.0%。截至2016年9月30日,集團整體毛利率為53.6%。以同樣在港上市的蒙牛為例,同期其毛利率為33.7%。

  輝山乳業稱,其較高的毛利率源于建立起了覆蓋整個乳品産業鏈的經營模式。“在乳制品行業,奶牛養殖的飼料成本佔到60%-70%,而輝山乳業自建苜蓿種植基地,使得其産品成本較同行業較低。”奶業專家宋亮3月26日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輝山乳業在2016財年報告中表示,其原奶成本由2014年的2193元/噸降低至2138元/噸。

  但宋亮認為,原料奶從行業角度看,能做到2500元/噸已是不易,輝山乳業2000元/噸左右的成本,可能有一定水分。

  高毛利率也曾招致做空機構的質疑。2016年底,做空機構美國渾水兩次發布報告,稱“至少自2014年起,輝山通過虛假宣稱牧草苜蓿大部分自供,來誇大利潤率。”這一説法被輝山乳業否認。

  近四年資本支出超百億

  為構建全産業鏈,輝山乳業投入了重金。輝山乳業財報顯示,其上市前後用于購置物業、廠房及設備、支付土地租金及購牛的資本支出大幅增加。2013財年,輝山乳業用于上述用途的資本開支為7.62億元,2014財年增加至46.61億元。2015財年,該項支出為43.09億元,不過到了2016財年,該支出下降至16.97億元。

  累計計算,上市以來的3個財年,輝山乳業用于廠房設備、土地、購牛等的資本開支達到106.67億元,遠超其2013年在港上市時78億元的募資額。

  此外,同花順數據顯示,2016財年輝山乳業的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分別為6.97億元、4.39億元,較2013財年的1.06億元、0.91億元翻了數倍。上市3年以來,輝山乳業用于銷售、管理的費用,累計達到28.51億元。

  “構建全産業鏈,從上游草場、牧場,再到下遊加工廠,都需要大量資金投入,而這類投資回報周期長,見效慢,這就導致輝山乳業在資金上面臨困境。”奶業專家宋亮表示,除固定資産的大量投資,這兩年輝山乳業開始走出東北,向全國市場布局,其銷售網絡建設、品牌推廣也需要資金。

  僅靠企業日常經營獲得的現金流,輝山乳業遠無法覆蓋其開支用度,借款成為彌補這一“窟窿”的方式。輝山乳業2016財年報告披露,截至2016年3月1日,公司短期借款余額71.31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為12.02億元。上述借款,利率從2.31%到8.88%不等。

  大量舉債,輝山乳業每年需要承擔的融資成本也增加迅猛。2016財年,輝山乳業披露融資成本凈額為6.82億元,較2015財年的3.23億元翻了一番。輝山乳業稱,融資成本凈額增加,源于報告年度內的銀行貸款及其他借款總額提高所産生的約5.05億元的利息支出。

  ■ 相關

  輝山乳業實控人楊凱曾從事房地産業

  圍繞著楊凱的傳聞,一個關鍵點是其將30億元投入房地産行業。而楊凱變身瀋陽乳業巨頭的過程,則與一家名為L&D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隆迪國際)的神秘公司有著密切聯繫。

  “借力”外資執掌瀋陽乳業

  2002年,L&D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出資1170萬美元左右,以1:1.5的作價比獲得了瀋陽乳業52%的股份,後者由六家瀋陽乳品國有企業于1999年重組而來,在此次交易後,國資背景的瀋陽乳業變為合資公司。

  隆迪成為控股股東後,楊凱隨即被任命為瀋陽乳業的經理。根據招股書,楊凱之所以被任命,是因為雙方曾在中國各佔5成權益的共同出資業務中建立關係。

  2004年,隆迪受讓瀋陽農業高新區管委會20%國有股份,加上此前獲得的28%,隆迪徹底吃下了瀋陽乳業。同年12月,楊凱受讓了瀋陽乳業50%的權益,根據招股書,這是基于楊凱在瀋陽乳業和其他合營公司中所做的貢獻。2012年7月,隆迪將其持有的剩余50%權益轉讓給楊凱妻子葛坤,徹底退出了瀋陽乳業。自此,瀋陽乳業變為楊凱夫妻手中的企業。

