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別小覷苦于“扶貧迎檢”背後的基層疲勞
2017-12-11 08:35:4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制沒有得到大幅增加的情況下,基層經常處于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狀態,基層疲勞問題的逐漸顯現不可避免。

  近來,關于基層扶貧疲于迎檢的問題備受關注。像近期的《經濟參考報》就報道了內蒙古自治區的一個旗縣,出現了扶貧半年要評比5次,一次迎檢花20萬的情況。

  此外,有些貧困地區出現了貧困村幹部因脫貧攻堅工作任務重、壓力大且待遇低而集體辭職的現象,甚至有的村幹部經鄉鎮幹部多次做工作被勸回後又提出辭職的。一位年輕村幹部的話很有代表性:原來想著幹“村三委”工作,能夠為鄉親們做點好事,自己每月能有個三四百元收入,還能照顧老人孩子、兼顧地裏的農活,現在入戶調查工作忙起來後根本顧不上家裏,不如出去打工,還能少挨大家埋怨。

  在調研中,我們經常聽到基層幹部抱怨説,一年當中一季度工作部署會議多、四季度總結檢查考核多,本屬于幹工作黃金時段的二、三季度還經常被南方雨季帶來的洪澇滑坡災情以及各種工作督查打斷,從年初忙到年尾,也僅僅能夠勉強應付。從這些話語中,我們能夠看出不少基層幹部身心的疲勞。

  造成基層疲勞的原因很多,既有基層直接面向服務對象、工作點多面廣等客觀原因,也反映出現行制度設計上的一些問題。

  一是基層事多人少、力量不足。近年來,隨著我國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脫貧攻堅工作的開展以及促進各類資源向基層傾斜的實踐展開,來自上面“千條線”的任務被集中甚至層層加碼到下面的“一根針”上,基層在原有的發展地方經濟之外還必須更好地開展社會治理和提供公共服務,而人員編制、工作保障卻沒有相應地增加,還經常成為民眾不滿情緒的最主要發泄對象,基層疲勞也就不足為奇。

  二是基層工作“爆點”多、工作壓力大。在現行制度設計中,基層負責抓落實、促落地,處于工作任務和責任傳導的末梢和終端。在上級對基層的目標考核中,還在廉政建設、人口和計劃生育、安全生産、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含信訪)、脫貧攻堅、環境保護和節能減排等多方面工作設置了“一票否決制”。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發上級問責。長期頂著各種“高壓線”工作,基層幹部心理壓力不小。此外,基層幹部特別是村幹部的生活待遇缺乏適當的保障,也是引發基層疲勞的重要原因。

  局部存在的基層疲勞問題,不容小覷。畢竟,在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過程中,作為底層設計的基層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任何頂層設計,都必須依靠基層來加以貫徹執行。可以説,基層治理現代化對國家治理現代化具有重要的基礎性支撐作用,直接影響著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整體績效。

  而隨著改革不斷向縱深推進、改革舉措“壓茬”出臺,基層需要承擔的改革任務日益增加、需要承擔的工作責任日漸加重。在人員編制沒有得到大幅增加的情況下,基層經常處于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狀態,基層疲勞問題的逐漸顯現不可避免。

  鑒于此,下一步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過程中,必須高度重視並妥善解決基層疲勞問題。在盡可能推進行政資源(人員編制、工作保障等)向基層傾斜的同時,科學設置省級及以下各級政府事權,嚴格控制並減少上級政府及其行政部門向基層隨意“派活”,特別是要減少多頭重復要求基層提供各種材料、報表以及不必要的檢查考核。運用現代信息技術,促進不同層級政府以及部門間的數據共用,讓數據多跑路、基層少跑腿。

  同時,還應多關心基層幹部特別是最基層、最要緊的村幹部,讓財力相對雄厚的中央和省級財政來保障並適度提高他們的生活待遇,穩固國家治理的基礎。(作者李志明為國家行政學院副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峰回路轉
峰回路轉
冰瀑玉壺景壯美
冰瀑玉壺景壯美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2088652