  在將瀋陽乳業收入囊中之前,2009年,楊凱與隆迪的另外三個股東一同成立了遼寧輝山控股,瀋陽乳業以現金形式出資19%,並同意向遼寧輝山控股轉讓“輝山”品牌,自身則逐步減少了液態奶的銷售加工業務。此後數年,經過一係列的資産和股權轉讓,遼寧輝山控股被納入到上市公司輝山乳業的旗下。

  名下仍有房地産公司

  2013年輝山乳業上市的招股書中,輝山乳業稱,楊凱于2009年出資成立的遼寧輝山控股,出資來源為其在中國其他業務投資(包括房地産投資)産生的個人財務資源。

  新京報記者通過“天眼查”得知,2006年11月27日,楊凱、瀋陽高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共同注冊瀋陽永豐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永豐房産),後該公司股東變更為楊凱一人。2008年,永豐房産出資人變更,劉朝濱取代楊凱,成為唯一出資人兼法人。

  另一家房地産公司瀋陽萬鼎房屋的工商資訊顯示,楊凱、劉朝濱共同持有瀋陽萬鼎房屋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其中楊凱持股60%,劉朝濱持股40%,楊凱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在明面上,楊凱或者輝山乳業似乎在瀋陽沒有地産項目,但問及輝山乳業的樓盤時,計程車司機則指向了位于瀋陽市沈北新區的香格裏拉樓盤。

  公開資料顯示,該樓盤是由瀋陽永豐房屋開發有限公司開發,該公司由楊凱創立,2008年底,其將公司股權轉讓給劉朝濱。

  3月26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在該售樓處看到,售樓處只有兩位工作人員,未在大廳看到看房的客人。大廳擺著的示意圖上,部分大樓上放著“售馨”的標誌,佔整個樓盤約三分之一。

  工作人員介紹,該樓盤主要是洋房和別墅,其中洋房約5800元/平方米。

  售樓處旁邊,則是輝山乳業的辦公地,玻璃上寫著“輝山”兩個字。由于是周末,大廳白色的卷門緊閉,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大廳的墻壁上“輝山乳業集團”的標誌。(李春平 張帆 朱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一日暴跌八成半 港股輝山乳業讓南下資金很“受傷”
    半個小時,300億市值灰飛煙滅!3月24日,香港上市公司輝山乳業的股價出現85%的創紀錄暴跌,不僅造成相關金融機構的損失,也令港股通的南下資金很“受傷”。
    2017-03-26 16:37:10
  • 輝山乳業“跳水式”暴跌85% 一小時內市值蒸發322億港元
    昨日,在香港上市的東北乳企輝山乳業股價暴跌85%,市值蒸發322億港元,僅剩56.6億港元。記者粗略統計,輝山乳業昨日股價大跌2.39港元,也讓楊凱和葛坤的財富蒸發了235.8億港元,折合人民幣約209億元。
    2017-03-25 07:26:13
  • 輝山股價半小時暴跌90%
    就在輝山股價暴跌的前一天,遼寧省政府金融辦剛剛組織召開了關于輝山乳業的會議,針對其拖欠部分機構貸款利息的問題,希望金融機構能再給輝山一些時間而不要抽貸。似乎一切都集中爆發,那麼輝山究竟是怎麼了?
    2017-03-25 09:21:40
新聞評論
    數萬民眾在倫敦示威遊行反對英國“脫歐”
    數萬民眾在倫敦示威遊行反對英國“脫歐”
    一周看天下:悼念
    一周看天下:悼念
    內蒙古居民樓爆炸:死亡人數增至5人
    內蒙古居民樓爆炸:死亡人數增至5人
    林鄭月娥在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
    林鄭月娥在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697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